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剑神系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深宫妖娆:太后,〕〔Boss生猛:总裁,〕〔毒妃倾城:夫君,〕〔重生学霸天后〕〔最初的寻道者〕〔惹火甜妻:老公大〕〔一卡在手〕〔诸天之掌控天庭〕〔重生野性时代〕〔天降萌宝:总裁爹〕〔无敌天尊〕〔楚辞:专宠首席娇〕〔极品透视眼〕〔最强御兽〕〔重生之最强大亨〕〔老子是条狗〕〔请女施主留步〕〔末日启迪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三百一十九章、没有奔头
    这天的晚饭,陆家人是坐在一起吃的,一共摆了三桌,老太太带着两个儿媳孙媳一桌,陆竚带着几个子侄辈一桌,陆吉几个小姑娘一桌,因没有外人,也就没有用屏风隔开。

    因着席上了一碟颜彦带过来的艾草糍粑,得知这道吃食是跟着周婉学的,陆老太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好像听陆吉陆合说过,周婉过生日那天她们几个后来都跑去颜彦家了,颜彦不但留她们吃晚饭还给周婉补了一份生日礼物。

    还有,陆鸣成亲那两天,这周家丫头也没少跟着掺和胡闹,貌似就是她最先起哄说要看颜彧的诗才的。

    这怎么可能?

    这丫头到底是被什么迷了心窍,居然会向着一个外人来欺负自己的亲表嫂?难道她看不出来这个家以后谁说了算?

    还有,原本老太太的意思是想把她说给陆咏,陆咏今年十六,他父亲陆竚和周婉的母亲一样,都是庶出的,且陆竚也是从四品的宣威将军,和周家倒也算匹配。

    可谁知那天朱氏把她和几位朱家丫头请来做客顺便试探一下时,周家的丫头正眼也没瞧过陆咏,黄氏见了,对这门亲事便不是很热衷,认定这孩子是一个嫌贫爱富想攀高枝的主。

    一开始老太太也是这么认定的,因为这丫头眼里只有陆鸣,可这会得知她和颜彦交好,居然会为了颜彦得罪颜彧,她又看不懂这丫头了。

    “大孙媳妇,你和周家丫头什么时候认识的?”陆老太太想从颜彦嘴里了解些情况。

    颜彦听了这话也没多想,便把她和周婉两个在净莲庵相识的经过学了一遍,再后来,是她成亲,周婉也来闹洞房了,再后来,就是街上的两次偶遇,再后来,就是陆鸣成亲。

    “那你觉得这孩子品行如何?”依旧是老太太问。

    颜彦这才意识到这次问话有点不同寻常,斟酌了一下,回道:“回祖母,我觉得还不错,活泼、开朗、单纯、爱笑,善良、正直,也挺有才气的。”

    “这孩子,我还没听说过爱笑也算是品行的一种呢。”黄氏听了这话揶揄了一句。

    “回二婶,爱笑的女孩子一般都单纯善良,这样的人通常运气不会差。”颜彦回道。

    “说起活泼开朗单纯爱笑,我倒是想起二郎媳妇来,以前我几次在你们颜家碰上她,这孩子都是眉眼弯弯的,一看就十分讨喜。”朱氏也是见颜彧又被老太太忽略了,想帮着她说句好话。

    “回母亲,二弟妹能嫁给二弟,这运气还不够好?”颜彦说完抿嘴一笑。

    “大嫂也说了,爱笑的女孩子一般都单纯善良,那大嫂为何就不相信我和夫君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大哥冲撞你一事真是意外。”颜彧见此忙辩白了一句。

    其实,她是真不想和颜彦交恶的,这种被无视被碾压的感觉太难受了。

    还有一点,颜彧很清楚,别看她做了陆鸣的世子夫人,可因着之前的事情,陆家的长辈并没有从心里真正接受她,换句话说,她在陆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不,刚过了新婚不空房的头一个月,朱氏就送了一个十分水秀的丫鬟来,没两天,陆老太太也送了一个。

    而这两人的说辞无非是大周国可能要发生战事,保不齐陆鸣什么时候就得上战场,因而为了陆家的子嗣计,两人都劝她不得拈酸吃醋。

    好在长辈们答应了一点,三个月内,暂时不让那两个丫鬟有身孕,三个月后就各凭本事了。

    而更颜彧心塞心寒的是,陆鸣居然对两个丫鬟照单全收了,说是什么长者赐不可辞。

    颜彧有心和陆鸣吵一架闹一场,可她又没有这个勇气,因为就连她母亲也不赞成她这么做,说是会把陆鸣越推越远的。

    这个时候的颜彧再次羡慕起颜彦来,不用留在婆家看长辈们的脸色,不用每天晨昏定省,不用操心什么小妾姨娘,自己还有本事,时不时能捣鼓出点新奇东西来,就连太后皇上和太子都高看一眼,为此,陆家的长辈们还得反过来讨好她。

    这才是令人羡慕的恣意生活,哪像她,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去给长辈们请安,听长辈们训话,只要一想到今后数十年她都要过这种日子,颜彧越发觉得日子没有奔头。

    因而,她急需想和颜彦重修旧好,她相信,若是颜彦肯看顾她一二,她在陆家的日子绝对会比现在轻松。

    “二弟妹,这件事我已经答应祖母和母亲不提了,是也好,不是也好,我也不在意了。”颜彦回了一句。

    “既然不在意,为何还要苦苦相逼?”陆鸣不高兴了。

    “二弟这话问的真稀奇,我什么时候苦苦相逼了?我逼过你们什么了?真正苦苦相逼的是你们吧?难不成我不能对自己不喜欢的人说‘不’,还是说我连拒绝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权力也没有?”颜彦瞪大了眼睛装作一脸无辜地问道。

    陆老太太一看孙子又要吃亏了,忙把话岔过去。

    颜彦倒也没再纠缠。

    好在很快菜式上来了,正式开动后也没人再说话了。

    饭后,颜彦留在上房陪老太太喝了点水说了会话,便和陆鸣回了松石居。

    第二天是端午的正日子,颜彦因是成过亲的大人了,就免了涂雄黄酒,只在身上佩戴了一个香囊和一个由五彩丝线编织的宫绦,去上房请过安,她和陆呦两个溜达着去了后花园,她是惦记那些牡丹了。

    谁知令颜彦失望的是,牡丹花期基本过了,开始凋谢了,陆呦不忍见她失望,便领着她去了后花园的另一个角落,那边有一大片的玉簪花,这会应该正是盛开的时候。

    可颜彦没想到的是,她和陆呦刚拐过两棵大树,已经闻到玉簪花时,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走近一看,居然是陆鸣和两个丫鬟。

    陆鸣手里提着一柄剑,显然是在练剑,中途累了,准备休息一会,因而那两个丫鬟一个上前给他擦汗另一个上前给他送茶。

    这倒也就罢了,可陆鸣伸手在其中一位丫鬟脸上拧了一下是什么意思?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手机玩转娱乐〕〔极品农妃〕〔娱乐之出轨算我输〕〔一刀倾情〕〔萌妻归来:首席老〕〔天梯传说〕〔迟律师,离婚请签〕〔从骑士开始进化〕〔大总裁,小鲜妻!〕〔这世界有点乱〕〔总裁闪婚甜蜜蜜〕〔神隐小面馆〕〔庶门风华〕〔都市神级少年〕〔我是一名魂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