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怎么这么有钱〕〔玩家请自重〕〔万神之凰〕〔道兄又造孽了〕〔圣魂〕〔尖碑漂流记〕〔御仙龙帝〕〔九极战神〕〔何平凡冷婳祎〕〔绝品校花保镖〕〔总裁爹地宠上天〕〔娶我吧救命恩人〕〔从1983开始〕〔华娱之光影帝国〕〔隐婚影帝有点甜〕〔神级大明星〕〔战神归来当奶爸〕〔豪门佳婿〕〔重生欢姐发财猫〕〔神秘总裁的迷糊小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地狱难度 第十三章 武大郎——黑暗命运(八)
    余则成确定西门庆家人各自回房后心里整理了一番刚才得到的情报。“县尉陈大人在武松回来后得势”,这句话比较关键,可以推断出本地县尉在武松没有来到阳谷县之前在权力斗争中是比较弱势的一方,这虽比较符合宋朝轻武官的特点,但也是相对而言的,在一个行政区域里,县尉也算得上是排得上号的大人物,说其弱势也仅是和县令比较而言。

    另外,虽然政策对文官有倾斜,但这并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县令和县尉之间势力强弱的肯定不是宛如空中楼阁一样的大方针,而是这两人谁掌握了更多的资源,说直白点,也就是钱。

    县令的师爷并不是国家公务员,其俸禄完全是县令一人承担,县令作为场面上的人,住宅、出行、穿衣饮食等都有相对应的标准,这些标准是很花钱的,更别提逢年过节迎来送往等开销,这些开销仅靠县令每年那一万多斤俸禄支持会相当紧张。就这,还是宋朝官员赶上了好时候,要放到明清两代,如果没有灰色收入,嘿,那可真能穷的当裤子,这也是为什么一生清白的海瑞入殓时全部家当只有一副破棺材的原因。

    那么问题来了,仅够维持自己开销的经济实力能坐稳一县之长吗?稍微有点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答案。

    放到现今这个高等教育平民化的时代,社会上那些小混混等盲流都是一方的不稳定因素,在人均文盲的古代,社会有多难治理可以想象,要治理好这些人和事,讲道理是没用的,这些人不懂什么之乎者也和圣人教诲,只懂得挨打会疼的简单道理,要靠暴力来维持稳定,但这又带来了一大笔给衙役们的开销,说的时髦一点,叫维稳经费。

    所以,一方的长官要坐稳位置,必须和当地的豪绅搞好关系,从而得到庞大的资金支持,接下来才能正常开展工作,所谓拉拢豪绅,巧立名目并不是张口就来的脑补台词,艺术来源于现实,而现实的荒唐更在艺术之上。

    那么,既然文官系统的县令需要本地“财阀”支持,武官那条线上的县尉自然也需要,从刚才的情报中得知,西门庆应该是亲县令派系的商家,在和县尉派系的斗争中被人抓了把柄,这才导致了西门庆被捕。

    “都是权力的牺牲品啊。”黑暗中的余则成摇了摇头,上述这些在常人看来很复杂的推理在他这倒是异常轻松,无他,唯手熟尔,余则成见过的权力斗争牺牲品多了去了,古代这点小儿科权力斗争在他眼里好似过家家一般,不然你以为戴笠的飞机出事真的是意外?

    接下来的推理就很简单了,协助县尉一派大力打压县令派商家的得力干将定是打虎后任职都头的武松无疑,要不西门庆的夫人也不会说出“自打武二郎回来…”这种话。

    余则成继续在西门庆家里搜索,他还需要更多的情报。

    很快,余则成便在西门庆的书房及库房里找到了三样有价值的东西。

    第一样便是西门庆的褡裢裤,古代是没有秋裤的,冬日里腿部御寒全靠这种造型很像宽松版打底 裤的褡裢裤,从这条连袜的褡裢裤可以比较精确的得知西门庆的脚掌尺寸。余则成大概估算了一下,西门庆的脚掌尺寸和自己胸口的伤势完全不吻合,这下彻底排除了西门庆打伤武大郎的可能。

    第二样东西就有意思了,一屋子被贴上了官府封条的木箱,余则成撬开了一个,发现里面装着成批的咸鱼。余则成稍作思索便明白了,这些咸鱼便是导致西门庆入狱的原因。

    众所周知,在古代盐铁属于管制商品,只有获得州一级官府许可的商家才能贩卖盐铁制品,这其中对盐的管制尤甚,贩私盐者罪可杀头。和现代禁止私盐是为了安全考虑不一样,在古代盐对于国家来说属于财政收入的大头,人不能不吃盐,但又不准卖私盐,人们只能高价购入官府在产盐地低价收购回来的官盐,一本万利的官方生意很快就可以让国库充盈,帝安妃乐,岂不美哉?所以贩卖私盐等于盗窃国有资产,封建统治者对于这种薅封建主义羊毛的行为一贯的态度可以用一首歌形容,《“诛”你平安》。

    但有人要问了,盐铁既然不能贩卖,铁质农具和咸鱼等盐类衍生品能公开贩卖吗?

    当然不能,铁制农具在古代可以算作是生产资本之一,很多农民有地但没有高效率的农具,所以不能自行生产,必须给地主当佃户合作,但多数人当着当着就在地主的骚操作之下变成了长工,具体过程在此不表。咸鱼也是一样,只有拿到审批难度极高的许可后才能在监督之下有计划的贩卖,而西门庆家里主要在做药材生意,虽然也开着酒楼,但在其家里的库房中藏有这么多咸鱼很显然是不合理的。

    余则成仔细研究起了这些咸鱼,它们的原材料很杂,有鲤鱼、草鱼等很多品种,甚至包括一些完全不适合做咸鱼的鱼类,仔细嗅上去鱼肉在用盐腌制后仍留有很重的土腥味,可以确定不是那种专门养殖出来供给达官显贵的高级货,并且这些咸鱼摸上去肉质仍有些潮湿,显然是刚制作出来不久,最重要的是,装满咸鱼的木箱里仍散发出浓重的药材味,这说明这些箱子长期以来根本就不是用来装咸鱼这种违禁品的。

    这些都值得怀疑,而最大的疑点便是动机问题,西门庆要是真的为了暴利去搞盐类生意,那他为何不去贩卖更容易伪装且价值更高的私盐,而要费尽心思的把盐加工成咸鱼去贩卖呢?要知道古代鱼类可是奢侈品,即使是那种野生捕捞的也能买上高价,用鱼作为私盐的载体既容易暴露又不符合商家逐利的特点。

    有人在陷害西门庆,而且对方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县尉那一派的得力干将,武松。

    第三样东西,既是破局的关键所在,余则成在西门庆书房的隐秘之处发现了一纸文书,上面记载的是在大约一个月前,一对男女在偷情时被捉奸在床后的认罪书,两人分别按手印画了押。

    这两个偷情的人是潘金莲和武松。

    余则成恍然大悟,原来方才西门庆的父亲说的此事仍有回旋余地指的就是这份文书!

    到现在为止,收集到的情报已经足够,以余则成的能力很快便把他们串联到了一起,真相已经扑面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叶辰萧初然免费章〕〔上门龙婿〕〔掌欲诸美〕〔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神女逆天:腹黑夫〕〔庶女撩夫日常〕〔唐峰林梦佳最新章〕〔魔破九天〕〔岳风和柳萱小说章〕〔深宵酒馆〕〔妃常分裂:魔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