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战神〕〔重生之娘娘万福〕〔佛系少女不修仙〕〔爆笑王妃:邪魅王〕〔二婚缠绵:高冷上〕〔回到地球当神棍〕〔帝御仙魔〕〔我能治愈万物〕〔民国谍影〕〔狂暴逆袭〕〔轮回一剑〕〔重生之财富天骄〕〔都市模拟器〕〔聚光灯背后的篮球〕〔贝克街新来的暗区〕〔某生物正虎视眈眈〕〔在妖怪公司上班的〕〔创造游戏世界〕〔舔狗系统之无限翻〕〔虫皇创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一百三十七章、再而三
    李琮见母后没说到点子上,直接问道“母后,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孩子的才学如何?”

    原来,适才颜彦走后,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貌似颜芃活着时也向他说过一句话,大周打不过契丹和西夏,不是输在人力和战术上,而是输在战马上。

    这话后来陆端也说过一次,只是方才李琮被颜彦震住了,一时没想起来。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大周不是没考虑过大量地喂养战马,可大周的土地有限,人口繁重,如果用这些良田来养战马,一匹马相当于二十五个人的口粮,这太不合算了,如此一来,压根就没有办法保证百姓们的口粮和军队的粮草。

    问题是这个结论是颜芃和陆端亲历战场得出来的,颜彦一个足不出户的闺阁女子居然也能知晓这些?

    颜彦的回答是从书里看到的,这些年他自问读的书也不少,但他却未曾从书中看过类似的文章,为此,他困惑了,难不成颜彦读的书比他还多?

    “才学?”太后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说实在的,最近这几年我只见过她的刺绣和厨艺,别的还不太了解,不过小的时候。。。”

    太后的话还没说完,门外有人通报,太子来了。

    李稷是听闻颜彦进宫了,他以为颜彦是来见太后的,特地赶来看看能不能见上一面。

    “你从哪里过来的?”李琮问。

    颜彦刚从他那边离开,儿子就追了过来,他不能不多想。

    “回父皇,儿子听说彦儿妹妹进宫了,想着来看看,这一个月她过得如何?”李稷不知父亲为何有此一问,不过还是说了实话。

    “是我召见的她,你来的正好,我刚还问你祖母,彦儿究竟是个什么人,你来说说。”李琮见儿子说了实话,暂且放下了那份不满。

    “父皇召见她,为何?”李稷一愣,反问道。

    “好了,你就别问为何了,你先说说彦儿是个什么人?”太后开口说道。

    主要是她也以为儿子召见颜彦是因为陆鸣求娶颜彧一事,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定论,而以她对这个孙子的了解,非但不会同意此事,而且还会怀疑陆鸣的居心,以为是他和颜彧有了私情故意做了一个局来逼颜彦退亲。

    事实上,太后也不是没有怀疑过陆鸣和颜彧有私情,可那又如何?

    颜彦已然嫁给陆呦了,这件事再翻出来,丢的是颜陆两家的颜面,她不能让自己亲妹妹死了还不得安宁,也不能让颜彦好容易安定下来的心再起波澜。

    尽管不明白祖母和父亲问这话的意图,李稷还是很诚恳地回道“彦儿妹妹不仅聪明,而且还很有才学,心思不是一般的灵巧,这些祖母可以从她日常做的那些糕点看出来,还有,她画画写诗都不错,小的时候还为我捉过刀。不过这些都很寻常,我最佩服她一点的是知恩图报,祖母和父皇还记得那次李熙生病一事吧?”

    李稷的话一说完,太后和皇上都点点头。

    当时情形那么危急,七八个太医都束手无策,正常人碰上这种事情唯恐避之不及,可颜彦却主动站出来了。

    事后好几个人问过她为什么,她说,皇家对她有恩,太子也为她做了这么多,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皇长孙在生死一线挣扎,哪怕她只有五成的把握,也得尽力一试。

    不过李琮倒是因为李稷的提醒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稷儿,那天我仿佛见彦儿是用了一种什么酒水给熙儿擦拭手脚的,那究竟是什么酒水?”

    “这个儿子也不是很清楚,是彦儿妹妹自己捣鼓出来的,给儿子留了一瓶,告诉儿子以后若还有这种情形可以再用那酒水擦拭,只是不可过量了。”李稷隐约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可父皇追问,他不能不答。

    “自己捣鼓出来的?如何捣鼓,还有,她是从何处得来的方子?”李琮果然对这个问题有兴趣。

    “好像说是从一本什么书上看到的。”接着,李稷把那天颜彦操作的方法简单学了一遍。

    又是从书上看到的,李琮见怪不怪了,“她有没有和你谈过战事方面的问题?”

    “没有,父皇,儿子很少有机会和她说话的。”说完,李稷回过味来了,“彦儿妹妹也懂战事?”

    “她怎么会懂这些?”太后也糊涂了。

    不过两人说完均想起之前颜彦好像发表过一通对契丹和女真的看法,貌似那个就属于战事,而且皇上还曾经把这番话放到朝堂上讨论过。

    因此,太后和太子两个都猜到准是颜彦又说了什么让皇上过心或者是有借鉴意义的话,这不,两人刚要开口问问详情,只见李琮感慨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啊,可惜,她若是个男儿身就好了,肯定可以为我大周建立一番功业。”

    说完,他把颜彦和他的那番对话大致学了一遍,他也想听听太子的想法。

    “这番话是彦儿妹妹说出来的?”李稷怀疑道。

    因为这番话的观点虽然和之前的一致,但显然这次的依据更翔实,应该是颜彦特地又做了一番功课。

    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太子,他自认自己都达不到颜彦这种认知高度。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颜彦作为一个女流之辈,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大周和谁合作,这种事情应该不是她一个闺阁女子可以过问的啊?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之前他儿子的病论理也不和颜彦相干,可她也不顾危险不计后果地出手了,难道说,这次她又有把握了?

    李稷正琢磨颜彦有什么理由看好契丹时,太后开口了,“该不是她听谁说过吧?对了,她叔叔,鹏飞。”

    李琮摇摇头,“鹏飞比彦儿差多了,他自己都说,如果彦儿是个男儿身,把侯府交到彦儿手里肯定比他强多了,彦儿像她父亲。”

    “难道今日朝堂上表叔的那番话是彦儿特地让他说出来的?”李稷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心下更为惊讶了。

    一而再,再而三,看来,颜彦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

    李琮点点头,颜芃这点还好,虽说资质平庸了些,但为人诚实,也耿直,不贪功不贪权。

    “可惜,今日朝堂上大部分臣子赞成的是两不相帮或联合女真灭辽,和彦儿妹妹的言论背道而驰了。不过父皇,这件事您一定要慎重,彦儿妹妹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握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她自己的观点。”李稷承认颜彦的那番话有道理,也说服了他,可若想说服朝堂上的那些人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现在只能寄希望能说服他父皇了。

    “你是怎么想的?”李琮问儿子。

    “儿子觉得彦儿妹妹那番比喻很有见地,女真和蒙古这会之所以想灭辽灭西夏,为的就是称霸整个北部草原,也不排除他们想入主中原的可能,所以儿子赞成联合西夏和辽国对付蒙古和女真,我们可以和他们谈条件,这么做要稳妥些,再或者,我们两不相帮。”李稷斟酌着说道。

    “我说,彦儿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她的话能听?”太后怀疑道。

    至此,她总算明白儿子来找她的目的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庶门风华〕〔我有一座天道宫〕〔权门小老婆〕〔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宫洺乔诗语〕〔放开我家基因点〕〔极品小村民〕〔斗武乾坤〕〔王者风暴〕〔我从不骗人〕〔历史科代表〕〔超神星卡师〕〔女主是个狠角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