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战神〕〔重生之娘娘万福〕〔佛系少女不修仙〕〔爆笑王妃:邪魅王〕〔二婚缠绵:高冷上〕〔回到地球当神棍〕〔帝御仙魔〕〔我能治愈万物〕〔民国谍影〕〔狂暴逆袭〕〔轮回一剑〕〔重生之财富天骄〕〔都市模拟器〕〔聚光灯背后的篮球〕〔贝克街新来的暗区〕〔某生物正虎视眈眈〕〔在妖怪公司上班的〕〔创造游戏世界〕〔舔狗系统之无限翻〕〔虫皇创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一百八十六章、我行我素
    因着颜彦被陆呦说服了,从这天开始,她不再刻意去算计着避孕什么的,但也没刻意去算计着怀孕,随性、随意。

    不过有一件事她却很着急,花了两天时间,她带着陆呦和陆端送的那四个小厮去城外转了两天,最后还是敲定了青莲庵附近那一片荒山荒地,和陆家送的庄子连成了一片,总共有一千多亩,因着大部分是荒山,成交价还不到三千贯钱。

    拿到地契的这天,颜彦把这张盖着红印的黄纸交给了陆呦,上面落的是陆呦的名字,“夫君,收好了,这是你名下的第一份家产,算是我送你的新年礼物。”

    说到这个落款,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

    颜彦因为想着陆呦名下没有半点家业,怕他心里没有安全感,于是,她就想着把这个庄子落在他名下,同时也取名明园农庄。

    陆呦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他说这是颜彦的嫁妆,落在颜彦名下也方便将来颜彦离开时带走。

    为了这句话,颜彦扯着他的衣领问他是不是反悔了,想要纳妾。

    “不是,宝宝安心。”陆呦定定地看着颜彦回了六个字。

    很简单的六个字,颜彦却有半分钟没有说出话来。

    她为了让他安心才想着把这个庄子放他名下,而他为了让她安心拒绝了她。

    “夫君,我说过,我们夫妻一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但你是男人,是一家之主,你若是不想我被人诟病,说我是一个悍妇外加妒妇,你就听我的,这庄子放你名下。”颜彦说完,主动扑倒了陆呦,这才换来了陆呦的妥协。

    故而,陆呦这会从颜彦手里接过这张地契,盯着上面他自己写下的“陆呦”二个字,嘴角不自觉就咧开了,要不是顾忌旁边立着的衙役,他都想拥抱一下颜彦。

    确实,长这么大,这是他名下的第一份家业,不是来自父母也不是来自自己,而是来自妻子,且还是新婚妻子的赠与。

    这说明颜彦是真心想和他一起过下去,也是真心拿他当丈夫敬着,应该不会再提什么合离了吧?

    从府衙出来,两人上了马车,陆呦欣喜之余又有了新烦恼,妻子这么大手笔送了一份新年礼物给他,那他该回一份什么呢?

    “宝宝,我没用。”陆呦一脸歉疚地把颜彦揽进了怀里。

    “夫君,最好的夫妻关系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吗?”颜彦从他怀里把头抬起来,问道。

    陆呦摇摇头。

    “夫妻一体,不分你我,但各自又有各自的分工。就像我曾经说过的,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念书做学问,我们各自为这个目标努力,以十年为限,十年后,不管我们成不成,都不要后悔,至少我们尽力了。”

    “好。”陆呦回了她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接下来,颜彦细细地向陆呦介绍了自己对这座农庄的设想,第一步是雇人把整座山用荆棘围起来,其次是雇人整理荒山,她要栽种果树,至于那些荒地,她打算用来种菜,准备农庄的自给,那片流动的水域她打算拦网养鱼养鸭子和鹅,等等。

    颜彦是越说越激动,仿佛一座现代化的立体生态农业观光园就在眼前,而陆呦听的也认真,这些事情从没有人和他讲过,因而他从来不知道农村也有这么多新鲜的东西。

    因着两人都用心,谁也没有留意马车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正说到颜彦要盖几栋休闲的小院子供这些踏青女眷或书生吃住时,颜彦听到青禾的声音,好像是叫了一声“二公子,四小姐。”

    四小姐?那不是陆含吗?

    她回娘家了?

    颜彦用眼神示意了下陆呦,陆呦摇摇头。

    说实在的,他和陆含接触的次数还不如颜彦多呢,因而,他和她一点都不熟悉,更谈不上喜欢和了解。

    倒是颜彦很快回过味来,快到年底了,对方多半是来送年礼的。

    于是,她掀了车帘,刚把头探出去,只见陆呦拦住了她,先一步蹦了下去,随后伸手把颜彦抱了下去,紧接着,陆呦替颜彦整理下衣服,颜彦回了对方一丝浅笑,两人这才转过身子,面对陆含和吴哲,还有一个陆鸣。

    很明显,陆鸣是来送两人回去的,旁边还有几位管事妈妈陪着。

    彼时,陆含吴哲也走到了两人的马车前,“果然是大哥大嫂,你们两个出去了?”

    说完,陆含的目光落在了颜彦和陆呦的衣着上,可巧今日两人是要去衙门口办事,陆呦披的是颜彦新给他做的一件红色妆花缎裘皮斗篷,里面是一件石青色八宝团纹的云锦直綴绵袄,腰间佩戴的是一枚婴儿般拳头大小的羊脂玉佩,一看就不是凡品,还有头上戴的是紫金发冠,脚下穿的是新新的圆头黑色缎面靴,鞋面居然用金线绣了不少繁复的花纹。

    这是要闹哪样?

    一个庶子,且还是一个哑巴和傻子,居然打扮成一位贵公子,更可恶的是,居然把她亲哥比下去了,因为陆鸣这位国公府的世子也才穿了一件黑色狐狸毛的斗篷。

    这还行?

    还有一旁立着的颜彦也是一身妆花缎的鹤氅,只不过她这身是绿色的,两人站在一起,一对红男绿女,还真是打眼。

    相比较之下,陆含看了看自己身上,她才穿了件大红的芙蓉蜀锦披风,身边的吴哲也一件松香色的蜀锦裘皮鹤氅,虽说也不是凡品,可比起颜彦和陆呦的妆花缎来还是差了些。

    为此,陆含微微的有点心里失衡了,要知道她才是镇国公的嫡女,且还是唯一的嫡女,说是陆家的掌上明珠也不过分的,且她的丈夫是护国公的世子,而颜彦不过是一个孤女,陆呦是一个没有爵位的庶子,可两人却打扮成如此光鲜,任谁看了也会不舒服吧?

    吴哲的关注点倒不在这些服装上,他诧异的是陆呦居然直接把颜彦抱了下来,而颜彦竟然没有拒绝,还有,这两人看向对方的眼神都充满了郎情妾意,似乎一点都不顾忌世俗的约束。

    要知道,这两人下马车之前青禾已经和陆鸣陆含打过招呼了,也就是说,陆呦和颜彦明知道他们三个在场,却依然我行我素。

    有点意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庶门风华〕〔我有一座天道宫〕〔权门小老婆〕〔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宫洺乔诗语〕〔放开我家基因点〕〔极品小村民〕〔斗武乾坤〕〔王者风暴〕〔我从不骗人〕〔历史科代表〕〔超神星卡师〕〔女主是个狠角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