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清穿之木兰〕〔快穿:重回巅峰〕〔吾皇,万岁〕〔时空之前〕〔提前登录一百年〕〔网游之万能外挂〕〔家有萌妃初养成〕〔抗战之铁血兵王〕〔都市之青帝归来〕〔权门小老婆〕〔末日乐园〕〔地府业务员升职记〕〔乡村小神农〕〔无敌天尊〕〔重生之最强大亨〕〔最强火箭兵〕〔重生甜妻:兽王太〕〔祟祟平安〕〔捡了一片荒野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二百一十七章、又被打脸了
    得知朱氏脸上的妆容出自颜彦之手,没等太后开口,这些命妇们纷纷夸起颜彦来了。

    毕竟京城就这么大,谁不清楚如今的颜彦是宫里最有权势的几位主子的心头好?

    不说别的,单就太后送她的那枚腰牌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殊荣,除了公主郡主,貌似颜彦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外戚。

    还有,太子和皇子们送嫁也是只有公主才有的待遇,颜彦也是第一个破例的。

    还有,貌似颜彦也是大周第一个以平民女子身份被赐郡主府邸的。

    尽管,说她是平民女子似乎不太正确,可她无父无母,且父亲活着时也没有爵位,如今嫁的丈夫又是一个庶子,因而说平民女子也不算委屈了她。

    更别说,自从颜彦成亲后,上至太后中到皇上下到太子皇子三天两头往镇国公府送东西,所以,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如今颜彦最大的倚仗并不是娘家而是宫里的那几位主子。

    为此,眼面前的好谁不会卖?

    别人还好,听听也就算了,可马氏和朱氏两个却都不自在起来。

    朱氏是因为颜彦嫁的是陆呦而不自在,这些人越是夸颜彦,她就越感觉是在打她自己的脸,一个她儿子弃之不娶的女子偏偏成了众人眼中口中独一份的才女和贤妻,如此一来,他儿子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因为颜彦越优秀,就越显得她儿子有眼无珠。

    为此,朱氏很是后悔自己不该多那句嘴,好好的让她给自己画什么妆容?这不自己把自己坑了吗?

    马氏的不自在为的也是自己女儿,因为颜彦越能干,将来只会把她女儿衬托得越无能,为此,马氏颇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她隐隐有种感觉,颜彦是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报复陆鸣和颜彧。

    说来也是巧,这个时候的马氏和朱氏几乎同时闪过了一个念头,如果当初颜彦没有醒过来该有多好,那她们就不会遭遇今天这种尴尬局面,也不会有这些烦恼了。

    因而,在宫里听别人夸了半天的颜彦,回到家见这些族人们居然也对颜彦赞不绝口的,朱氏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为此,她不动声色地把话题转移到陆鸣的亲事上。

    陆鸣是镇国公府的世子,他的亲事自然不是小事,且颜彧又是定南侯颜家的嫡长女,这样的强强结合,给陆家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于是,有好事的长辈们围绕着颜彦打听起颜彧来,问颜彧的品行问颜彧的才学也问颜彧的长相。

    这倒是有些难住了颜彦,略一斟酌,她开口说道“各位长辈们放心,我这个堂妹是我二婶精心教导着长大的,我们姐妹从小就在一处读书一处习画学琴一处学刺绣,该学的也都学了,还有一点,还请长辈们相信我母亲的眼光,我母亲能看中的人自然是好的。”

    说完,颜彦冲朱氏笑了笑。

    这一笑,令朱氏心里咯噔了一下。

    主要是颜彦这番话可推敲可回旋的余地太大了。

    该学的都学了,学成什么样却不说,反倒夸她眼光好,说她看中的人自然不会错,若果真如此的话,她怎么从颜彦的笑里看出了一丝嘲讽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说颜彧是徒有虚名?

    不会的,准是颜彦心生怨恨,所以不肯承认颜彧的优秀也不肯为这个妹妹讲好话,一定是这样的。因为女人的妒忌心上来是看不到对方的好的。

    这时的朱氏只有一个念想,她希望颜彧快点进门,快点把颜彦比下去,快点帮她把陆家撑起来,否则,她早晚有一天被颜彦逼疯。

    好在这些族人们并没有逗留太久,大家都清楚老太太和朱氏一早进宫,这会肯定也需要休息的,且她们回去也是需要待客的,于是,喝了两杯茶吃了几块点心再坐了坐,这些族人们便告辞了。

    谁知她们一走,很快又有平日里和朱氏走得近的官场女眷们进门,颜彦仍旧留下来陪客,因为其中有几个人就是冲她来的,她们想见识见识这位传说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

    其实,这些人颜彦大都认识,以前原主没少以颜家嫡女的身份参加京城的这些聚会和花会,只不过祖母去世后她很低调,不想显山露水,所以这些命妇们也基本忘了颜彦是什么样的了。

    还好,这些命妇们一个个都是人精,不但会说话,还会看人眼色,因而她们绝不会拿颜彦和颜彧来对比,她们感兴趣的是颜彦如何发明蛋糕和火锅的,是如何想到把金鸡和锦鲤绣到荷包和香囊上,是如何学得一手好画的。

    当然了,她们也没忘了恭维朱氏几句,说她两个儿子都娶了这么出色的儿媳,毕竟颜彧是拿过两个花魁的,也是太后亲口夸过的,早就誉满京城了。

    由着这个话题,她们又说到了京城这些世家的闲话,比如谁家有适龄的男孩谁家有适龄的女孩,谁家男孩念书好,谁家女孩子有才气,谁家添丁了,谁家今年有老人要做大寿了什么的。

    颜彦一概不插嘴,只负责倒茶,真问到自己身上才简单回复一两句。

    好容易把这些人送走了,又到了晚餐时间。

    还好,饭后,大家陪老太太说笑了一会便各自回房歇着了,主要是一大天下来,老太太也累了,朱氏也累了。

    而颜彦就更不用说了,回到松石居,简单的洗漱后她就爬上了炕,几乎一觉到天亮。

    从大年初二开始,陆呦开始忙了起来,先是和颜彦一起回了一趟颜家和孟家,接着他和陆鸣一起拜访了那些世家。

    而颜彦只在初二回了趟颜家和孟家,初六进了趟宫,其余的日子她都在家里,除了陪客,大部分的时间她用来制作沙盘了。

    没办法,她想在二月二搬家那天把这个沙盘做好带进新家,因为那天皇上答应来她家吃暖房酒,她想借这个机会把沙盘送到皇上面前。

    好在这只是一家农庄的沙盘,颜彦根据地契上标记的大小让人做了一个长约一米五宽约一米的大抽屉,找了一套小刻刀以及一些小木料,开始了沙盘的制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手机玩转娱乐〕〔极品农妃〕〔娱乐之出轨算我输〕〔一刀倾情〕〔萌妻归来:首席老〕〔天梯传说〕〔迟律师,离婚请签〕〔从骑士开始进化〕〔大总裁,小鲜妻!〕〔这世界有点乱〕〔总裁闪婚甜蜜蜜〕〔神隐小面馆〕〔庶门风华〕〔都市神级少年〕〔我是一名魂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