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兮月北辰景〕〔三界主宰〕〔绝世帝君〕〔战神为婿〕〔画家为什么还混娱〕〔抽卡锤爆诸天世界〕〔大逍遥仙〕〔我在诸天群直播〕〔神武斗圣〕〔重生之美利坚土豪〕〔诡秘之主〕〔夺帅之剑〕〔神探狄仁杰之武朝〕〔东京娱乐2011〕〔这个刺客有毛病〕〔消极勇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姥姥饶命〕〔停球一亿次〕〔氪金在蛮荒部落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地狱难度 第一章 武大郎(一)
    “大郎,该吃药了。”

    一名看上去最多三十出头的美妇微蹙着眉头盯着躺在床上的夏雪冰,语气温柔道。

    “……”

    “这算是开幕雷击吗…”夏雪冰呆滞了十来秒钟后心中暗自吐槽道。

    “大郎你还好吧?来,赶紧把药一吃,再好好睡一觉,过两天你的伤就会好了。”看到夏雪冰呆滞不语的样子,年轻美妇放下药碗,上前把躺在被子里的夏雪冰扶坐在床上,随后拿起药碗递到夏雪冰的嘴边,动作和语气都异常温柔。

    “我不吃。”夏雪冰这会脑子里千头万绪,思维有些混乱,但本能的还是拒绝了吃药,开玩笑嘛,这碗药喝下去别人会怎么样不知道,自己(大郎)肯定是要死的,夏雪冰可不想一开场就光速gg。

    “唉…”看到夏雪冰一口回绝的样子,年轻美妇长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后拿起桌上的勺子在碗里边搅动边道:“药是一定要吃的,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不懂这个道理呢。”说完便用勺子舀起药汁往夏雪冰嘴里送,眼神和语气变得阴冷起来。

    “额…那什么,我现在心口有些发闷,一个劲想吐,娘子你先把药放那,我小睡一会,一会起来了马上喝。”虽然思绪还没完全收回来,但夏雪冰的反应亦是不慢,看到潘金莲有翻脸的前兆,赶紧使了一招拖字诀,先避过眼下的凶险再说。重生前夏雪冰在单位就靠这招混,熟得很。

    夏雪冰说的合情合理,潘金莲无奈,叹了口气后没再说什么,把药碗轻轻放到床边的木桌上就走了。

    “卧了个大槽,原来那个什么神使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在平行世界重生了!”见到潘金莲出门后,夏雪冰长舒了一口气。

    下一步干嘛?细软跑啊!

    不跑躺在床上等死不成?按照之前神使的说法,这次重生的剧本是在《水浒传》这个广为人知的小说之上衍生而来的平行世界,虽然夏雪冰对水浒传的剧情从各类影视作品里看过无数次,算得上是烂熟于胸,但他万万没想到重生后自己会以马上死翘翘的武大郎视角开始攻略。

    “这就是所谓的地狱难度的重生吗?呵,有点意思。”夏雪冰是天蝎座,性格表面内敛隐忍,内在却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自愿参加这个地狱难度的重生“游戏”。

    夏雪冰在确定潘金莲不在家后,立马起床收拾了一番,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自己没有喝下潘金莲的毒药,等这个毒妇回来发现自己跑路后肯定会马上告诉西门庆,自己的处境只会更凶险,跑路是一定的,但自己一个人带着伤(西门庆踢的)跑出去,且不说能走多远,吃饭都会成问题,这种跑路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所以夏雪冰跑之前要先把家里的钱,也就是银子铜板全部带走,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重生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金钱社会的夏雪冰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在把家里的一些细碎银子积蓄找出来装在包袱里后,夏雪冰火速离开了现场,这番操作着实费了不少功夫,毕竟现在“夏雪冰”只是重生后这幅肉体的灵魂,肉体的外在可是一个三寸丁谷树皮,幼年发育不良且成年后饱受生活艰辛的三十余岁中年人,更何况,这副肉体前些天还被人一脚从楼上踹了下来,受了不轻的伤,保守估计断了三根肋骨…

    “嗯…之前神使给出的任务有两个,主线任务是‘生存下去’,支线任务是‘破局’,呵…现在想来挺值得玩味的嘛,主要任务只说了生存下去而没有说具体生存多长时间,也就是说有一种可能存在,那就是如果不完成支线任务的破局的话,我只能以武大郎的身体在这个平行世界里苟且偷生到死,再也不能回去了…而要返回现实世界并且拿到奖励,必须要达成破局这个支线任务才行,既然是地狱难度,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啊。

    但…究竟是破什么局?怎么样才算破局?这些都是未知数。难度超高的开局,孤立无援的处境,低到可怜的身体与物质配备,未知的谜题…真不愧是地狱难度啊,呵,我简直成了笼里的老鼠嘛。”

    夏雪冰出门后边思考边呲牙咧嘴,以前只在看电视的时候知道武大郎捉奸后被打,但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稍微呼吸重一点胸口就扯得生疼,走路产生的振动也会让胸口的伤势发作,在这种情况下,每移动一步都是折磨,但好在夏雪冰性格坚毅,重生前也对所谓的地狱难度有心理准备,所以夏雪冰能坚持下去,最不济也要坚持到出差的武松回来。

    但问题是,现在去哪呢?自己即使带了盘缠,但凭借这副半死不活的身体,去外县的话肯定经不起折腾,留在阳谷县内也不能住客栈,等西门庆发现自己跑路后肯定会发动当地势力搜寻自己,那样无异于自投罗网,那怎么办?去敲陌生人的门出点钱指望人家收留自己?且不说陌生人会不会在事发后向西门庆出卖自己,就光自己一个带着钱的重伤人士会不会被陌生人图财害命夏雪冰都没有信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夏雪冰很有一个而立之年混体制男人的基本心理预估。

    就在发愁之际,夏雪冰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

    虽然放眼望去当下整个剧本里的人物除了武松外,几乎都是站在武大郎对立面的人,但黑暗中还有一丝光, 郓哥,这个人在水浒传里可谓是武大郎的亲密战友,夏雪冰记得郓哥父亲在病重时武大郎曾帮助过郓哥,两人在平日里基本上也是无话不谈的亲密关系,眼下要找个藏身之处拖时间等到武松回来的话,郓哥家里绝对是首选,虽然郓哥也有在事发后被西门庆追问的可能,但郓哥出卖自己的可能性在这个剧本里相对来说是最低的,夏雪冰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更好的选择。

    实际上,武松在衙门里当都头的手下夏雪冰也考虑过去投奔,但常年在单位与同事勾心斗角,一门心思给同事挖坑的同时小心翼翼不去踩坑的夏雪冰深知同事关系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几种关系之一,一个一百号人的单位,能有一两个可以说七分话的同事都难找,这无论是在哪朝哪代都如此,甚至古代更甚。也许武松在衙门里有那种亲密心腹手下,但自己只是一个重生者,根本不知道具体是谁,所以权衡利弊,投奔郓哥是最佳选择。

    郓哥家在哪夏雪冰也不清楚,但现在离事发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夏雪冰思量了一会便有了主意。

    宋朝虽然算是古代经济发展相对不错的朝代,商业已经不拘泥于固定的地点,可以随处开设商铺,但毕竟是农耕社会,务农人口占了社会人员的绝大多数,这些人口的日常供应多是自给自足,只有需要一些自己家里不种的,或者是生活必需品的时候才会去购买,所以户外人口的最密集处一定是商业聚集地,也就是所谓的集市,既然郓哥靠贩梨为生,白天一定会在集市附近。

    想到这里,夏雪冰拖着重伤的身体在街上向着人流量多的地方缓缓走去。

    十来分钟后,和夏雪冰设想的一样,如愿找到了集市,天色此时已经不算早,集市里的人已经走了一些,但还有不少生意做得比较小的小贩在兜售商品,更有很多穷苦人在和这些小贩讨价还价的同时捡拾地上集市高峰过后散落的菜叶等还可以用的杂物,这幅光景不光是古代,夏雪冰在现代也看过不少次,这种在贫穷下形成的捡漏行为不仅年复一年磨损着人的尊严,更能腐烂人的心志,让他们安于现状,这样有利于封建统治者的管理,在某种程度上说也算是好事。

    夏雪冰在集市临街的饭馆里要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观察集市,虽然吃饭时的吞咽动作也会扯动伤口,但夏雪冰强忍住病痛逼迫自己吃下去,没有体力从而丧失行动力是夏雪冰不能接受的。

    印象里郓哥应该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集市里小小年纪就出来讨生活的人很多,但再加上卖梨的特征,应该也不难找。

    夏雪冰的运气终于有了转机,在等了半个多小时后便发现了一个挎着盛着梨子的竹筐,弓着背,神色懒散,一副玩世不恭样子的少年,夏雪冰急忙付完饭钱(他也不知道该付多少,直接给了店家一粒碎银子)便出门跟着这名卖梨少年,等到少年溜达到集市的边缘时喊住了他。

    “郓哥?”夏雪冰问。

    少年转过身来,看到夏雪冰后愣了好一阵,道:“桦哥?你怎么在这?”

    听到这里,夏雪冰才知道原来武大郎的原名叫做武桦,和其弟弟的名字武松倒是挺搭调。

    夏雪冰忙把郓哥拉到路边低声道:“郓哥,救我,潘金莲要杀我!”

    郓哥一脸懵逼道:“谁是潘金莲?”

    “…”夏雪冰也有些懵,对啊,潘金莲本名叫什么?

    “我娘子要杀我。”

    郓哥惊道:“春生嫂子要杀你?怎么回事啊?”

    夏雪冰道:“别在这里说了,我们先去你家吧,这里很不安全。”

    郓哥犹豫片刻后道:“好吧,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免费章〕〔掌欲诸美〕〔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神女逆天:腹黑夫〕〔庶女撩夫日常〕〔唐峰林梦佳最新章〕〔魔破九天〕〔岳风和柳萱小说章〕〔深宵酒馆〕〔妃常分裂:魔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