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狂少秦飞〕〔我铸造了仙界〕〔万灵灭魔阵〕〔天元灭魔传〕〔神之七分〕〔万世为王〕〔影祖〕〔诅咒之龙〕〔没金手指照样无敌〕〔平凡不平凡的世界〕〔流云引〕〔开局抽到宇智波斑〕〔这个玩家大有问题〕〔遗界之主〕〔大秦之召唤诸天〕〔我可能是个假王爷〕〔重生的小说主角叫〕〔你的学霸老婆已上〕〔秦少追妻:颜控甜〕〔蜀绣良缘:养包子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地狱难度 第三章 武大郎(三)
    地狱难度的重生剧本其恐怖程度远超夏雪冰的想象。

    夏雪冰住在郓哥家里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夏雪冰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差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说如果两天内武松再不出现,武大郎这副肉体必死无疑。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首先是奸情败露时西门庆踹在武大郎胸口的那一脚,那无疑是很重的一击,造成了武大郎数根肋骨骨折并且伤及到了部分内脏,这三天里夏雪冰几乎不能睡觉,因为一旦睡着让呼吸失去了主动的控制,胸口那里就像有千百根针在扎那样痛,与此同时伴随着心脏剧烈的跳动,可能是受伤的肌肉比较敏感,每当心脏剧烈跳动时,夏雪冰就感觉自己心口那里孕育了一只即将破胸而出的异形,而要想减轻这种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刻意放慢呼吸,但这样做会让夏雪冰的呼吸越来越虚弱。

    其次,夏雪冰在两天前洗脸时在脸盆的水中看到了自己的脸,这才明白了武大郎那个外号“三寸丁谷树皮”的深刻含义。古代男女十七岁以下为中,十八岁以上成为劳动力后为丁,故称男性的壮劳力为壮丁,而三寸丁指的就是成年后身高半残的男性,所以三寸丁翻译成白话文基本上等同于“废物”。

    而谷树皮指的是皮肤很差并有类似某种树皮上的那种白斑,用现代医学解释的话就是白癜风。同时武大郎的白癜风还伴随着一项非常可怕的免疫性并发症,那就是糖尿病。

    由于三天前夏雪冰并不知道武大郎还有糖尿病,在集市等郓哥时吃了不少碳水化合物,接下来的三天里,在夏雪冰意识到武大郎有糖尿病之前也没有注意饮食,这就导致武大郎的血糖升高,体内过高的渗透压更加深了受伤的内脏出血的伤势,在第三天里,夏雪冰发现武大郎的身体已经开始便血。有一些医学常识的夏雪冰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一旦出现便血这种症状,排除是痔疮的原因,那基本上可以准备后事了。

    泥沙俱下的是,郓哥的态度在这三天里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从一开始的客气,到西门庆开始满城找武大郎时开始畏惧,再到反感,今天晚饭前郓哥甚至已经算是明示夏雪冰赶紧走人,夏雪冰表示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所有银子全给郓哥后才勉强答应让夏雪冰再留宿一晚。

    郓哥,这个人物会像影视里描述的那样讲义气并且嫉恶如仇吗?答案百分之九十九是否定的。

    高尔基说过:贫穷是最好的大学。家里只有一个年迈老父亲的郓哥,自幼便在社会底层滚打,时至今日能不被饿死并且勉强供养住了自己的父亲,靠的肯定不是正义感,而是市侩精明的头脑,说白了,郓哥就是一个投机者。他平日里最大的收入并非是简单的贩梨,而是给当地例如西门庆等权贵提供一些市面上还未上市的稀罕水果,当然也干一些倒买倒卖,包打听之类的活。

    在西门庆与潘金莲(本名吴春生)奸情败露的前两天,郓哥和往常一样去西门庆府上推销自己新贩回来的新鲜梨子,被告知西门庆不在家后便决定去王婆那里碰碰运气。这不奇怪,一般而言绿帽子这种事,戴帽子的人在察觉前周围的人已经都知道了,但西门庆在当地势力很大,潘金莲的小叔更是近期在当地炙手可热并让县令颇为欣赏的大红人,打虎英雄兼都头(公安局长)武松,所以周围的人即使知道两人的奸情也都默契的选择尹默不言。

    郓哥并不关心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奸情,他到了王婆家里向王婆询问西门庆是否在内屋,如果在的话郓哥想让王婆进屋询问西门大官人需不需要新鲜水果,郓哥想着你赚你的我赚我的大家一起发财,商业互助嘛,这并非是很过分的要求,但王婆不仅没有帮郓哥这个忙,反而把郓哥揍了一顿让他滚蛋,这就让郓哥很不爽了,就算是西门庆正在兴头上不便进去那你王婆也可以好好给我说嘛,至于要打我一顿吗?市井智慧的要义在于有恩可以忘,有仇必须报,郓哥显然深谙此道,他马上找了武大郎把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添油加醋的挑明给了武大郎。

    有句俗话叫干屎不臭,挑破恶臭,谁家里的锅底没点黑呢?世上有些事是不能挑明的,武大郎本不是冲动之人,但在郓哥三分同情七分嘲讽的煽动下终于急火攻心后爆发了,抄起扁担去找西门庆算账,接下来的剧情便是大家熟知的了,所以说,武大郎受伤一事,郓哥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责任。

    再来说说武氏两兄弟,武松虽然四肢发达,但头脑绝不简单,他其实很聪明,对于潘金莲的情况他有所发觉,但碍于某种原因不便明里说透,所以在此次出差前也只是暗示武大郎晚起早归。

    实际上武大郎也不是内向沉默到无可救药之人,相反,他虽不善言辞,但内心的感情很丰富,甚至可以说很敏感,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他是知道的,但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发作,直到被郓哥当面挑破。

    ……

    其实在一天前,西门庆已经派人找了郓哥来打听武大郎的行踪,但郓哥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卖夏雪冰,一方面是因为武大郎的受伤自己有着间接责任,另一方面,郓哥是因为怕,怕什么呢?怕武大郎在自己的家里出事,等到武松回来后秋后算账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但在今天郓哥决定先把武大郎赶出 自己家,然后跟踪重伤的武大郎,在确定其下一个藏身处后马上去找西门庆出卖武大郎,这样既得了赏钱还能撇清责任。

    更让郓哥下定决心把武大郎扫地出门的原因是经过这三天的观察,他发现武大郎已经重伤难愈,生命进入了倒计时阶段,这就很完美了,只要确保武大郎在离开自己家后无论被西门庆抓住与否都会死,就可以让自己撇清责任,否则等到武松回来后,自己仍然难逃秋后算账。

    过了今晚,就算抬也要把武大郎抬出门。

    郓哥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但武大郎也就是夏雪冰这边自然也不会白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叶辰萧初然免费章〕〔上门龙婿〕〔掌欲诸美〕〔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神女逆天:腹黑夫〕〔庶女撩夫日常〕〔唐峰林梦佳最新章〕〔魔破九天〕〔岳风和柳萱小说章〕〔深宵酒馆〕〔妃常分裂:魔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