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战神〕〔重生之娘娘万福〕〔佛系少女不修仙〕〔爆笑王妃:邪魅王〕〔二婚缠绵:高冷上〕〔回到地球当神棍〕〔帝御仙魔〕〔我能治愈万物〕〔民国谍影〕〔狂暴逆袭〕〔轮回一剑〕〔重生之财富天骄〕〔都市模拟器〕〔聚光灯背后的篮球〕〔贝克街新来的暗区〕〔某生物正虎视眈眈〕〔在妖怪公司上班的〕〔创造游戏世界〕〔舔狗系统之无限翻〕〔虫皇创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二百零九章、都不爱听
    陆老太太听了颜彦这番话,当即眼圈红了。

    是啊,她活了这么多大岁数,缺钱吗?缺那口吃的缺那口穿的吗?

    她缺的是一个陪她说话的人啊,缺的是陪伴啊。

    可她的这些个儿女孙子孙女谁也没想到这一点,或者说谁也没做到这点,却单单是刚嫁进来才两个多月的孙媳看出了这点。

    难怪太后会找这个孩子进宫去陪她说话,亏他们还以为是这个孩子势利,在故意讨好太后,以此和陆家抗衡。

    可大家都忽略了一点,倘若这个孩子没有几分真心,凭太后的眼力,颜彦能到得了太后跟前?

    不说别的,颜家不还有好几个女孩子呢,可太后看上谁了,给谁腰牌了?

    退一步说,就算太后对颜彦好有可能是看在她亲妹妹颜老夫人面上,那皇上和太子呢?

    陆端见老母亲眼圈红了,也知道颜彦的话准是戳中了母亲的心窝。

    不说别人,就他自己来说,母亲身边目前只有他一个亲儿子,他是母亲最亲近也是母亲最惦记的人,可他为母亲做什么了?

    因着公务繁忙,平日里他踏进母亲屋子的时候不多,即便是来,也很少有坐下来好好陪母亲说话的时候,除非是正经有事需要商量。

    不单是他,只怕她的妻子和这些个孩子也是这样,多半是晨昏定省时过来点个卯,例行公事般说几句话就离开,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见母亲落寞地看着烛光里的灯花发呆。

    只是彼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觉得人老了多半就是这样子的。

    可这会听了颜彦一句话,他羞愧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因而越发感念颜彦的好,因为他不止一次听妻子念叨颜彦会耍小心机,总是说的比做的好,经常用几个小钱就把老太太哄得乐呵呵的。

    现在看来,根本是妻子小人作怪,颜彦正是意识到老人的孤单才花心思逗老人开心的,哪里是不舍得花钱?

    若真不舍得花钱,又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多股份去回报颜家,这可是真金白银实打实的回报啊。

    这说明这孩子是个懂事且知恩图报的。

    这种性格的人正常情形下是不会去觊觎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此,主要陆家现在多拿出点诚意来善待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将来肯定十倍百倍地回报陆家。

    想到这,陆端再次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看向颜彦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赏,“今日我才明白,难怪皇上河太子会一而再地夸你好,确实是好,有我们想象不到的好。”

    这个时候的陆端再次为自己当时的机智和果断得意起来。

    说实在的,如果没有颜彦死而复生,他真不敢把主意打到颜彦头上,倒不仅仅是因为陆呦是庶出的,更多的是因为陆呦的傻和哑。

    可谁知老天真成全他,颜彦居然活过来了。

    陆端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人,他当然清楚人死过一次没死成是很难有勇气去死第二次的,这是其一;其二,只怕太后和皇上那边也不会舍得的。

    为此,他才果断地带着陆呦去了颜府,继而也跟着进了宫。

    可惜,他还是看走眼了,否则,他一定会说服陆鸣娶了颜彦。

    因为此时的陆端是不大相信颜彧能超过颜彦的,这种品性的女子他活了近四十年也就只见识了一个颜彦,颜家怎么可能还能有第二个?

    要知道这种品性的人可不单单是人为教育出来的,还得看一个人的天性、灵性和悟性,说句不客气的话,他才不相信颜芃那种庸才能生出什么灵透的孩子来。

    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

    陆竚见自家大哥如此激动,不由得也附和道“是,大郎媳妇的话确实说的很对,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看问题竟然比我们这些大人还通透,真是难得啊,大郎,这种福分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你要好好珍惜。”

    陆竚难得说了一段感性的话,只是这话说出来却得罪了两个人,朱氏和陆鸣。

    明明颜彦是陆鸣弃而不要的人,陆竚却说什么这种福分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这岂不是说,他们是有眼无珠主动放弃这福分的人?

    陆鸣还好一些,是坚定的挺颜彧派,因而他认为颜彦这些话只不过是花言巧语来哄骗长辈的,至于那什么股份,也不过是她用来沽名钓誉的一种手段,倘若她真是个善良的,她就该好好祝福自己的妹妹,而不是翻脸不认人。

    朱氏也过心了,倒也没到动摇的地步,她更多的是不满二房的态度。

    这些年二房不说仰大房的鼻息也是唯大房的马首为瞻,可现在居然当着他们母子的面夸起颜彦来,夸就夸吧,偏还得扯上她的儿子,这就让朱氏有些不痛快了。

    不过朱氏到底不是一般人,很快就把这点小情绪整理好了,打起精神笑道“是啊,还是他二叔说的对,这种福分可不是谁都能有的,老话说的好,月下老人牵的线,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提前定好了也不好使。”

    这话颜彦不爱听了,“母亲放心,可不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像二弟这种人中龙凤,哪是我们这种尘垢秕糠能配得上的,没得辱没了二弟的英名,自然会有更好的在等着他。”

    “好了,这件事不是说了不提吗?怎么又提了起来,今日是除夕,谁也不许扫兴,否则,我是不依的。”老太太闻到了点火药味,强行把话收住了。

    陆竚和黄氏两个早在朱氏开口之时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因而听了老太太的话忙笑着附和,招呼众人去正厅。

    整个正厅摆了四张八仙桌,当中位置空了出来,中间摆了两个大火盆,里面燃的是炭火,火势很旺,哔啵哔啵的,颜彦闻到了一股松柏的味道,应该是加了松柏香。

    此外,正厅进门的两边各摆了一盆红梅,足有一人来高,花开正艳,可惜梅香被松柏香掩盖了。

    颜彦正琢磨着陆家过年有些什么规矩讲究时,只见老太太坐在了上座的太师椅上,并没有坐到八仙桌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庶门风华〕〔我有一座天道宫〕〔权门小老婆〕〔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宫洺乔诗语〕〔放开我家基因点〕〔极品小村民〕〔斗武乾坤〕〔王者风暴〕〔我从不骗人〕〔历史科代表〕〔超神星卡师〕〔女主是个狠角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