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车神代言人〕〔女战神的黑包群〕〔灰烬之燃〕〔孕妻狠不乖:总裁〕〔闪婚独宠:总裁大〕〔重生赘婿兵王〕〔陆开传〕〔甜妻天天想逃跑〕〔萌萌青梅:竹马驾〕〔掳爱成婚:陆先生〕〔九霄天魂变〕〔我在漫威当武僧〕〔美女总裁狂保镖〕〔重生我要做首富〕〔我吞噬亿万个自己〕〔恶毒女配日常〕〔我的文娱帝国〕〔三国小霸王〕〔我在荒岛的幸福生〕〔我是丹田掌控者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庶门风华 第一百章、第一关
    最快更新庶门风华最新章节!

    颜彦是半夜醒来想去如厕时才发现陆呦坐在自己身边不眨眼地盯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颜彦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见没动过,再一看对方是坐在被子外头,也不知坐了多久,更不知有没有着凉。

    “你怎么不去睡觉?”颜彦问。

    “我,我,我,我,南柯一梦。”陆呦“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抓住颜彦的手,总算想到了一个成语。

    颜彦听懂了,对方是怕睡着后醒来后见不着颜彦,怕这只是一个梦。

    “不会的,我们是正式拜堂成亲的夫妻,你放心,我说过,只要你答应我以后绝不纳妾,我就会和你好好过日子的。”颜彦见自己的手被对方紧紧握住了,忙柔声安抚道。

    “不。”这次陆呦回了一个字。

    “好,我知道,你先松开我的手,我去如厕。”颜彦说完把手抽出来,陆呦一听倒是也知道把颜彦的棉袄拿过来了给她披上。

    从净房出来,颜彦见陆呦站在门口等她,心下不禁有一点感动,不管怎么说,陆呦为人比陆鸣要纯正善良多了,从这点来说,颜彦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一念至此,她推着陆呦上了炕,指着自己方才为他铺好的被窝说到:“听话,好好睡一觉,明日还得起来拜见你们家的长辈,是不能耽误的。”

    陆呦指了指帐子,摇摇头。

    “咱们两个不熟,以后熟了的话我会和你睡一起的。”颜彦还真接受不了一个陌生人同床共枕。

    说实在的,要不是看在对方有自闭倾向的份上,她都不会让他上同一张炕的。

    “一见如故。”陆呦冒出了一句成语。

    “嘿,你倒是真不傻。”颜彦看向了陆呦,陆呦在颜彦的注视下脸红了,转过了身子。

    “好吧,我让你躺进帐子里,但有一点,不许碰我,我们各睡各的被窝,能做到吗?”颜彦退了一步。

    陆呦点点头,这次不用颜彦吩咐,自己忙把被子抱进了帐子里,同时也把枕头拿进去,把颜彦拿来当枕头用的引枕放到了两个被窝中间,然后指了指,意思是他不会越界。

    颜彦见此没再说什么,先上炕躺了进去,陆呦见她进了被窝,也欢喜地上了炕,把帐子放下,躺在了颜彦身边。

    “你方才坐了多久,冷不冷?”颜彦这才想起来关心对方一句。

    陆呦摇摇头。

    “以后记住了,现在是冬天了,晚上不能这么坐着,会着凉的。”说到着凉,颜彦有几分好奇,这人以前病了是谁照顾他的。

    “奶,奶,奶。。。”

    “奶娘?”

    对方点点头。

    “你生病的时候多吗?”颜彦主要是觉得对方实在是太瘦了,猜想身体应该不会太好。

    果然,对方点点头。

    “那以后你每天早上起来和我一起去花园里走走,练练拳脚功夫好不好?我身边有两个丫鬟是从青莲庵出来的,她们懂拳脚功夫,师傅说了,练武可以强身健体,我可不想要一个病歪歪的丈夫。”

    “好。”这次陆呦又清楚地回了一个字。

    “那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呢。”颜彦不想再说下去,她怕越说越精神,走了困劲就麻烦了。

    她已经了解过了,新妇进门第二天一早是要去做早饭给公婆吃的,然后再去正式拜见陆家的长辈,因而,她必须得休息好了。

    于是,她转过身子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颜彦是被陆呦推醒的,颜彦愣了一下神,听见青禾在厅堂里的敲门声和说话声,她才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忙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糟糕,还有一件事。”颜彦想起了自己身下的白绫,这一关今天要过不去就麻烦了。

    谁知不巧的是,颜彦拿着针扎了自己手指头好几下也挤不出血来,好在陆呦看明白她要做什么了,忙把她手里的针拿过来,对着自己的手指头扎了好几下,并用针在肉里挑了几下,总算挤了几滴血撒在了白绫上。

    “疼吗?”颜彦握住了他的手细看起来,她是怕作弊留下的洞眼太大被发现。

    谁知这一看,倒让颜彦喜欢上了陆呦这双手,手掌很长,手指也细长,一看就是读书人的手,或者说弹琴人的手。

    “陆呦,你的手真的很好看,你会弹琴吗?”

    陆呦摇摇头,大概是怕这个回答颜彦不满意,眼睛里还颇有几分沮丧。

    “没关系,我会,我可以教你。”颜彦放下了对方的手,因为她听见了青苗和外面嬷嬷说话的声音,“糟了,来人了,我们快点穿衣下炕吧。”

    说完,颜彦飞快地下炕把门先打开了,青禾先一步冲了进来,青釉去开厅堂的门,而陆呦则把炕上的大红床单扯了下来送进了净房的水盆里。

    颜彦有心想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偏那位嬷嬷端着个盒子进来了。

    “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关着门?”嬷嬷进来后狐疑地看了看炕前站着的三个人。

    “是奴婢的错,奴婢昨晚睡太晚了,今儿一早睡迷糊了。”青禾低着头回道。

    “昨儿晚上是你们两个当的值,什么时辰送的水?”

    颜彦一听这问话不由得腹诽上了。

    尼玛,这古代人也是有病,明明是很私密的事情,竟然堂而皇之地让两个丫鬟在一旁伺候,伺候就伺候吧,偏还要打听得这么详细,这是什么恶趣味?

    偏平时出个门这个不让见那个不让见,多和男人说句话都会被诟病,要不原主也不会因为被人看到脱个外衣就要为此上吊,这是什么鬼道理?

    颜彦正碎碎念时,只见这位嬷嬷走到炕前,伸手问青禾:“白绫呢?”

    青禾把那块带血的白绫取出来递给嬷嬷,对方接过一看,“怎么就只有血?”

    颜彦刚要问一句别的还有什么,只见青禾很镇定地说道:“别的弄单子上了。”

    “单子呢?”

    “奴婢方才送去净房了。”仍是青禾回道。

    颜彦这才明白了陆呦把单子抽走的意思了,忙看了他一眼,同时也为青禾的机警点了个赞。

    不过对于陆呦,她就有些泛酸了,看来,这厮的经验挺丰富的嘛,不定和他的丫鬟滚了多少次床单了。

    想到这,颜彦又有点堵得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boss坑仙路〕〔权门小老婆〕〔星际绿化大师〕〔庶门风华〕〔超神学院之我老婆〕〔如意枝头〕〔回到大唐当皇帝〕〔我的邻居是女妖〕〔极品小村民〕〔大唐技师〕〔透视医仙〕〔斗武乾坤〕〔纠缠不休,容少请〕〔幻想科技强国录〕〔穿书之恶毒女配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