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剑神系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深宫妖娆:太后,〕〔Boss生猛:总裁,〕〔毒妃倾城:夫君,〕〔重生学霸天后〕〔最初的寻道者〕〔惹火甜妻:老公大〕〔一卡在手〕〔诸天之掌控天庭〕〔重生野性时代〕〔天降萌宝:总裁爹〕〔无敌天尊〕〔楚辞:专宠首席娇〕〔极品透视眼〕〔最强御兽〕〔重生之最强大亨〕〔老子是条狗〕〔请女施主留步〕〔末日启迪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二百一十六章、执迷不悟
    这天的早饭很简单,只有两个素菜,一个白菜一个豆腐,饭后,颜彦正打算去补补眠,老太太身边的春风来了,说是老太太她们回来了,族里也来了很多女眷,正在上房待着,老太太叫颜彦去陪客。

    颜彦这边刚走没多久,陆呦也被陆端带着去见族人了,不过和颜彦不同的是,他和陆端陆鸣以及二房的男丁一起外出了,先去族里拜见族长以及族中长辈,再后来,是去看望那些鳏寡孤独,这些人大部分是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或儿子,再后来又因为疾病或别的原因失去了仅存的亲人,因而他们的生老病死基本是镇国公府接管了。

    陆呦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可怜人,说实在的,这一趟出行对他的触动不小,因为他想到了自己,曾经也是如此卑微地活着,所不同的是,他是卑微地活在别人的嫌恶中,而这些人却是卑微地活在别人怜悯中,因而真要说起来,他比他们更可怜。

    幸好,阴差阳错,幸好,老天垂怜,他娶了颜彦,从而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因着这份触动,回程的时候陆呦一直很沉默,细心的陆鸣留意到他这份沉默不同于平时,因为陆呦的脸上有了哀戚之色。

    哀戚之色?

    陆鸣有点不明所以,不过联想起早起在钟晖堂那一幕,他上前拍了下陆呦的肩膀,“大哥,怎么又不开心了?”

    “没。”陆呦摇头。

    果然,陆端一听这话火气又腾地一下起来了,“没?那你垂丧着脸给谁看?”

    “他们好可怜的。”陆呦第一次说了句完整的话。

    可惜陆端没有意识到这点,他的心思被儿子这句话传达出来的意思占据了,儿子能想到他们可怜,想必是他还有很多没有做到位的地方,于是,他很快控制住自己的火气,问起陆呦这些人哪里可怜。

    陆呦先是摇摇头,继而看了父亲一眼,见父亲不再严厉,脸上还存了几分鼓励,这才大胆说道“孤单,废弃,宝宝说,人活着是为了,为了,为了”

    后面的话,陆呦一紧张又说不出来了。

    “大郎,别着急,你方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别怕,你只需把你认为他们可怜的地方告诉你爹即可。你爹也是为了这些族人着想。”陆竚劝了起来。

    他是第一个关注到陆呦会用“他们”这类称呼词的,这绝对是一个大进步。

    “你是说大嫂和你说过类似的话?”陆鸣问,他记住了一点,这个傻子总是不避嫌地喊那个女人叫“宝宝”。

    “人活着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有价值才有意义。”陆呦听出了陆鸣语气里的质疑,一激动,总算把这句话完整地说出口了。

    “你媳妇说过这话?”这次轮到陆端吃惊了。

    他当然听懂了这话的意思,因为他的一生就是照这句话努力的。

    一个世袭罔替的武将世家的掌门人,如果不在战场上彰显自己的价值,他这一生又有什么意义?

    顶着祖宗的荫功过日子,那绝不是他陆端的追求!

    只是陆端没想到,这样一句话居然是从一个女流之辈的嘴中说出来,难怪这丫头要开铺子要买农庄要找什么新式的种植方式和新式的种子,说白了,也是为了彰显她的价值,也是为了能在青史中留下一笔。

    尽管,这很难。

    “是,宝宝说了很多,我,我”陆呦一紧张又开始口吃了。

    “大哥,所以你想念书考功名也是大嫂的意思?”陆鸣反应过来了。

    他就说嘛,这女人就不是什么好人,功利性太重,满身的铜臭味不说还非要逼着自己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丈夫去考功名,说白了,不就是为了她自己的虚荣心吗?

    还美其名曰是为了丈夫上进,为了丈夫可以做个正常人,其实,都是她自己的私心作祟。

    不知是不是多年自卑养成的习惯,陆呦比一般人要敏感得多,他能很轻易就从对方说话的语气中判断出这人对他是善是恶。

    这不,听出了陆鸣语气中的不善,陆呦怼了回去,“夫妻一体,各自分工,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一起奋斗,有何不可?”

    “大郎,你,你说话利落了?”陆竚怕陆鸣为难,忙把话岔开了。

    陆端也被大儿子的话惊到了,不过他在意的仍是陆呦这话传递出来的含义。

    因而短暂的愣怔过后,他上前拍了两下大儿子的肩膀,“小子,你福分不小,能娶到这么一个大气的女人,记住了,好好对她,千万不能伤了她。”

    “会的。”陆呦郑重点点头。

    陆端本还想再问问颜彦说过什么,忽一眼瞥到一旁若有所思的小儿子,这时的陆端误会了陆鸣,他以为陆鸣是若有所失,这种时候,他自然不能再去刺激他了。

    于是,他走到陆鸣身边,也伸手拍了拍陆鸣的肩膀,不过什么都没说,主要是怕旁边的人多想了。

    陆鸣见父亲投过来的目光居然满是同情,一开始也有点蒙,继而倒是很快明白过味来,他回了父亲一个微笑,“爹,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姻缘这种事情强求不得,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陆端见这个儿子仍是执迷不悟,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事已至此,现在他只能寄希望那位颜家二小姐能抚慰好小儿子心里的伤痛,能不负陆家所望,能撑起陆家。

    无独有偶,陆端这么想的时候,朱氏心里也这么想。

    起因是颜彦陪着族里的这些女眷说笑时,期间有人留意到朱氏今日的妆容与往日不太一样,便好奇追问起来。

    这种情形下,朱氏只得把颜彦抬出来。

    事实上,这不是她第一次因为妆容被人追问,早起刚一进宫,碰上了她娘家嫂子和几位别的相熟女眷,这些人眼多尖啊,一眼就看出她和平时不一样。

    及至进了大殿,和太后皇后说笑时,太后皇后发现了她的不同,也说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年轻漂亮了好多。

    搜狗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手机玩转娱乐〕〔极品农妃〕〔娱乐之出轨算我输〕〔一刀倾情〕〔萌妻归来:首席老〕〔天梯传说〕〔迟律师,离婚请签〕〔从骑士开始进化〕〔大总裁,小鲜妻!〕〔这世界有点乱〕〔总裁闪婚甜蜜蜜〕〔神隐小面馆〕〔庶门风华〕〔都市神级少年〕〔我是一名魂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