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皇龙惊世〕〔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女配她成了大佬〕〔穿成八零团宠黑女〕〔姜医生每天都在艰〕〔我成了二周目BOSS〕〔锦冠天下〕〔九零悍媳巧当家〕〔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斗罗之魔君〕〔我靠团宠爆红娱乐〕〔洪荒星辰道〕〔我有一个经验值面〕〔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成亲后王爷暴富了〕〔老婆大人是学霸〕〔穿到现代以后她躺〕〔你的属性我做主〕〔大佬她成了霸总亲〕〔男神投喂指南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26.淬骨
    ,

    之前李义坚谈起自己家,总说家中贩卖草药,是洛阳豪商。

    沈秋还不以为意,觉得这秃瓢少年家中估计就是个大药房,他总把记忆中的宝芝林,和李家画上等号。

    但沈秋这号外来人,在进入李家府邸之后,才算是对“豪商”这个词有了更深切的认识。

    眼前这,是住人的地方?

    沈秋不由抿心自问。

    这亭台水榭,假山楼阁,还有通幽回廊联通其间。

    更让人发指的是,就他眼前那方圆数丈的人工湖,李家宅院里,就足足有3个!

    各个小湖之间,还有挖通的沟壑河道连接,将整个园林连成一体。

    是的,这李家宅邸,在沈秋心中已经上升到园林的位置了,和他前世见过的豫园相比也并不逊色。

    只是面积稍小。

    但这是在洛阳城里啊!

    又不是在城外随便你造,不管哪个朝代,被城墙围起的城市中,住宅用地总是有限的。

    在这繁华之地,有这样一处园林做宅邸,这李义坚家的富豪可见一斑。

    其实想想也是。

    虽然李义坚说,老爹数次给雷爷递拜帖,都没办法迈入雷府大门。

    但雷爷那是河洛帮龙头,在整个中原地区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自家的拜帖能被雷府收下,这已经说明了李家虽然比不上雷府权势,但也绝非一般商人。

    自古以来,药材买卖都是极发市利的行当,其中恶意竞争自然避免不了的,但李家能富有数十年,肯定也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安分守己。

    李义坚还说,自己家里有潇湘剑门的门路,那两湖之地的高门大派,大概就是李家的后台了吧。

    “两位贵客,请随小俾来。”

    一名穿着家人衣服的侍女,为两位风尘仆仆的江湖客带路,行走在这李家府邸迷宫一样的木质回廊中。

    若无人带路,沈秋在这园林里,怕是要迷路了。

    青青倒是并不在意,她蹦蹦跳跳的一边走,一边还有心情评论周围的景观。

    “这小湖颇为秀气,但营造时匠气太重,算不得好的景致。”

    青青扭头对师兄说:

    “咱们落月琴台里的花鸟园林,那在苏州都是大大有名,改日李义坚去了苏州,也要带他赏玩一番,让这中原之地的富二代,也见见咱们江南风物。”

    “落月琴台是你瑶琴姐姐的。”

    沈秋随口说:

    “那又不是咱家的,咱们有的只是一处镖局小院子罢了,都没李家茅厕大。”

    “切,没意思。”

    青青翻了个白眼,她对师兄说:

    “瑶琴姐姐把师父当长辈,她大小与我姐妹相称。”

    “我知道师兄你最近疑心越发重,但瑶琴姐姐人很好的,对待咱们如家人一样,你当初不也倾心于她吗?”

    “那是当初。”

    沈秋耸了耸肩,轻声说:

    “现在你师兄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沈秋了。”

    两人的讨论,让带路的婢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两位江湖客很年轻,穿着粗糙衣服,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地方。

    但据说自家少爷是被这两位救回来的,那可是大大的恩情,老爷夫人吩咐了,必须以贵客礼待之。

    这婢女也不敢多言,快步带着沈秋和青青去了宅邸后方的一进宅院,这应当是客房,但也修整如其他地方一样富丽堂皇。

    一处古风小楼,上书“听涛阁”三个字,在门口已经有数个青衣仆人在等候了。

    “家中已预备了热水和换洗的衣服。”

    那婢女温声对沈秋和青青说:

    “两位贵客先行休息,老爷吩咐过了,待午后时分,有家宴预备,到时我来请两位入席。”

    “我家少爷也特意吩咐,两位贵客乃江湖中人,便不需拘谨,自在行事便是,若有任何需求,便告知仆从,自有人为贵客准备。”

    “这自然是极好。”

    沈秋点了点头,对那婢女说:

    “替我和师妹谢过你家少爷。”

    “少侠不必多礼。”

    这位婢女随是仆人,但说话行事落落大方,不像其他仆人那么沉默低调,应该是李家的掌事丫头一类的人物。

    她抬起头,真心实意的对沈秋说:

    “我和少爷从小一起长大,少爷离家出走,我便忧心非常,老爷夫人这几日也是茶饭不思,府里压抑至极。”

    “今日蒙幸两位将少爷带回家中,府内上下感激异常,我也要替少爷谢谢两位少侠呢。”

    “你倒是和李义坚情同非常。”

    青青打趣道:

    “刚才我还看到你站在李义坚身边,握着他的手偷偷抹泪呢,你喜欢你家少爷?”

    小师妹这一记直球,打的那婢女脸颊晕红。

    她低下头,小声说:

    “婢女名叫含香,只是少爷的贴身婢女,哪敢有这等痴心妄想,只是...只是,少爷自少年就喜动,静不下心,也不通这男女之情...”

    “对,那夯货就是个榆木脑袋。”

    沈秋将包袱丢给眼前的青衣小厮,他活动着肩膀,对那婢女说:

    “我要是他,有这红袖添香在侧,两小无猜的可爱姑娘服侍着,早就乐不思蜀了,哪里还会去闯荡劳什子江湖。”

    这话就更露骨了,羞的那婢女脸颊发烫。

    这又是一个被封建时代洗了脑的可怜人,就如当初的青青一样。

    “贵客先安歇吧。”

    含香低着头,她指挥仆从为沈秋和青青引路收拾,她将两人送到小楼门前。

    沈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扭头对含香说:

    “我想要找几味药材...”

    “少侠说了便是。”

    含香舒了口气,她对沈秋说:

    “只要家中预备的,自然立刻送来。”

    “那好,你且记住我要的药材。”

    沈秋将记忆中查宝用来淬炼手掌的药物念了一遍,含香重复了一遍,没有差错之后,她便快步离去。

    不多时,就有仆人送来了一小匣药材,都是上好品质。

    此时沈秋刚在一个大木桶里梳洗完毕,他谢绝了李家婢女服侍的请求。

    让陌生女子给他搓背洗漱,这封建主义的腐朽文化,他真的是有些享受不来。

    洗完澡,又花时间洗了长发,便一身轻松,沈秋换上了仆人准备的衣服。

    那是真的绫罗绸缎。

    轻便又漂亮,穿在身上很自然,但就是穿起来非常麻烦,沈秋对古代汉服的穿着也不甚了解,不得不请了一名仆人来帮忙。

    在换好衣服之后,沈秋站在房中,拿着一面不甚清晰的铜镜,上下照了照。

    一身蓝色长衫,袖子到手肘处。

    内衬覆盖皮肤的黑色劲装,最外围还有身坎肩一样的外袍,腰中有一条黑色腰带,点缀着白玉,质地是某种处理过的兽皮,颇为坚韧。

    这腰带还有暗扣,虽比不得现代腰带那么方便,但扣紧也不易脱落。

    沈秋终于不用用绳子系住裤子了。

    下身的长袍裙摆到小腿处,感觉有些古怪,就像是穿着裙子一样,但并不影响活动。

    长袍裙摆之内,是黑色长裤。

    仆人怕少侠穿不惯平底布鞋,便贴心的准备了长靴,就如高筒靴一般,坚韧的粗布制作。

    但内衬皮毛,靴后还有绳子勾连系紧,穿起来倒是颇为舒服。

    这一身打扮已经有了沈秋记忆中那些潇洒少侠的样子,但怎么看他都穿不出那种潇洒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他长相确实不那么俊秀。

    在洗去脸部尘土后,沈秋那张不甚出众的脸便倒映在镜子里。

    他伸手抚摸着脸颊。

    这不是他记忆中的那张脸,但眉眼间依稀能看到一丝过去的影子,16岁的少年郎脸颊还有些稚嫩之气,但那双眼睛却颇为平静。

    有种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平静感觉。

    沈秋将自己的一头黑发披散在两肩处,脑后束了个单马尾,用发箍箍住,又将两缕长发拨到脸颊边,算是隐隐遮住了脸颊上的细微绒毛。

    他不想让其他人感觉他太年轻。

    年轻人,总是要被小看欺负的,能不吃亏,为什么要吃亏?

    “呋...”

    沈秋放下铜镜,本打算小憩一会,但一想到一会还要赴家宴,便打消了睡意。

    他将剑玉束在手腕,坐在这听涛阁二楼房间的客厅里,打开仆人送来的药匣,将那一株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中药拿出来,放在眼前打量。

    “七叶莲三两、半枫荷两株、黑老虎、豺皮樟、血风根,这是...虎杖?还有骨碎补。嗯,都是跌打损伤的良药,用来淬炼骨骼也是合用。”

    “药像都是上品,古法炮制。”

    沈秋在上学时学过中医药理,但也没见过真正的古法药草,眼前这些草药应该是李家药师精心炮制过的,药效不清楚如何,总的自己试一试。

    他便拿过石杵,按照查宝的记忆,将这些药材分门别类的碾碎,或者整个添加到熬药的小罐子里,又有仆人进来生了火。

    不多时,一罐子药就开始熬制,味道算不得太好,沈秋便起身打开窗户,趴在窗沿,看着窗外的景致。

    他还能听到隔壁青青丫头的鼾声。

    那丫头,倒是睡得香甜。

    青青也不知是怎么养成这个脾性的,偶尔大大咧咧,偶尔又鬼灵精怪,哪怕频频惹事,也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而且这丫头运气真的不错,每一次遇险都能逢凶化吉。

    青青对他没有太多的怀疑,但此行若去到了苏州,见了以往路不羁的故人朋友们,自己可还瞒的过去?

    沈秋脑海里不由的想到。

    要不,把青青送去苏州,然后自己悄然离开?

    这也算是个好办法,但就这么离开了,青青必然会伤心难过,以那丫头的性格,没准还会偷跑出来寻自己,到时又免不了一场麻烦。

    再说了,自己对这古代江湖知之甚少,道路又难行,连个路边招待所都没有,离了苏州,又能去何地呢?

    总不能回去太行,和山鬼作伴,当个山中野人吧?

    唉,两难啊。

    半个时辰后,架在小炉上的药罐子已经沸腾,沈秋看了看成色,罐子中的药材,已经被熬成一团琥珀色,这就是成了。

    查宝的淬骨药膏并非是什么秘密绝学,据青青说,只要是上点档次的门派里,都有类似的淬体药物。

    这些药物的作用,其实也没有修仙里的淬体药那么奇妙,能化腐朽为神奇。

    它们更多的是辅助用。

    沈秋将火熄了,待药膏冷却,又让门口小厮去取了几张专用于膏药的膏药布,裁剪合适后,沈秋用勺子将药膏细细的涂抹在手掌上。

    涂满每一寸皮肤,连手指中间都不放过。

    涂完后,又将药膏布缠在手上,就如拳击手们缠住手指一般,不多时,沈秋的两只手就被包的如木乃伊一样。

    但包的宽松,并不影响活动。

    他继续制作,又差使仆人拿来更多药材,一连做出足够月旬使用的膏药,放入药匣中,这些淬骨膏药,足够他用到返回苏州了。

    仅仅是这些膏药的回报,就没白教那秃瓢少年。

    沈秋带上查宝留下的黑色手套,掩住手掌异常,手指活动间,还有铁片碰撞的清脆声音。

    他推开门,带着雁翎刀走出听涛阁,在小宅院前方耍了一套刀法,伴随着他活动身体,这膏药便也有隐隐热气顺延皮肤进入血肉。

    沈秋按照雷公心法的真气行走,让真气在双手经络中运转,促进药效挥发。

    “淬骨三月,便可使手骨坚固。”

    “淬骨一年,便有气力新生,两年之后,手骨坚韧,不易骨折,可提百斤之物,可挡棍棒袭击。”

    沈秋长出了一口气,这淬骨之法,是修习风雷指的必要辅助,需得每日更换草药。

    他实在有点担心,在涂满2年之后,自己这双手,怕是也和熏鸡一样,自带草药香味了。

    “师兄!你换了衣服,真好看啊。”

    青青丫头不知何时,推开窗户,正趴在窗沿,用双手撑着下巴,在看师兄练刀。

    这丫头也换了衣服,把散乱的头发弄成了和雷诗音大小姐一样的丸子发髻,似乎又回到了苏州小丫头的状态里。

    “是吧?师兄也觉得这衣服挺好。”

    沈秋打了个哈哈,他抬起头,对青青说:

    “你也下来,练练武,别偷懒。”

    “我穿着好看的裙子呢。”

    青青嘴撅的能挂油壶,她不满的说:

    “再说了,我又不去打打杀杀,武功随便练练就好啦。就算遇到危险,有师兄也就够了。”

    “你这疲懒丫头,快下来!”

    沈秋喊了一句,青青笑嘻嘻的不回答。

    就在两兄妹打闹之时,婢女含香翩翩而来,她对沈秋作了一福,轻声说:

    “两位少侠可饿了?随我来吧。”

    “老爷和少爷都在偏厅等两位,还特制了洛阳本地的诸多菜色,为少侠接风洗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漫雪傅夜沉〕〔掌欲诸美〕〔赖上冷艳女总裁〕〔系统你能正经点吗〕〔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不死魔帝〕〔闲婿〕〔名门二婚:墨少的〕〔带着斩魄刀在东京〕〔离婚后忽然得宠〕〔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生而为王〕〔我的脑海有神秘空〕〔萧初然与叶辰免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