刚刚更新: 〔我怎么这么有钱〕〔玩家请自重〕〔万神之凰〕〔道兄又造孽了〕〔圣魂〕〔尖碑漂流记〕〔御仙龙帝〕〔九极战神〕〔何平凡冷婳祎〕〔绝品校花保镖〕〔总裁爹地宠上天〕〔娶我吧救命恩人〕〔从1983开始〕〔华娱之光影帝国〕〔隐婚影帝有点甜〕〔神级大明星〕〔战神归来当奶爸〕〔豪门佳婿〕〔重生欢姐发财猫〕〔神秘总裁的迷糊小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地狱难度 第五十章 修罗场(二十)
    余则成从爱森一院的遗体陈放室出来后,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惊异与脑海中各种不断涌现而出的念头。虽然现在有很多的事儿要做,但余则成并不会乱了阵脚,他要先解决一些迫在眉睫的其他问题,眼下急需解决的就是来自梁父的死亡威胁。

    我们的风俗大都讲究个入土为安,在人去世后的很多事情如非必须,基本上都会选择放到葬礼之后,就连医闹一般也不会在尸体没入土之前去医院搞事。

    梁父那天离开医院时看向余则成的眼神无疑是要动真格的了。这并不奇怪,在韩非鱼的记忆里,梁红霞的父亲本就是靠着拳头硬和胆子大在那如炼蛊场般的西北资源业中做大的,你要指望这种人屁股干净做事斯文讲道理,除非伊拉克真的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那么,如果梁父的威胁是真,在梁红霞明天下葬后余则成就会面对梁父的报复。

    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余则成是不怕梁父的报复,但是余则成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这个《修罗场》重生剧本的主线任务。

    如果余则成考一些非常规的办法来应付梁父的报复,或者是用韩非鱼的身份搞出一些太大的新闻,比如干掉梁父派来的人从而被卷入人命官司,那就会超过韩非鱼这个普通大学生的能力上限,从而影响到韩非鱼的父母等。如果发生这种后果,那余则成还能成为“修罗场中的最后胜利者”吗?

    所以,余则成必须在影响最小的情况下去应对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他已经有了对策,所以从爱森一院出来后就直接去找了李忧雨。

    梁父无论准备怎么报复余则成,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梁父绝对不会报警。他这种靠拳头起家极度迷信暴力的人,当年跟人抢地盘打架,右胳膊大臂被砍了深深一刀伤及到了部分动脉都是自己找土大夫在家里治好的,平日里生意上跟他人有了不可解决的冲突,那也是找当地德高望重的道上前辈摆酒席“说理”来文武斗,在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报警这两个字。

    最关键的是,一旦报警,警方只要经过简单的调查取证,马上就会排除掉余则成的作案嫌疑,这时候如果余则成要求警方保护,梁父的报复会变得很难。

    实际上,余则成比梁父更害怕警方参与到这件事中来,因为余则成从梁红霞的意外死亡这件事儿上分析出了一些很可怕的想法,如果这些想法是真的,那么背后的恶手远不是梁父这类区域恶霸能比肩的,甚至远远超过了思远集团的实力与分量!

    要对这种庞然大物进行调查,打草惊蛇是不可取的,一旦有了风吹草动,再想破局无异于痴人说梦。

    由于余则成和李忧雨虽同校,但并不在一个院系,再加上余则成为了防止梁红霞吃醋搅局,因此把保密工作做的比较好,所以分化系的同学们并不知道余则成和外系的李忧雨是恋爱关系。眼下面对梁父随时会来的报复,李忧雨的单身宿舍是最好的去处。

    外面随便找一个旅馆不香么?香是香,但余则成有些事情需要李忧雨帮忙。

    李忧雨是很聪明的,在热干面小摊事件后不久,李忧雨就从清田大学的宿舍搬了出来,她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和余则成在一起,因为她知道,男人不论大小,只要没有结婚,都会在心中幻想过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晚上累了的时候可以停靠的温馨港湾。

    虽然大多数人真的结婚后才发现这里并非港湾而是战场,但离婚后男性们还是会这么想,究其根本,恐怕要归结于男性骨子里那种雄性哺乳动物对于“领地”的病态执着吧。

    于三翻四次确认敲门人的确是余则成后,李忧雨才小心翼翼的把门开了一条小缝,并还用防盗锁卡住了门轴,在亲眼看到余则成的脸后,这才欣喜的打开门让余则成进入自己在校外的单身宿舍。

    此举看上去显得李忧雨胆子超小,实际上李忧雨虽然的确谨慎,但胆子却不小,甚至可以算得上胆大包天......她这么做是为了给余则成留下“弱小可爱无助”的观感,再配合其自身本来就娇小秀气可爱的外表,有一说一,的确魅力惊人。

    “好啦好啦别装了,知道你长得可爱,小人精。”余则成无语的吐槽道:“我饿了,先去帮我下碗面吧。”

    李忧雨很乖巧的去煮面了,对于余则成一眼看破自己在故意卖萌这点,她很高兴,她就是喜欢余则成的冷静高智商,要是余则成真的被自己的“娇憨”作态迷住,那反而会让她失望。

    对于高智商的小人精李忧雨而言,能力与头脑带来的安全感是远大于纯粹的金钱的。

    李忧雨端上来面条后,余则成边吃边问道:“这几天和方洁枫有来往吗?”

    李忧雨噘嘴答非所问道:“你还真关心她的嘛...”

    看到余则成微微皱眉后,李忧雨清了清嗓子道:“我本来和她的联系很频繁,基本上隔上两三天我们就会一起去图书馆学习,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大约一周吧,方洁枫都不愿意出来。”

    “没想到你和方洁枫私交还这么好?我还以为别墅那天后你们俩会翻脸绝交。”余则成道。

    李忧雨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道:“我们才没那么小女人心思呢,作为宿舍乃至全校比较漂亮的我们两,在宿舍肯定会维持攻守同盟啊,要不然还不得被其他女生孤立欺负死呀,而且无论如何,方洁枫脑子也是很聪明的,很多学业上的问题我不找她一起讨论研究还真找不到其他人了。”

    “表面姐妹。”余则成一针见血。

    “那是啊,我就是卢姥爷的传人,李姥姥。”李忧雨这小人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

    “......”余则成道:“那么方洁枫这几天为什么不见你呢?”实际上要说他对李忧雨的感觉还真的蛮舒服的,余则成本是一个谨言慎行的间谍,逢人只说三分话,漫天扯谎就是他的日常,打交道的也尽是些皮笑肉不笑的货色,所以在面对李忧雨这种和自己交谈毫无顾忌的女孩时,余则成觉得有点和翠萍相处时內味儿了。

    “嘿嘿,你还真问对人了。”李忧雨来劲了,她往余则成旁边试探性的靠了一下,看到余则成没拒绝,便大着胆子把头靠到了余则成的肩上。余则成倒也干脆,直接把李忧雨抱到了怀里,这下李忧雨立马脸红了,这还真不是装的。

    李忧雨聪明胆大心细是没错,但在男女关系这块仍是“理论知识丰富实战经验为零”的状态。

    李忧雨红着脸清了清嗓子得意道:“据我分析,方洁枫肯定是被人给揍了。”

    “此话怎讲?”

    “前几天我给方洁枫打电话喊她出来上自习,方洁枫虽然找了很正当的理由给推辞了,但我能听出她说话时有股被强行压制的情绪。”李忧雨绘声绘色道。

    “能听出是什么情绪吗?”

    “什么情绪不重要,以我对方洁枫的了解,她是一个喜怒不怎么流于表面的人,她情绪能这么激烈,一定是遭遇了那种完全在意料之外的事情。”

    余则成道:“被人打了吗?”

    “那是啊,要不还能有什么事,我给她打电话的那天万庚刚在头条爆料不久,那会也没见她有什么激烈情绪,其他什么事还能大过这事吗?”

    “有道理。”余则成沉思道。

    李忧雨提供给余则成的情报很关键,验证了余则成的一些猜想,在不久前与梁红霞发生冲突的人,就是方洁枫。

    这两人起冲突的原因也很明显,肯定是对韩非鱼占有欲很强的梁红霞在万庚爆料头条后急火攻心,想要报复方洁枫,做事风格和梁父如出一辙的梁红霞自然是纠结了几个社会好姐妹趁方洁枫一个人的时候去堵她。

    而那天方洁枫因为万庚的翻脸和无中生有的爆料被搞得失魂落魄,正好晚上在清田大学附近的地方游荡溜达。

    这下正中梁红霞下怀,她和几个社会姐妹堵住了方洁枫,然后用一些比较残忍的方式“折磨”了方洁枫。

    注意,大伙儿一定要对折磨这个词有比较透彻的理解,否则最好不要翻看下文,小心男默女泪。

    由于方洁枫的家室也不容小看,梁红霞在选择报复方洁枫时没有说明自己是谁以及为何要这样,事后完全可以让万庚或者万庚的粉丝背锅,可谓既打击了敌人又保护了自己。

    而方洁枫现在怎么也算网络红人,要是用肢体暴力伤害她留下明显的证据,那可能会导致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后果,所以和李忧雨猜想的有些不同,梁红霞并没有打方洁枫,而是选择“折磨”她。

    由于之前经常搞校园欺凌,梁红霞对如何折磨一个女孩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在这点上,余则成甚至也需要向她学习。

    梁红霞为今晚准备了两样东西,都是从网上的宠物店买的,一样是虽然无毒,但是却长得非常猎奇且五彩斑斓的毛毛虫;另一样是一种名叫狐狸蛇的无毒蛇,这条蛇被喂得非常胖,其粗肥扭动的身体搭配上其身上花里胡哨的花纹,就是大男人看一眼都够恶心半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叶辰萧初然免费章〕〔上门龙婿〕〔掌欲诸美〕〔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神女逆天:腹黑夫〕〔庶女撩夫日常〕〔唐峰林梦佳最新章〕〔魔破九天〕〔岳风和柳萱小说章〕〔深宵酒馆〕〔妃常分裂:魔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