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剑神系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深宫妖娆:太后,〕〔Boss生猛:总裁,〕〔毒妃倾城:夫君,〕〔重生学霸天后〕〔最初的寻道者〕〔惹火甜妻:老公大〕〔一卡在手〕〔诸天之掌控天庭〕〔重生野性时代〕〔天降萌宝:总裁爹〕〔无敌天尊〕〔楚辞:专宠首席娇〕〔极品透视眼〕〔最强御兽〕〔重生之最强大亨〕〔老子是条狗〕〔请女施主留步〕〔末日启迪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一百七十四章、老天不配合
    因着陆鸣那几个朋友前两天刚在书肆碰上了颜彦和陆呦,且这几个人都对颜彦感兴趣,因而今日在山洞里,颜彦一开口,那几个朋友就认出了她,更别说她身边还站着一个陆呦。

    “祖母放心,他们不会出去乱说的。”陆鸣怕老太太担心,补了一句。

    “出去乱说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倒是你们几个大男人,念了这么多年书又自称文武全才的世家公子,居然连个小小的弱女子都说不过,也不嫌丢人。”陆端哼了一声。

    经过这么多事情,陆端越来越觉得这儿子没眼光没见识没气度没福气,放着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要,偏要去求什么颜家二小姐,哼,有他后悔的时候。

    “父亲教训的是,儿子会继续用功的。”陆鸣不敢辩驳,低头应道。

    朱氏见此忙上前一步,替陆端抚了抚胸口,“到底还是老爷有见识,咱家陆家娶了大郎媳妇这么个聪明博学的女子,将来他们有了孩子,肯定能把孩子教导得相当有出息,说不定还能给我们陆家培养出一个文官出来呢。”

    “还是我这大儿媳会说话,听说我这大孙子念书也不错,可惜就是不能开口说话,有这么聪明的父母,还愁他们将来的孩子会没出息?”陆老太太乐呵呵地附和道。

    这个孙子媳妇确实娶的不亏,聪明博学是一方面,嫁妆丰厚是一方面,还有一点是靠山也硬。

    说实在的,若不是出了意外,陆呦是绝对找不到一个各方面和颜彦都匹配的女子进门。

    可惜,陆鸣就没这个福气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颜彦是从颜家出来的,老太太对颜彧也有了几分期待。

    “母亲,这事还远着呢。先说眼前吧,这样吧,大郎媳妇,从今日起,我把我身边的大江大河大湖大海四个送你们,以后你们出门就带着他们四个,有什么跑腿的事情也交给他们。”陆端斟酌了一下,说道。

    他倒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妻子,而是怕颜彦心存芥蒂,不敢再用妻子身边的人,因而便从自己身边选了几个人。

    “老爷,你身边的人都使顺手了,猛然一下少了四个会不会误事?不行的话就从庄子里抽几个人上来,放心,妾身会好好嘱咐他们的,若是再出这种意外,妾身一准先把他们发卖了。”朱氏忙道。

    她是担心丈夫不信任她了。

    事实上,今天这件事她也冤枉啊,她本没有害人之心,她就是不想颜彦去参加腊月初十的下定礼。

    原来,京城的规矩是由男方的长嫂代表男方父母去给女方下定,倘若没有长嫂,就是父母或者叔婶亲自过去。

    可如今颜彦和颜彧吵了一架,马氏担心那个场合颜彦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因此,她托人和朱氏打了个商量,想要朱氏找个理由拦住颜彦,朱氏不好当面开口提,这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此外,还有一件事朱氏也一直耿耿于心,那就是颜彦一直嚷嚷着过了正月要搬出去住。

    试想一下,陆鸣腊月和颜彧定亲,颜彦过了正月就要搬出去,这会让外面的人怎么想?

    到时人家不是说陆家容不下这对小夫妻,就是说陆鸣和颜彧有了私情,所以颜彦一气之下才会搬出陆府。

    不管哪个说辞都会对陆家不利的。

    因此,朱氏才不得已嘱咐跟车的王妈妈一声,让她想个法子害这两人生个病或摔断腿什么的,最好是摔断腿,摔断腿不但可以避过眼前的下定,还能避过二月二的搬家,因为伤筋动骨一百天,到那个时候,不用朱氏劝,只怕太后和皇上也不会同意他们搬出去的。

    而陆鸣的亲事初步定在了五月,彼时她再以陆鸣成亲为由留住这两人,再往后,说不定颜彦有了身孕,她再以婆母的身份留她在陆家生完孩子,这么一算,颜彦可以在陆家住到明年过完年,加起来也有一年多时间,足够平息外界那些传言了。

    可惜,计策是好计策,谁知老天不配合,马车是出事了,那两人却毫发无伤,更窝火的是偏偏还让皇上撞见了,她不但受到了丈夫的质疑,只怕老太太还得怪罪她,弄得她里外不是人。

    这不,朱氏刚一说完,陆端就黑着脸道“你还是先操心操心家里的事情吧,你看看这两个孩子身上穿的是什么,皇上都把他们当成乞丐了。”

    “父亲,这件事还真怪不上母亲,是儿媳想换男装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不得已才选了一件夫君小时候的衣服。”颜彦解释道。

    可这话听在老太太和陆端耳朵里同样不受用,这岂不是说陆呦从小就没有受过平等的对待?

    尽管这是事实,可陆家也不希望从颜彦嘴里说出来,传了出去,陆家成什么人家了?

    他堂堂镇国公陆端唯一的庶子竟然活得还不如府里的二等下人,他的颜面何在?

    “老爷,这事是妾身疏忽了,妾身这就命针线房的人给彦儿赶制出一身合体的男装来,方便她以后陪同大郎出门。”朱氏陪着小意说道。

    “不劳烦母亲了,书院放假了,下次公开讲学不定在什么时候,而我也不打算再去了。第一次可以说成是好奇,一而再的话未免有沽名钓誉和卖弄学问之嫌,也非闺阁女子之常理正途。”颜彦说道。

    她可不想授人把柄,更不想被人诟病。

    也幸好颜彦想到这了,这不,她刚一说完陆端就赞许地点点头,“是这个道理,这才是正经有涵养有教养的闺阁女子。。。”

    陆端的话没说完,门外有丫鬟通报说是大夫来了。

    于是,颜彦和陆呦跟着陆端去了堂屋,两人坐在椅子上让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夫把了下脉,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惊吓。

    陆老太太和朱氏在屋子里听说后忙松了一口气,陆老太太隔着帘子问了一句,“可把仔细了?我这孙子媳妇成亲一个多月了。”

    本已放开颜彦手的郎中见此又坐了下来,再次把手搭在颜彦的手腕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手机玩转娱乐〕〔极品农妃〕〔娱乐之出轨算我输〕〔一刀倾情〕〔萌妻归来:首席老〕〔天梯传说〕〔迟律师,离婚请签〕〔从骑士开始进化〕〔大总裁,小鲜妻!〕〔这世界有点乱〕〔总裁闪婚甜蜜蜜〕〔神隐小面馆〕〔庶门风华〕〔都市神级少年〕〔我是一名魂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