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兮月北辰景〕〔三界主宰〕〔绝世帝君〕〔战神为婿〕〔画家为什么还混娱〕〔抽卡锤爆诸天世界〕〔大逍遥仙〕〔我在诸天群直播〕〔神武斗圣〕〔重生之美利坚土豪〕〔诡秘之主〕〔夺帅之剑〕〔神探狄仁杰之武朝〕〔东京娱乐2011〕〔这个刺客有毛病〕〔消极勇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姥姥饶命〕〔停球一亿次〕〔氪金在蛮荒部落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地狱难度 第十一章 武大郎——黑暗命运(六)
    目前虽然才重生半天时间,但余则成由于准备充足,刚才在武大郎的家里检查时也验证了其重生前不少有趣的想法,现在要做的是出门搜集更多的情报在佐证一些假设,以及补全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潘金莲回家后武大郎帮着她做好了午饭,对于此举潘金莲表示很感动。

    开玩笑嘛,目前唯一一个友好态度的角色,余则成肯定要好好伺候,同时小心翼翼的说话,一定不能让一些言行触动到这个精神不稳定的女人。

    一场粗茶淡饭下来余则成说的话不少,但都是些说了和没说一样的空话,就是那种听上去感觉挺很热情很亲切,但没有任何营养,也没透露出任何有价值情报的废话,余则成重生前在场面上应酬时练就了一身这样的传统技艺,俗称官腔,百分之一百不会祸从口出。

    吃完饭后余则成要帮忙洗碗,潘金莲死活不让,余则成没有坚持,改口说自己想去外面走走活动身体,潘金莲同意后叮嘱余则成别走太快太远,余则成表示自已一切唯娘子马首是瞻。

    出门余则成加快了步伐,虽然胸口的伤势很重,但那是对普通人而言,余则成是职业特工,本来忍耐力就超出常人不少,在喝了化瘀活血的中药后其行动力相较普通人也就慢了一点点。

    去哪?西门庆家。

    余则成要验证西门庆此人在这个剧本中的角色定位以及思维与行动的模式,不说了如指掌,最起码要做到心中有数,他不会先入为主的把西门庆定位成急色的恶棍,一切得从事实出发。

    很快便到了傍晚,余则成费了一番功夫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弄清了西门庆的住址以及其从事的相关产业。请不要惊讶,据说美国的顶级特工隔着布料摸一把苏联的人造卫星都能分析出其外壳是陶瓷材料所制,余则成的能力即使没有如此登峰造极,那也不遑多让,更何况一个家大业大的家庭本来就很难保守住秘密。

    根据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西门庆主要经营药店,其中包括与外地的珍稀药材来往以及本地的几座药草园,与此同时还经营着两座酒楼以及一座客栈,属于本地首富,在区域上的影响力也有点,以现代的标准评价那便是两三个县级行政范围内的出名角色。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西门庆家的生意是在他这一辈突然做大的,在此之前,他家并不出名,也就是个富农水平,西门庆为了家里的生意打过架、进过衙门、也搞过一些古代简单的商战,并与当地的一些实力派人物有来往,算是个有见识有胆量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会冒着通奸罪的风险与一个民女苟且?潘金莲虽不难看,但也就是中人之姿,宋朝青楼是合法的,西门庆什么女人没见过?就算可以理解为西门庆一时兴起欺凌屁民,但通奸罪在古代对一个人的名誉影响是很大的,更何况西门庆并不是一般的街头混混,而是场面上的人物。余则成不觉得他会因为个人原因勾搭潘金莲,除非是有更深层次的隐情。

    潘金莲乃一本分的家庭妇女,丈夫也健在,其感情上遇到问题可以断定是外来因素主动勾引的她,对于这个剧本来说,人物的行为逻辑是会改变的,但大的故事框架应该不会和传说有着太大的出入,所以在没有其他情报的情况下西门庆是外来因素的最大可能者。

    这一天下来回到家里余则成肚子饿的很,口中也十分干渴,好在潘金莲已经做好了晚饭,只有一个人的量,一天两顿这是平民的标配,且一般而言早上的出工饭才能吃干的,晚上闲下来只能喝些稀的,忙吃干闲吃稀,今晚这顿干饭是给病号的加餐。

    余则成深受新文化的熏陶,坚持和潘金莲一起吃饭,潘金莲拗不过,起身去灶房拿了一些粗粮来吃,而给余则成准备的都是一些蔬菜和豆制品,虽然平日了由于舍不得吃而导致味道不算太新鲜,但这份感情却是新鲜且没有变质的,不像如今的时代,很多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是一个肤浅、空虚且丑陋到让人作呕的灵魂。

    晚上就寝时余则成和潘金莲睡在一起,余则成在几番小心试探后拖着重伤的身体也做了一些该做的事,这并不是他好色,而是此举最能进入一个女人的内心,还是那句话,懂的人自然懂。

    潘金莲在此番过后依偎着余则成逐渐睡去。

    后者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接下来的两三天,余则成每日外出搜集情报,在家里除了小心伺候潘金莲外便是努力增进两人的感情,余则成很会讨女性欢心,到了今天,来自潘金莲方面的威胁已经基本消除。

    与之而来的是三个重要情报。

    首先,余则成发现武大郎的身体患有糖尿病,在第一天里他就很奇怪为何武大郎的身体特别容易饥饿和干渴,潘金莲做的饭菜里也几乎没有米面一类的食物,随后便发现这副身体排尿的次数也很多,但武大郎并不胖,甚至有些削瘦,这是典型的糖尿病症状,在余则成那个年代民间叫做“多尿症”。

    其次,余则成通过与潘金莲的接触,发现其在两性方面的经历很欠缺,要知道在古代太阳落山后平民基本都不舍得点灯,那么男女之事便是天黑后占垄断地位的平民化娱乐活动,所以潘金莲在这方面的状态很不符合一个十几岁嫁人的女性的正常成长曲线。

    即是说,武大郎和潘金莲两人在两性问题上,其中有一个人是有问题的,而潘金莲对被余则成“夺舍”后的武大郎并无抵触或者厌恶之情,这说明有问题的人是武大郎,是他主观上不愿意与潘金莲发生肉体关系。

    这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这个很重视子嗣的年代两人结婚这么多年仍没有孩子的疑问。

    潘金莲虽是中人之姿,但嫁给武大郎仍是武大郎的高配,在这种情况下,武大郎竟会对潘金莲不来性趣?

    最大概率的原因是武大郎的性取向有问题,他并不喜欢女人。

    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同性恋在日常生活中的数量远超常人想象,只不过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愿意表露出来,即是不愿意正视自己的感情,但这种倾向会潜伏在人的深层次意识里,如果有了一个合适的宣泄口,这些同性恋便会在短时间内找到自我。

    屁民一个的武大郎肯定是找到了宣泄口的,要不他也不会守着高配娘子也不动心。

    那么,武大郎的宣泄口在哪?这个宣泄口肯定有如下两个特征:一、自愿长期与武大郎保持隐秘 肉体关系的亲近之人;二、足够弱小,能让性格内向的武大郎愿意唤醒同性倾向。武大郎是一个底层屁民,肯定是找到了非常合适的人才愿意表露出自己的性取向。

    结论是很可怕且颠覆常人想象的,那个人,或者说宣泄口很大程度上便是幼年时代的武松。

    余则成在刚刚重生后仔细检查武大郎的身体时便发现其排便处的括约 肌并不像常人那样健康,另外这几天里大便时也出现了类似外痔的情况,且伤口都是那种反复发作过的长年旧伤,这更验证了余则成的猜想。

    当然啦,这个推论的成立还需要更多情报的支持才能完全确定,但即使这样,其目前成立的可能性也不少于五成。

    最后,也是最值得注意的一个情报,那便是西门庆已经失踪超过两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免费章〕〔掌欲诸美〕〔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神女逆天:腹黑夫〕〔庶女撩夫日常〕〔唐峰林梦佳最新章〕〔魔破九天〕〔岳风和柳萱小说章〕〔深宵酒馆〕〔妃常分裂:魔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