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战神〕〔重生之娘娘万福〕〔佛系少女不修仙〕〔爆笑王妃:邪魅王〕〔二婚缠绵:高冷上〕〔回到地球当神棍〕〔帝御仙魔〕〔我能治愈万物〕〔民国谍影〕〔狂暴逆袭〕〔轮回一剑〕〔重生之财富天骄〕〔都市模拟器〕〔聚光灯背后的篮球〕〔贝克街新来的暗区〕〔某生物正虎视眈眈〕〔在妖怪公司上班的〕〔创造游戏世界〕〔舔狗系统之无限翻〕〔虫皇创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二百七十六章、露怯了
    说实在的,陆鸣一开始委实不想来的,他是被吴哲、赵鸿、朱晋等人推着来的。

    当然了,内心里他也的确有点好奇,这个女人这段时间确实出了不少风头,不光是在做生意方面,貌似在绘画方面也折腾出了不小的动静,那个绣庄就是一个例子,因而他也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真才实学。

    说起来两人刚订亲那年,他不是没见过颜彦的画作,可毕竟那会年龄尚小,还处于模仿阶段,并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后来,颜彧倒是也给他送过一两幅颜彦的画作,也只是中上而已,和她的诗词一样,平平。

    不过说实在的,方才传阅到他手里的这幅炭笔画,着实有点令他眼前一亮的惊喜,首先,线条不是一般的流畅,其次,抓住了牡丹的神韵,第三,那对蝴蝶也是点睛之笔,短短的一盏茶工夫能完成这么一幅画作,可见平时绝对没有少用功。

    可这么一想也不对啊,这女人什么时候练就了这么娴熟的炭笔画功底,据他所知,炭笔一般只用在建筑、土地堪量和舆图绘制方面,正常人不会去用炭笔作画。

    当然了,陆鸣倒是也见过女孩子用炭笔在刺绣的布上描画,可那是描画,不是画画。

    谁知陆鸣还没解开这个疑窦,那边又传来周婉的声音,她在大声诵读颜彦写的那首牡丹诗,第一句他没大听清,第二句开始用心听的,“喃喃负手叩云晚”,云晚是亭子名字,倒是契合得不错,不过第三句“万紫千红真国色”就有些平平了,倒是点明了主题,第四句“一样花开为谁妍”勉强算有点新意,第五第六句承转得也不错,一般人很难把牡丹和春归的大雁以及相思联系在一起,最后两句才是整首诗的**,也是神来之笔。

    不过陆鸣总觉得最后两句诗似乎在暗示什么,是她自己的婚姻还是他的退亲?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这是在告诉世人,她和那个傻子现在过的很好吗?

    陆鸣正反复咀嚼最后两句诗的含义时,那边吴哲、赵鸿等人已经开始击节赞叹了。

    “妙啊,妙啊,太妙了,不光诗的立意好,格局也大,‘一样花开为谁妍?’问的好,多有气势,不过这句‘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回的更好,真大气。”吴哲先夸道。

    “‘喃喃负手叩云晚’这句也不错,应景,应情,应时。”赵鸿看着亭子上那三个篆体“晚云亭”喃喃说道。

    “这首诗确实不错,这么短的时间能写出这么一首大气又充满才气的诗,我是自叹不如,也就宁静兄可以和她相提并论了。”徐钰也感慨道。

    几个人正议论热闹时,那边又响起了周婉清脆的声音,“大表嫂,你是真正的大才女啊,厨艺不用说,字、画、绣不用说,没想到连诗文也这么好,我真是太太太佩服你了。”

    “二嫂那首咏月亮诗也不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太后也夸是点睛之笔,足可以和大嫂这句‘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相媲美了。”陆含见一旁的新娘子被人忽略了,夸道。

    “对啊,二郎媳妇,不如你也来给我们画一幅画吧,也题一首诗,今天你是新嫁娘呢,你们颜家真是出才女的地方。”陆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道。

    她倒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见颜彦这么露脸了,也想让颜彧也跟着露露脸,毕竟颜彧也是顶着两届魁首之名嫁进来的才女,哪能没有点真才实学?

    再说了,在场这么多亲友,正好可以让大家看看,陆家娶的这两个孙子媳妇一个赛一个地聪明有才气。

    “啊?我,我也画?”颜彧看向了颜彦。

    她是希望颜彦能想个办法帮她遮掩过去。

    其实,她也不是不会画,就是水平比颜彦的差一些,她怕大家拿她和颜彦做比较,从而牵扯出她送给太后那幅团扇是作弊来的。

    可谁知颜彦这会压根就没看她,而是正和几位长辈在说话呢。

    偏一旁的陆含看到颜彧这个动作以为是颜彧不好意思喊颜彦让地方,于是,她开口帮了一把,“大嫂,你把地方让给二嫂吧,二嫂也要作画。”

    “哦,好。”颜彦说完起身站了起来,一旁的青禾忙上前把颜彦的这幅牡丹图扯到地面去吹干了。

    颜彧没办法了,只得幽怨地看了颜彦一眼。

    要不是颜彦非要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画画,她哪有这会的难堪?

    颜彦接到颜彧无声的埋怨,倒是也帮了她一下,“二弟妹擅长画荷花,不如就让她画荷花吧。”

    她知道颜彧的确没少练习画荷,因而她的荷花图还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当然了,和颜彦比肯定仍是要差一些,但却是她自己最拿得出手的。

    “成,左右我们也看了不少牡丹了,换换花样更好。”朱氏替颜彧应下了。

    她虽然不清楚颜彧和颜彦之间那些过节,但她看出颜彧露怯了,还有,今日一早,颜彧准备的饭菜也让她失望了,从这一点看,她就知道颜彧确实没有颜彦的聪明劲。

    再有,颜彦的牡丹图和牡丹诗都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珠玉在前,颜彧想超过她肯定是不太可能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换一个自己擅长的。

    当然了,朱氏之所以敢答应下来,也是因为她看出来颜彦这话是真心提点颜彧的,想必颜彦也不愿意颜彧在众人面前丢丑的,毕竟她们两个代表的都是颜家。

    还好,颜彧听取了颜彦的建议,画了一幅荷花图,雨中盛开的荷花,上面也有小蜻蜓立在荷叶上,凭心而论,画的技巧和布局都不错,立意也还可以,可众人看了总觉得不太满意,总觉得有点欠缺。

    仔细研究了一下,原来是整体的线条不流畅,没有那种一气呵成的美感,就好比是费力挤出来的东西。

    “再来一首诗吧。”陆老太太提议道。

    画不行,能从诗上找齐也算扳回点面子。

    @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庶门风华〕〔我有一座天道宫〕〔权门小老婆〕〔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宫洺乔诗语〕〔放开我家基因点〕〔极品小村民〕〔斗武乾坤〕〔王者风暴〕〔我从不骗人〕〔历史科代表〕〔超神星卡师〕〔女主是个狠角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