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战神〕〔重生之娘娘万福〕〔佛系少女不修仙〕〔爆笑王妃:邪魅王〕〔二婚缠绵:高冷上〕〔回到地球当神棍〕〔帝御仙魔〕〔我能治愈万物〕〔民国谍影〕〔狂暴逆袭〕〔轮回一剑〕〔重生之财富天骄〕〔都市模拟器〕〔聚光灯背后的篮球〕〔贝克街新来的暗区〕〔某生物正虎视眈眈〕〔在妖怪公司上班的〕〔创造游戏世界〕〔舔狗系统之无限翻〕〔虫皇创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二百六十六章、叫板
    因着那两位姑奶奶只是试探性地询问颜彦,并没有把话说太透了,颜彦也没有明着拒绝,只说这件事要和六殿下一起商量,因为是合伙的生意,她不能一个人做主。

    对方倒也是一个识趣的,一听这股份牵扯到六殿下和太后还有颜家,便歇了这心思。

    接下来的话题轻松多了,无非是京城的一些人事,谁家升迁谁家外调谁家娶亲谁家嫁女谁家添丁等等。

    颜彦留神听了一会,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正觉得无聊时,晚宴开始了。

    还好,这次颜彦因有了身孕,没再让她做布菜丫鬟,让她去做了同一辈女眷的陪客。

    事实上,颜彦这次怀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免了她去做接亲娘子,还免了她去观礼,说是大喜冲小喜,不吉利,因而也省了朱氏等人为难,因为这个理由也完美地解释了颜彦为何缺席之前的送聘礼和送催妆礼。

    皆大欢喜的事情,这个孩子来的太是时候。

    这不,一时饭毕,颜彦陪客人们再说了一会话,陆老太太主动提出让她回去歇息了,同时也免了她次日的晨省。

    次日,三月二十六日,是陆鸣娶亲的正日子,不光是府里各处装扮得焕然一新,处处张灯结彩的,就连当值的下人们全都换上了统一的新装,丫鬟们全是桃红色的新衣,婆子们则是枣红色的,门外的小厮则是清一色的青衣黑裤,腰间绑了一根红腰带。

    这种好日子,颜彦自然也不能落后了。

    更别说,昨晚陆端打发人来告诉她,要让陆呦今天陪着陆鸣去接亲,说是他现在不怕见人了,也能开口说话,正好借这个机会也露露脸,破破那些谣传。

    陆呦本不想去,颜彦把他的工作做通了,给他穿上了一件宝石蓝的金宝地妆花缎马蹄袖夹袍,虽说颜色不如新郎服饰耀眼,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身衣服普通人家绝对拿不出来,是上用的。

    还有,陆呦今天戴的束发冠也和平时不一样,颜彦在冠的底部正前方缝制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蓝宝石,很是耀眼,这种宝石据说是锡兰的贡品,是太后赏的。

    这个时代的海外物流很不方便,因而这种舶来品外面一般很少见到,颜彦自己去银楼看过,的确是有钱也没处买的珍品。

    当然了,这顶束发冠陆呦平时也不用,今日是第一次。

    没错,颜彦就是故意的,不但陆呦穿了件妆花缎的锦袍戴上了有宝石的束发冠,她自己也换了件妆花缎的,不过她这件是芙蓉花样的,绿底,也一样抢眼。

    此外,颜彦身上戴的首饰也不是凡品,是太后送的,上面的珍珠都有小拇指大小,还有和衣服颜色相配套的祖母绿和猫眼。

    这不,他们夫妻两个出现在上房时,果然引起了一阵骚动,此时陆鸣已经换上了新郎装,正站在廊下的台阶准备去迎亲呢。

    见到陆呦身上的衣服和头上冠帽,陆鸣的眉头微微拧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换上了笑脸招呼陆呦和颜彦。

    因着院子里人不少,廊下也有不少孩童在玩花炮或彩纸彩带等,颜彦忙着和别人打招呼,陆呦倒是微微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因着陆鸣提了一句屋子里都是女眷,陆呦没跟着颜彦进去,而是也站在了廊下。

    屋子里确实是坐满了人,除了陆家的亲友,还有不少世家的女眷都来了,颜彦还没把人认全呢,只见陆含走到她面前,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打量,“胖了,也变漂亮了,如何?听说你借我的光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颜彦愣了一下神,这才想起陆含指的是颜彦怀孕一事,可不,她就是去给陆含送完催妆礼后才有的孩子,不管是不是真借她的光,但这个巧合却是事实。

    为此,颜彦莞尔一笑,“是,改天专程给三妹妹送一份谢礼,同时我还得好好多谢祖母,也借祖母的吉言了。”

    陆老太太见颜彦提到她,追问了一句,听了颜彦的解释,老太太笑眯眯地打量了下颜彦的肚子,“嗯,最好是跟着三丫头,也一举得男。”

    “那是一定的,你这孙子媳妇能耐大着呢。”一旁的吴夫人陪笑道。

    可不是能耐大着呢。

    上能通天,连注生娘娘都得给她几分面子,下能和阎王攀交情,中就更不用说了,待遇都赶上郡主了,衣食住行,皇上哪样不操心?就这样,皇上想要她的一个承诺还得花点心思呢。

    为此,吴夫人没少叮嘱陆含,千万小瞧了颜彦,因为一个人的际遇是很难说的,三年河东三年河西,甚至有时候还用不上三年,没看皇后现在对颜彦都改变了态度吗?

    颜彦自然不清楚这些nei mu,不过她现在对陆含也是面子情,自然不会去操心吴家的事情。

    “吴夫人说笑了,真是愧煞晚辈了,晚辈无德无良无礼无才,怎敢当得起吴夫人的谬赞?”

    颜彦这话一说,门外站着的陆鸣脸上不好看了,只不过这种场合他没法吱声,因为一开口,矛头肯定得引到他身上去,他可丢不起这脸。

    只是这口气堵在心里不好受,毕竟今天是他成亲的大喜日子,这两人都穿了一身妆花缎衣裳来抢他的风头不够,居然还趁他不能开口辩驳之际为难他,委实不是什么君子行径,因而,他恨恨地瞪了陆呦一眼。

    陆呦琢磨了一下,才回道:“是你错在先。”

    陆鸣见陆呦居然反驳了他,心下更是恼怒,刚要开口,只见吴哲几个进来了,他忙迎了上去。

    而屋子里的吴夫人自是不知这几个字的出处,见颜彦如此自贬,笑着开了句玩笑,“哟,谁不知道你现今是名满京城的大才女,是皇上金口玉言封的,你如此自贬,岂不是和皇上过不去?”

    “回夫人,晚辈不是自贬,是他人对晚辈的评价,晚辈自当虚心接受。”颜彦说完,淡淡一笑,声音可不小。

    这话吴夫人就没法接下去了。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庶门风华〕〔我有一座天道宫〕〔权门小老婆〕〔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宫洺乔诗语〕〔放开我家基因点〕〔极品小村民〕〔斗武乾坤〕〔王者风暴〕〔我从不骗人〕〔历史科代表〕〔超神星卡师〕〔女主是个狠角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