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车神代言人〕〔女战神的黑包群〕〔灰烬之燃〕〔孕妻狠不乖:总裁〕〔闪婚独宠:总裁大〕〔重生赘婿兵王〕〔陆开传〕〔甜妻天天想逃跑〕〔萌萌青梅:竹马驾〕〔掳爱成婚:陆先生〕〔九霄天魂变〕〔我在漫威当武僧〕〔美女总裁狂保镖〕〔重生我要做首富〕〔我吞噬亿万个自己〕〔恶毒女配日常〕〔我的文娱帝国〕〔三国小霸王〕〔我在荒岛的幸福生〕〔我是丹田掌控者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四百零五章、定礼?
    其实,边境上和外族通商的惯例由来已久,战事紧张时一般都是私下交易,战事不紧张时,生意会摆到明面上来。Δ.『ksnhu『.co

    比如说大周和契丹之间,大周出售的商品一般是丝绸、布匹、瓷器、茶叶等,换回来的除了银两还有契丹的牛羊、草药以及各种动物毛皮,也有少量的马匹,不过契丹控制得比较严,就像大周这边偶尔也会卖点粮食给对方,也控制得比较严,一般是私下交易。

    而李琮的人也查过,周家卖给契丹的并没有朝廷禁止的粮食、食盐、火药、铁器等东西,都是允许通商的货物。

    因而,周家和契丹人做生意算不上什么罪过,李琮不能因为这个就给周家定罪。

    只是这个周禄突然一下不见了,就连他的人都查不出点蛛丝马迹来,这事委实蹊跷。

    “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李琮问颜彦。

    他也走进了困局,需要一个人来帮他指点一下迷津。

    “首先很肯定,他很聪明,也有才华,还很有远见,喜欢那些不切实际的风花雪月,但同时又很务实,这点从他非要结交我夫君学会那首《沧海一声笑》以及后来他非要买下我的山薯和棉花种子可见一斑,还有一点,他为人应该很仗义,好结交朋友,别的。。。”颜彦摇摇头,没再说下去。

    “你这么一分析,我倒是觉得他和你很相像。”李琮得出了一个结论。

    只是这话说完,他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颜彦这么做是为朝廷分忧为百姓解难,周禄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呢?

    财吗?貌似这不是什么来钱快的生意,他有必要一掷千金来买颜彦的一点种子?而且要的这么急,被颜彦拒绝后仍不死心,直接留下二千两银子的定金预定一年后的种子。

    对方这么迫切,绝不可能只为财吧?

    颜彦见李琮一下就看出他们两个相像,不敢再进行这个话题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可巧外面传来孩子的哭声,颜彦以孩子饿了要给孩子喂奶为由结束了这场谈话。

    送走李琮,陆呦靠到了颜彦身边,彼时颜彦正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拿着李琮送的那块玉佩琢磨起来。

    “娘子,这是块龙佩。”多余的话陆呦没有说,但言语间不乏忧心。

    “夫君,你说皇上会是什么意思?即便是护身符,也不用这么吓人吧?”颜彦也觉得这东西烫手。

    “娘子,会不会是定礼?”陆呦见颜彦一时没想到这,直接问了出来。

    而他之所以会想到定礼一说,则是因为他想起了当年颜彦和陆鸣订亲之事,彼时陆老太太和朱氏并没有相中颜彦,可因着这事是太后老人家开的口,因而怎么拒绝就成了陆家的一个难题。

    说来也是巧,那日陆呦正躲在他父亲的外书房里找一本书,碰巧听到了父亲和那些清客们的谈论,彼时议的就是这件事。

    陆呦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一个清客说了一件事,说颜彦五岁启蒙,七岁请了名师陈思儒为西宾,小小年纪便开始展露头角,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颜老夫人如此费心费力地栽培这个孙女,为的绝不是陆家,而是想亲上加亲。

    因为太子李稷早就相中了这个女孩子,这些世家女孩子里,李稷唯独准许颜彦叫他“太子哥哥”,可惜的是,最后碍于皇家规矩碍于克父克母的命格颜彦被拒绝了。

    因而,那位清客的意见是,这样的女孩子娶进门来不亏,平时刻意寻还寻不到呢。

    至于命格什么的,完全可以先和陆鸣合一八字,若果真是相克的,只怕颜家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就这么着,陆端被说服了。

    很快,颜彦和陆鸣订亲了,陆呦也就忘了这件事。

    直到后来陆呦冲撞了颜彦,太子把他们兄弟杖责后,陆呦才又想起了这事。

    彼时他虽不能开口说话,可他不傻,确实能感觉到太子对颜彦的维护,再后来,两人成亲,太子亲自带人送嫁,成亲后,太子怕她受欺负,也没少打发人往陆府送东西。

    甚至颜彦一开始不肯和他同房,陆呦也以为颜彦是心里装着太子的,他自己曾经有过求而不得的苦,因而他没有去强迫颜彦。

    再后来,两人圆房了,他也看出来,颜彦确实是一心一意和他过日子,貌似已经放下了太子,但陆呦清楚一点,太子心里肯定还是有颜彦的。

    所以,他毫不怀疑,皇上多半是后悔当年没有成全太子,白白浪费了这么个百年也难得一遇的顶尖人才,所以这次先替皇长孙把陆衿定下来,左右有颜彦在,孩子肯定不能差了。

    陆呦的话提醒了颜彦,她知道自己这一年的表现确实很耀眼,多半皇上也是真后悔了,所以才会想着定下陆衿,可又不能把话说太透了,毕竟孩子还小,将来如何谁也不敢保证,所以才有护身符一说。

    这倒是有点麻烦了。

    事实上,颜彦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进宫,倒不是她清高什么的,而是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天活在算计和日复一日的等待中,那太折磨一个人的心性和意志。

    人生苦短,只有几十年光景,为什么不能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快快乐乐地生活呢?

    不过眼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陆呦这个不问俗事的人这次怎么能这么快就猜到是定礼。

    “夫君,你怎么会联想到那去?”颜彦直觉陆呦肯定隐瞒了她什么。

    “娘子,你细想想,这么贵重的东西能给一般人?”陆呦没有说实话,倒不是他想欺瞒自己的妻子,而是他太了解颜彦,若是翻起了那些旧账,颜彦肯定又得追问他当初是否刻意冲撞她一事。

    而这件事他委实解释不通,可他又不想妻子不开心,因而,有些事情还不如不说的好。

    “这倒也是。”颜彦承认陆呦的话有道理。

    于是,她又问起陆呦对这件事的看法来。

    幸好,陆呦的想法和她一样,都不希望孩子进宫,一个大户人家的后院就够勾心斗角的了,宫里那么多女人就更不用说了。

    好在孩子还小,这事倒也不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权门小老婆〕〔星际绿化大师〕〔庶门风华〕〔超神学院之我老婆〕〔如意枝头〕〔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极品小村民〕〔大唐技师〕〔透视医仙〕〔斗武乾坤〕〔纠缠不休,容少请〕〔幻想科技强国录〕〔穿书之恶毒女配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