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祖宗在上〕〔折此芳花〕〔三国之随身魔法塔〕〔爆裂天神〕〔唐朝贵公子〕〔磨了10年剑的我终〕〔穿呀!主神〕〔异界的霍格沃茨〕〔白手当家〕〔重生之塑造完美时〕〔快穿之卡牌猎爱指〕〔大秦从献仙药开始〕〔岳风柳萱赘婿当道〕〔世界树的游戏〕〔你跑不过我吧〕〔诸天谍影〕〔北颂〕〔星际破烂女王〕〔全能大佬又被拆马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5.武艺
    沈秋被“折磨”了好久。

    等到他再次自然苏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从太阳停留天空的位置,基本可以判断出来,现在已经是下午6点多,已接近黄昏时,他这一觉,最少睡了8个小时。

    用这个世界话说,就是4个时辰。

    他到底被查宝杀了多少次?

    数不清了。

    那种不断死亡的体验,也许最开始还伴随着痛苦,越到后面,那种痛苦也还在,但沈秋的精神已经麻木了。

    就如待宰羔羊。

    好在,他只要不动,查宝便也不动,这给了沈秋喘息休息的机会。

    “这到底是噩梦?还是厉鬼索命?”

    他稍显艰难的盘坐在床上,查看了一下腹部的伤口,查宝的上好金疮药瘀伤效果不错,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

    再等几天,结了痂,再休养数日,就能完全康复。

    沈秋活动了一下肩膀,下了床,穿上千层底的黑布鞋,又把那粗布外套穿在身上。

    江湖儿女为了行走方便,他们的衣物样式和现代人没有太大区别,但这套衣服船上,就和沈秋记忆里的江湖侠客有很大区别。

    毫无潇洒可言,更像是农人耕作时的打扮。

    宽松的裤子用绳子系住,就权当是腰带了。

    沈秋注意到,这件外套被浆洗过,在衣物撕裂的地方,还被针线缝合。

    补丁虽然很难看,但沈秋却稍感温暖,这应该是青青做的,那丫头虽然有些碎嘴,但确实是个好孩子。

    床铺上土布被子还在散发着霉味,应该是常年没人使用的缘故。

    沈秋伸手拍打了一下薄薄的被褥,将它卷起来,带出屋子。

    打算趁着还没入夜,将它晒一晒,结果刚出门,就看到青青正站在门口的草地上,动作缓慢的打着一套拳。

    小丫头也看到了沈秋,她哼了一声,肥嘟嘟的小脸崩的紧紧的,似乎还在生气。

    但打拳的动作没停。

    沈秋也不甚在意,丫头片子嘛,都是这样的,稍微哄一哄也就开心了。

    “青青,山鬼去哪了?”

    沈秋一边搭被子,一边回头看着自家小师妹。

    哪怕他不通武艺,也能看出来,青青的这套拳就是强身健体用的,类似前世大爷大妈们打的太极拳,毫无杀伤力可言。

    面对沈秋的询问,青青别过脸去,不理这坏师兄。

    “别生气嘛,小青青。”

    沈秋迈着四方步,慢悠悠的走到青青身边,他的眼珠子转了转,对青青说:

    “师兄知道错了,我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嗯?”

    青青回头看了沈秋一眼,大眼睛里明明有感兴趣的光,但这娇傲丫头又突然别过头,还哼了一声,继续打自己的拳。

    “等会哦。”

    沈秋走入屋子,片刻之后拿着几枚铜板走了出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丫头身边。

    “看好啦。”

    他将手里不甚圆的铜钱摊开在手心,给青青看了看,然后那四枚铜钱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在沈秋手指间来回“跳动”。

    四枚变成三枚,三枚变成一枚,最后突然全部消失,又在青青的惊呼中,再次变回四枚。

    这是个很简单的小戏法。

    本是沈秋当年轮岗实习,在儿童科学会用来逗生病的小孩子们的。

    事实证明,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孩子们的注意力确实很容易被影响。

    “气消了吧?现在可以告诉我,山鬼去了哪?”

    “山鬼下山去啦。”

    青青学着沈秋的样子,把铜钱夹在手指间,她语气轻快的回答说:

    “一早就下山了,还带着剑,肯定是去杀北朝狗贼了。”

    “这么拼的吗?”

    沈秋低声说了一句,让青青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沈秋没有注意到这个眼神,他站起身,回头打量背后的几间房子。

    都是茅草屋,用黄泥铸的墙,木板做门。

    五间房子排成一排,沈秋住那间应该是放杂物的,现在杂物都被堆放在门口。

    青青住那间不知道是放什么的,最后一间应该是山鬼本人的。

    在最左边的房子外挂着风干的肉,还摆着两个粗瓷大水缸,那是厨房。

    最右边的房子在后排,距离住房也比较远。

    应该是厕所了。

    沈秋还注意到,在这个平缓的山坡上,房子前面还开了几亩地,有交错的栅栏保护,里面种着像是小麦一样的作物,还有些菜。

    他认不全,但最少认识茄子和黄瓜。

    这山鬼虽然独自居住在山中,但只从这房子和田地来看,他行事应该颇有章法,并非是野人一样。

    沈秋微微点头。

    有章法就好,会盖房,会种地,还懂做饭洗衣,就证明山鬼有正常人的生活习惯,是可以交流的。

    还可以请求帮助,甚至可以成为朋友。

    如果真是个不服礼法的野人,沈秋反而要担心了。

    “是你求了山鬼来救我?”

    沈秋收回目光,他盘算片刻,对玩铜钱玩的高兴的小师妹说:

    “也是你求山鬼把我带到这里的吗?”

    “是山鬼救了我。”

    青青如实回答到:“也是他主动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山鬼是个好人,虽然和哑巴一样不爱说话,哦,对了,师兄,山鬼有名字的。”

    碎嘴小师妹凑过头,就像是说秘密一样,神神秘秘的低声说:

    “他说他叫公孙愚。”

    “是吗?”

    沈秋点了点头,这再次印证了他的猜测,山鬼有姓有名,应该本不是生在山中,肯定是发生了事情,让他保持着如此孤僻的生活。

    不过现在山鬼下山去了,沈秋也没办法询问。

    从之前那个山洞就看得出来,山鬼在山中的居所不止这一处。

    他常年在太行山里四处追杀北朝人,甚至在附近都形成了山鬼的传说,其行动就好似猎户,游击作战。

    这样的人蛰伏山中十几天,都是寻常事。

    沈秋暂时放下了和山鬼“交朋友”的打算,他看着玩铜板的青青,又想到了青青刚才打拳时那像模像样的姿态,便又问到:

    “青青,你会武功吗?”

    “当然会啊,你不也会吗?”

    青青站起身,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沈秋。

    她将铜板放到自己兜里,揉了揉小肚子,对沈秋说:

    “师父教过我们练武的,只是我呢,气力弱小。”

    青青有些不甘的说:

    “师父说,我除非有奇遇,能习得技艺精深的上等武学,以技来弥补气力缺失,否则武道这一途,我是走不通的。”

    “至于你。”

    青青看着沈秋,她嬉笑着说:

    “师父说你天生鲁钝,筋骨不开,体魄昏聩,说是中人之姿都差点。瑶琴姐姐也说了,你去从文当官,都比练武有前途的多。”

    “师兄,你做点饭呗。”

    小师妹说完,又揉了揉肚子,对沈秋说:

    “山鬼的厨房里有米粮呢,只是我不会做饭的。”

    “好吧。”

    沈秋听青青一说,自己肚子确实也有点饿了。

    他跟着青青去了厨房,里面黑洞洞的,但还好,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都有。

    还有个黄泥砌城的灶台。

    应该也是山鬼自己弄得。

    他挽起袖子,打发青青去摘几根黄瓜蔬菜,自己开始淘米做饭。

    这些粗苯的厨具用起来有些不合手,但习惯了也就那回事了。

    沈秋拍了盘黄瓜,没有辣椒,就只能用醋和油盐调味,又取了些风干的肉,做了个拼盘,他把淘好的米放在灶台上蒸煮。

    青青则乖巧的拿了个小板凳坐在灶台边,为师兄生火。

    沈秋抓着粗苯的菜刀,很费力的切着一块风干的肉干。

    刚才青青提醒了他,确实,这具身体本身是会武艺的,那些零散的记忆里,似乎还有练武的记忆碎片。

    只是需要沈秋重新温习一下,这个过程非要形容一下。

    就像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重做了系统的电脑,从其他盘里找回那些“动画片”一样。

    但这不看则已,一看惊人。

    沈秋发现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不但有便宜师父教的武艺,居然是套斧法。

    而且除了斧子武功之外,竟还有一套内功心法。

    名字有些怪,叫江湖心法。

    只是那心法记载中多有些沈秋不太理解的名词,穴位他倒是知道,中医课上学过呢。

    “青青,你也会内功吗?”

    沈秋一边切菜,一边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一边烧火,一边玩钱币的青青随口回答说:

    “当然会啊,师父教过的嘛。师兄怎么总是问这些怪问题?”

    沈秋切菜的动作停了停,他说到:

    “我摔下山崖时撞了脑袋嘛,一些事情记不住了,之前不是给你说了嘛。青青,你说,这江湖里的内功都是谁想出来的啊?”

    “是仙人!”

    青青仰起头,兴致勃勃的说:

    “我听师父说,千年来,自末法时代已降,修行日渐艰难,便有仙门人物改进仙家吐纳之术,走武道以图突破桎梏。”

    “目前江湖所有流传的心法秘籍,都脱胎于此呢。”

    “啊?”

    沈秋诧异的回头,看着青青,他说:

    “你们这,真有修真者啊?”

    “人家不叫修真者,就是仙门中人。”

    青青纠正了一下师兄的说法,然后眼巴巴的看着锅子里正在煮的饭,沈秋也不和她辩论,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小师妹聊着天。

    借着失忆的名义,总算是把自己该知道的信息,打听到了一些。

    一炷香后,饭做好了,青青端着一个粗瓷大碗,欢天喜地的吃着热饭,沈秋却不急。

    他从厨房前的木墩子上拿起一把砍柴斧,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那个梦中查宝阴魂不散,自己得熟悉一下武艺,好在梦中教训一下他,就算打不过,抵挡一二,少受点苦,那也行。

    沈秋挥了挥手里的劈柴斧,他叹了口气,轻声说:

    “师父啊,用这奇门武器,就注定你成不了一代大侠,这时髦度太低了。就连查宝的指法,都比你酷炫多了。”

    “而且你还很不会起名字。”

    “黑风斧十八式...这神奇的名字,真亏你老想得出来。”

    ----------------

    深夜之时,太行山麓。

    索命山鬼自夜里浮现,悄无声息的走入北朝游骑的小营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又背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

    手里提着的黑色铁片剑上,还有新鲜的血滴滴落。

    在他身后,那小营地里已经再无声息。

    山鬼带着面具,但在面具之下的脸颊上,也有一抹不解之色。

    以往时刻,这些北朝狗贼被他杀散一次,便会狼狈退出太行山,

    但这一次却非常古怪。

    自昨夜起,死在他剑下的北朝狗贼已有十五六之数了。

    但他们不但不退,反而有召集同伙的意思。

    想到这里,山鬼不由的抬头看向山中某处,在面具之下的双眼里,有一抹疑惑与探求。

    那两个被他救回去的师兄妹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些北朝狗贼们,如此大动干戈?

    山鬼不是喜欢多事之人。

    既然救人都已经救了,再思虑这些便没有意义。

    更何况,眼下的情况,对他而言也不算是坏事,以往追猎北朝狗贼,还需要翻山越岭。

    现在,他只需等在太行外围,便可以守株待兔。

    来得好啊!

    面具之下,公孙愚露出一丝狞笑。

    他双腿用力,整个人便轻飘飘的跳上树枝,如鬼魅一样在林间穿行,那姿态,竟真如太行之鬼一般。

    来得好!

    来的越多越好!

    月明星稀,夜枭飞腾。

    今夜,正是开杀戒的好时候...

    入睡之前,再去猎杀几个狗贼吧。

    看他们鲜血流淌,想必今晚也一定会睡得很香。

    只是不知道,那对师兄妹现在如何了?

    这救人之事,还真是麻烦。

    隐入黑夜的山鬼在面具之下,皱起眉头,他暗自想到,只是杀人多轻松?

    下次再也不做这等麻烦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漫雪傅夜沉〕〔掌欲诸美〕〔凤策凰谋〕〔赖上冷艳女总裁〕〔桃妖叙〕〔林帘湛廉时〕〔系统你能正经点吗〕〔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乡间轻曲〕〔不死魔帝〕〔悠闲税务官〕〔小时亦识月〕〔闲婿〕〔名门二婚:墨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