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剑神系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深宫妖娆:太后,〕〔Boss生猛:总裁,〕〔毒妃倾城:夫君,〕〔重生学霸天后〕〔最初的寻道者〕〔惹火甜妻:老公大〕〔一卡在手〕〔诸天之掌控天庭〕〔重生野性时代〕〔天降萌宝:总裁爹〕〔无敌天尊〕〔楚辞:专宠首席娇〕〔极品透视眼〕〔最强御兽〕〔重生之最强大亨〕〔老子是条狗〕〔请女施主留步〕〔末日启迪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二百七十章、反其道而行之
    谁知周婉正琢磨颜彧那个眼神和动作时,吴哲直接问了出来,“哦,不知二嫂能否把整首诗背来我们听听,说实在的,我委实对大嫂的诗才很感兴趣。”

    “这个?”颜彧飞快地瞄了眼陆鸣,很快把目光收回来了,倒是也把全诗背出来了。

    吴哲听了沉吟一会,笑着点点头,“还别说,这首诗和她的身世挺相衬的,也就她这种无父无母的孤儿才会发出‘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感慨吧?”

    这话颜彧不爱听了,“才不是呢。我大姐是我们家最受宠的,上至太后和祖母,中到我父母,下到我们这些兄弟姐妹,没有人不拿她当家人当自己人看待的,我大姐说这首诗也是从前人的诗句里套用来的。”

    “从哪首诗套用来的?”周婉问。

    这下倒是把颜彧问住了,可巧此时赵鸿看出陆鸣的心不在焉来,忙拍了拍手,“跑题了,跑题了,我们还是往下继续吧。”

    “好啊,该谁了。”颜彧忙附和道。

    谁知偏偏不巧的是,这一轮周婉又套用了上次颜彦曾经念过的一句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有考据癖的赵鸿、徐钰等人又问出处,周婉只得又搬出了颜彦,她记得这两句诗是颜彦成亲那晚闹洞房玩飞花令时念出来的。

    “该不是又是颜大小姐自己写的吧?”徐钰问道。

    “这也不稀奇,大嫂那天晚上玩飞花令念了好几句诗都没有出处。我猜准都是她自己写的。”陆吉替颜彦说了句话。

    颜彧见此气得直想咬牙,好容易她成亲了要入洞房了,谁知还是摆不脱颜彦的阴影,就连玩个破飞花令也绕不开她。

    “大表嫂会写诗不算稀奇,稀奇的是她画画才好呢,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勾勒出一幅画来,而且还那么有趣逼真。哦,对了,二表嫂,听说你送给太后的那幅锦鲤图团扇画法和大表嫂用笔极为相似,我们下午还探讨过这个问题,大表嫂说这不奇怪,说你们师从同一位先生,是真的吗?你能不能也替我们画一幅开开眼?”周婉问道。

    她也是临时闪过这个念头的。

    主要是方才颜彧的神情太不自然了,还有陆鸣也是不对劲,一句诗而已,有必要如此震惊吗?

    不过最令周婉不爽的是颜彧反驳吴哲说的那番话,这不明明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若颜彦果真是颜家最受宠的,她能被陆鸣退亲能被逼着嫁给陆呦吗?还有,颜彦的嫁妆一看明显就比颜彧差了不少,刨去皇家大张旗鼓送的那些衣料首饰和几样古董字画,刨去陆家的聘礼,再刨去颜彦父母留的家底,颜家估计也就给置办了些不怎么值钱的家具家什什么的。

    可颜彧呢?光陪嫁的铺子和庄子就各有十家,压箱子的金子银子还不定有多少呢,此外,那些古董字画也不少,衣料首饰就更不用说了,全是最好的。

    就这样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说颜彦在娘家有地位。

    所以,在新一轮的比赛中,周婉再次念了一句颜彦曾经念过的诗,目的自然就是和颜彧作对。

    这还不够呢。

    她隐约有一个想法,总觉得今晚的颜彧似乎很不愿意提及颜彦,不愿意拿颜彦和她相比,为此,她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就是不想让她如愿,所以又提出了让颜彧当场画画,目的嘛,自然是希望颜彧出丑啰。

    “我和大姐的确是出自同一位先生,不过这画画就免了吧,大晚上的,又这么多人,我们。。。”

    “哎呀,闹洞房就是要人多才热闹嘛。”周婉打断了颜彧的话。

    “画画就罢了吧,新娘子今儿累了一整天了,哪有这个精力,依我说,我们还是把方才的飞花令弄完了就散去吧,没看某人已经心不在焉了么?要知道,**一刻值千金呢。”这次换成吴哲出来打的圆场。

    事实上,他早发现陆鸣不对劲了,而在座的这些人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陆鸣心思的,只是他这一着急,未免忘了场合。

    这不,他话一出口,赵鸿顿时就变脸了,“要死,这还有好几位姑娘家呢,这种浑话也是你能说的。”

    吴哲一听忙打了下自己脸,“对不住,对不住几位姑娘,在下纯属有口无心,有口无心。”

    接下来的几轮比试中倒没再出什么纰漏,不过令周婉出乎意料的是,颜彧并不像传说中那么有才,至少,她脑子里会背的诗还没有她周婉多呢,更比不上颜彦。

    周婉记得很真切,颜彦成亲那晚玩飞花令把陆鸣都赢了,而她周婉比陆鸣还差好一截呢。

    不知是不是颜彧输了没面子,总之,陆吉觉得大家散场时新娘子好像有点不太高兴,还有一个不太高兴的是陆鸣。

    “大嫂,我偷偷跟你说这些,你千万别说我说的,我,我是怕一会二嫂会不会针对你。”陆吉说完,咬着嘴唇看了颜彦一眼,慌不择地跑了。

    陆呦见颜彦站在原地不动地方,敲了下她的肩膀,“宝宝?”

    颜彦的确陷入了沉思。

    她是想起了一件别的事情。

    那幅梅花图画好后,颜彧颜彤两个确实评价了一番,颜彧还提了个建议,让颜彦把这幅画绣成一个屏风送给太后当贺礼,被原主拒绝了。

    说是梅花的寓意虽然高洁,但“梅”和“没”一个音,谁知道太后会不会忌讳呢?

    当时颜彧扑到了颜彦身上,说她不忌讳,她想要一个这样的屏风,而那会颜彦正好手头没空,要完成给太后的绣品,于是,她答应把这幅画拿去让颜彧描摹,让她自己锻炼着绣。

    谁知颜彧几天后把画送来,又央颜彦替她绣一条手帕,简单点,梅花图案,只要最后两句诗。

    原主见颜彧如此喜欢,倒是也满足了她的要求。

    而据方才陆吉所言,貌似陆鸣看过这首诗,而他之所以如此震惊,多半是颜彧又把这首诗据为己有了。

    哪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偏偏在她成亲入洞房时爆了出来。

    说真的,颜彦还真有几分好奇,昨晚散场后,颜彧究竟是怎么向陆鸣解释这件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手机玩转娱乐〕〔极品农妃〕〔娱乐之出轨算我输〕〔一刀倾情〕〔萌妻归来:首席老〕〔天梯传说〕〔迟律师,离婚请签〕〔从骑士开始进化〕〔大总裁,小鲜妻!〕〔这世界有点乱〕〔总裁闪婚甜蜜蜜〕〔神隐小面馆〕〔庶门风华〕〔都市神级少年〕〔我是一名魂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