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飞杨若曦〕〔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邪帝独宠:盛世小〕〔我铸造了仙界〕〔神级大师兄〕〔神魔大唐之无敌召〕〔神魔之上〕〔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超品修仙小农民〕〔妃要出位〕〔时空之殇〕〔海贼之疾风剑豪〕〔我的萌妃是大佬〕〔请听水滴石穿〕〔法家高徒〕〔笑踏江湖〕〔万神之凰〕〔我家灵宠又穿越了〕〔远征之王〕〔最强真言道统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地狱难度 第十二章 武大郎——黑暗命运(七)
    山东莱阳,一个自古便盛产优质梨子的地方。

    莱阳的农户家里种梨的很多,但这些百姓并没有因为种梨而活的比其他地方的人滋润,这也很容易理解,按柳宗元的说法,永州那块就连豁出性命去捕蛇的哥们才勉强混个肚儿圆,你个种梨的就别叫唤了,比你苦的大有人在。

    不过上述结论不包括这些梨农中的那些大户,他们过得可是相当惬意的。

    那么大家都种梨,这些大户凭什么凌驾于普通梨农之上呢?很简单,他们种的是给皇帝的贡梨。

    贡梨的品种并不稀罕,但能给皇帝的贡梨其制作工艺可是非常讲究且耗时的。牵扯到百里挑一的选苗,再用隔夜童子尿,童女初潮血等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玩意做肥料来小心培育,最后采摘时还需要请高人作法以及一系列鬼知道是什么讲究的仪式后才算大功告成。接下来由当地官员负责押运贡品去京城,到了京城押送组的人员免不了要吃海鲜(干鲍鱼)买名牌(彩蝶轩),当然啦,这些费用自然是向百姓征收的。

    到这里,如果我告诉你阳谷县的郓哥可以贩来莱阳这些大户种植的贡梨你们信吗?这可能吗?

    当然有可能,给皇帝的贡梨数目自然一个都不能少,但当地梨农有个传统,那便是每次采摘时要留几个梨子在树上过冬,讨个年年有余的彩头,这是深入人心的风俗,谁也不好干涉。

    于是乎,这些侥幸“龙口脱险”的梨子变成了民间的抢手货,达官贵人们都以吃上这种“余梨”为荣,仿佛吃上一口皇帝可能会吃的梨子,自己的祖坟也能沾沾龙气。实际上据知情太监考证,当时在宫里这些贡梨的主要用途是被榨汁后给娘娘们泡脚,据说可以滋阴美足,至于这是否能侧面说明当时的皇帝有舔脚癖不得而知,但这些达官显贵们没有沾到龙气而沾到了娘娘们的脚气倒是真的。

    自古到今傻 逼都不是稀缺资源,但这是好事,至少活跃了民间贸易,郓哥便是受益者之一,他挤破头贩回来的贡梨每次都能在西门大官人那卖上一个好价钱,且从不愁销路,西门大官人对生活很讲究,在梨子当季每天都要买上一些这种奢侈品。

    但西门庆目前已经连续两周没有买过郓哥的梨子了,这条情报余则成用了几个小菜一壶劣酒就从郓哥嘴里套了出来,对于郓哥的说法,余则成没有怀疑,因为郓哥目前手上压了两筐贡梨,本地除了西门大官人够冤大头外没别的人会买,而这种梨进价很高,郓哥自然是十分确信西门庆的习惯才会贩这么贵的货回来,所以根据这条情报,再结合一些侧面的考证,西门庆失踪两周无可置疑。

    然而反常的是,根据余则成这几日的蹲守观察,西门庆的家属对此并没有太多慌乱的反应,该干嘛还干嘛,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以余则成揣摩人心的能力在其家人的神态中可以看出他们内心情绪是十分混乱且焦急的。

    对此反常情况余则成能想到的假设有两个,一为西门庆的失踪是其家庭内部剧变所致,失踪后其家人有心理准备,所以表面上没有着急。

    但这条假设却站不住脚,西门庆是本地区的风云人物,每天要处理的事情肯定很多,这么一个日理万机的大活人突然失踪两周之久,不仅没有惹官府的人怀疑,就连县内也几乎没有相关舆论产生,这也不符合我们民族爱议论是非的特征。

    第二条便是可能性最大的假设,西门庆的失踪极有可能和本地官府有关。只有在官府的插手之下,才能把保密工作做到近乎密不透风,也只有来自官府的压力可以在西门庆失踪后控制住西门庆家人的情绪,但西门庆在当地属于实力派,到底犯了什么事才会让官府如此郑重处理呢?

    这个问题有待继续调查,但无论如何,一个关键性的情报出现了,那便是已经失踪两周之久的西门庆不可能在大约一周前把武大郎打成重伤,打伤武大郎的应该另有其人。

    这个人是谁?

    一重重的迷雾接踵而来,饶是余则成也理不出个头绪,他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头,自己毕竟重生在这个剧本世界才几天时间,既没有生活在这个时代,也没有继承武大郎以前的记忆,很多事情仅凭蛛丝马迹来凭空猜想实在是事倍功半……

    ……!!余则成突然发现了一个之前一直被忽视的重要盲点,那便是自己重生后为什么没有继承武大郎之前的记忆?

    重生后武大郎的这副身体虽有伤,但头部完好,可以确信没有遭到过重击,这几天下来余则成也没有发现身体有任何会造成失忆的症状,那么可以解释为武大郎以前的记忆对整个剧本的破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柳暗花明又一村,关键点已经呼之欲出了。

    武大郎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屁民,其人生经历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所认识的人也尽是些郓哥之类的人物,这类人耍些小机灵可以,但要牵扯到故意伤害至重伤,或让西门庆这类大人物失踪恐怕不可能。但有一个人例外,武松。

    武松这个角色自余则成重生后一直没有出现,余则成只能通过与潘金莲的交谈中对其拼凑心理画像,几天拼凑下来,可以确信的是武松此人体健貌端且身手了得,也确实徒手打死过老虎,这和传统的形象很贴近,但却很不合理。

    俗话说穷学文富学武,习武需要很多物质资源以及时间成本,是武大郎这种平民家庭绝对不可能负担得起的。

    首先学武要早,一个男性从小就要每天花大量时间磨练体魄,相当于浪费了一个男性的劳动力,这本身对平民家庭来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别提练武路上的其他巨额开销,拜师得要钱吧?买刀剑得要钱吧?练武受伤治疗得要钱吧?练武之人消耗大,吃肉补身体也得要钱吧?靠武大郎讨百家奶养成一个当代天花板级武力的高手?其概率不会高于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武松既然身怀绝技是既成事实,那么之前的有些角色定位就要被推翻,首先武松绝不可能是武大郎的亲兄弟,这两人应该是在武松童年时因为某种原因走到了一起,并且发生了肉体关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武大郎一个可以算得上好人的老实人会向自己幼小的兄弟下手并发生哲学♂关系,因为他两根本就不是亲兄弟。

    其次,重伤武大郎的人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武松,还是那个原因,武大郎认识的人里,除了武松和西门庆外,没有那种一脚就可伤人到致死重伤的角色,既然西门庆早就失踪,嫌疑人只剩下了武松。

    如果真的是这样……余则成猛地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剧本处处都是陷阱,不喝潘金莲的药会死,不信任潘金莲会死,逃跑会死,藏起来苟且到武松出差回来八成也是死。

    余则成坐不住了,吃完饭便上床睡觉,等到夜色降临时分偷偷起床,在确认潘金莲睡熟后溜出了家,时间已经耽搁不起,余则成必须争分夺秒进行调查,谁知道武松那个杀神什么时候突然回来。

    余则成出门后走在街上,外面并没有宵禁,虽然古代很多朝代都会宵禁,但宋朝并不会,相反宋朝人的夜生活算是比较丰富的。夏雪冰当时遇上宵禁,完全是都头武松的安排。

    余则成很快便来到了西门庆家,大户人家门户高,但这难不倒特工出身的余则成,他溜门撬锁翻墙后潜入到了西门庆家中,要是正常的状态下会更快,受伤的身体和五短的四肢让余则成着实费了一些功夫,至于西门庆家的狗,被余则成用掺了砒 霜的包子毒死了。

    古代人都早睡,西门庆家里也几乎都熄灯了,但北边东侧的正房里还点了灯,余则成脱了鞋袜,悄悄来到门外,干起了听墙根的勾当。

    听了一会,可以确定房里是西门庆的夫人和双亲在与人交谈,交谈的具体内容是如何打通关系营救被押送山西的西门庆。看来此前余则成的猜想是对的,西门庆果然犯了罪名比较重的罪被当地官府火速处理了,而且罪名还不宜向百姓公开,所以处理的既快速又低调。

    什么罪名?难不成是造反不成?余则成收住推理欲,接着听墙根。

    接下来再没什么关于西门庆的情报,但余则成确定了屋内第四人的身份:本地的县尉陈大人。西门庆的家人在求陈大人重拿轻放,放西门家一马。

    这就有点奇怪了,宋朝的文武两条系统重文轻武,武官权利远比不上文官,县尉本该掌管一地武装,但在宋朝基本上也就成了主管公安的副县长,除了抓捕犯人和巡视治安外没别的权利,西门庆真犯了重罪的话为何不找县令出马而要找县尉?要知道县尉可是没有司法审判权的啊。

    此刻屋内人结束了谈话,余则成迅速隐藏到黑暗中,送陈大人出门后想来是谈事不顺,西门庆的夫人叹道:“自从那武二郎回来,陈县尉得势后咱家就没有过好事,此番估计凶多吉少。”西门庆的父亲连道此事仍有回旋余地,待西门庆到山西后再作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叶辰萧初然免费章〕〔上门龙婿〕〔掌欲诸美〕〔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神女逆天:腹黑夫〕〔庶女撩夫日常〕〔唐峰林梦佳最新章〕〔魔破九天〕〔岳风和柳萱小说章〕〔深宵酒馆〕〔妃常分裂:魔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