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祖宗在上〕〔折此芳花〕〔三国之随身魔法塔〕〔爆裂天神〕〔唐朝贵公子〕〔磨了10年剑的我终〕〔穿呀!主神〕〔异界的霍格沃茨〕〔白手当家〕〔重生之塑造完美时〕〔快穿之卡牌猎爱指〕〔大秦从献仙药开始〕〔岳风柳萱赘婿当道〕〔世界树的游戏〕〔你跑不过我吧〕〔诸天谍影〕〔北颂〕〔星际破烂女王〕〔全能大佬又被拆马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3.山鬼杀人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在这深山老林里,沈秋的话让查宝眯起眼睛,但很快就重新睁大。

    黑大汉露出一副不满的表情,他对沈秋说:

    “什么叫我需要?师叔在你眼里就是那贪恋仙物之人?我只是觉得,你师父拼了命也要拿出的东西,必然很重要。”

    查宝加重了语气,他说:

    “我把你们两带回去,再把你师父看重的东西拿回去,也算是兄弟之间的应有之义!你这孩子,可别胡思乱想。”

    “是我多想了,师叔你别在意。”

    沈秋陪着笑,他靠在树干上,将查宝给的金疮药瓷瓶打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冲入鼻孔。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粘稠状草药,应该是熬制而成,没有异味,这让沈秋心里稍定。

    应该不是毒药。

    他用手指捏起一点,涂抹在伤口上,一股刺痛让沈秋咬紧牙关,但紧接着,又有清凉的感觉,他涂了药,将带血的布条重新缠在腰间。

    查宝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他并没有出言催促。

    反而是沈秋主动开口说:

    “青青就在山里,这左右也没办法很快找到她,那丫头古灵精怪,应该藏得很好,北朝狗贼也没那么容易找到她。”

    “师叔,不如我先带你去拿宝物?”

    “这个...”

    沈秋的反问,倒是让查宝有些踟蹰。

    就这么答应下来,就显得自己有些冷酷,为了宝物居然不去管侄女的命,但要是先去找青青,那花费的时间可就太多了。

    都统大人那边估计很难交代。

    而且,都统的人马也就在这附近,如果青青在这里,肯定没办法躲开这些北朝军士的搜捕。

    想来想去,查宝干脆不回答。

    而沈秋也颇为识趣,他从地上抽出雁翎刀,插回刀鞘,拄着刀当拐棍,在前头带路。

    查宝跟在后面。

    他打量着沈秋的背影,刚才那一下他已经知晓了这少年的底细,根本不会用刀,武艺疏松...

    不,压根就就是一副庄稼把式。

    也不知道路不羁是怎么回事,居然没教自己的弟子习武吗?

    不会吧...

    也许是受了伤,江湖雏儿被吓坏了,连学的三脚猫功夫都用不出来吧?

    想到这里,这黑大汉,江湖人榜高手,风雷指查宝便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想来自己那位“老兄弟”性格古怪,虽有侠义之心,却无识人之能。

    仙家遗物那么重要的东西,居然托付给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

    不过这样也好。

    查宝摸了摸手套顶端的钢铁镶片,他露出了一抹冷笑。

    遇到这无能之辈,反而省了自己太多时间,也不需拷打询问,让他少受点苦吧。

    拿到宝物,就送沈秋去阴间陪他师父!

    另一边,就在沈秋带着查宝,朝之前他和青青藏身的山洞走去的同时,青青本人也在这深山林子里遇到了危机。

    查宝不是一个人来的!

    昨夜的北朝黑衣人们已经从其他两个方向包围了这并不大的林子,而且正在林中搜索,青青被困在其中,她只能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跑。

    但很快,这丫头就被发现了踪迹。

    在呼喊声中,七八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手中刀明晃晃,在林间阳光下反射出致命的光,青青丫头就像是冲入陷阱的小兽。

    她竭力奔逃,却还是被越逼越紧,最终被逼入了林子深处。

    在一颗三人合抱的树下,青青双手抓着棍子,棍子顶端绑着一把匕首,这是这丫头唯一的武器。

    “跑啊,你再跑啊。”

    带着黑色面具的高瘦汉子抓着刀,发出桀桀笑声,就如夜枭一样。

    他盯着背靠在大树前的青青,他冷笑着说:

    “你这黄毛丫头,居然也敢和我朝为敌,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多清秀的丫头啊,把你抓回去,献给都统大人,等他玩腻了,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周围的黑衣人发出哄笑,眼前这景象,他们已无需担心,这丫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瞧,她身体都在抖呢。

    被吓坏了。

    哈哈哈哈。

    青青确实被吓坏了,但在恐惧中也有一股愤怒,她抖若筛糠,双手抓着木棍,指向前方,她知道,自己很难逃出去了。

    但师兄...

    笨蛋师兄拼死为她拖住了查宝,她却浪费了师兄创造出的机会。

    “我辈江湖中人...舍生取义...我,我不怕。”

    青青咬着牙,就像是催眠一样,说着自己平日里最喜欢听的戏词。

    看得出来,她很怕。

    但这丫头始终没有丢掉武器,有眼泪从眼角滑落,在青青脸上流下两道泪痕,师父...可能已经死了。

    师父的结义兄弟,投靠了北朝,当了蛮人走狗。

    师父的弟子,自己的师兄现在生死不知。

    自己也快死了。

    这就是江湖吗?

    这就是自己曾经向往的江湖吗?

    她只有14岁,这么大的丫头,本该居于闺房,每日绣花,幻想未来的夫婿。

    她却过早的经历生死。

    “我,不怕你们!”

    青青抽了抽鼻子,她甩动手里的木棍,像是被激怒的猫一样尖叫着,这困兽犹斗的姿态,却让那些北朝黑衣人们哈哈大笑。

    他们还拿出了短弓,朝着青青射出箭矢,但故意偏斜,好吓垮这丫头。

    “嗖”

    箭矢飞舞,擦过丫头的脸颊,在她脸上留下一道伤口,疼痛让青青咬紧牙关,她盯着眼前那个高瘦汉子。

    她打算拼死一搏,也好过受辱至斯。

    她记得师父对她和师兄说过。

    习武之人,有死之荣,无生之辱!

    而就在青青准备拼死的时候,她迈出一步,却突然停下,惊讶的看着眼前,目光越过那些可恶的北朝走狗,落在了前方的大树之上。

    在那树叶遮挡的树枝上,有个人。

    一个穿着黑色长衣,手里还抓着一把黑色的,像是铁片子一样的古怪长剑。

    他像是鬼灵一样,就那么站在树上。

    这些黑衣人们,居然都没有发现他。最奇特的是,那消瘦的人脸上,带着一副黑色的鬼面。

    涂抹的鲜红,又有狰狞利齿,形似鬼怪!

    “太行山鬼!”

    青青联想到山鬼的传说,心思急转,便大喊到:

    “这些,都是北朝走狗,坑害南朝之人!”

    “嗯?”

    瘦高汉子骤然回头,便看到一抹幽影从树枝上落下,在千百落叶的飞舞中,那似鬼似神的家伙身若闪电,手中黑剑无声无影。

    就如一阵风一样吹过自己的兄弟,犹如蜻蜓点水,当即就有三个人捂着脖子,全身抽搐的倒了下去。

    血腥味冲天而起,激的剩下的人齐声大喊,喊声中充满了诧异与恐惧。

    太行山鬼的传说可不止在南朝有,北朝传闻更是可怕。

    如果不是国师的命令,他们这些鹰犬也不会没事进入这个北朝人必死的凶险之地。

    他居然是真的!

    山鬼居然是真的!

    瘦高汉子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在那形似鬼魅的家伙的突击下,被一个接一个的杀死,就如镰刀割麦,鲜血喷涌,让那黑衣剑客的面具都更鲜红了几分。

    恐惧一点一点的摄住他的心神。

    他快速后退。

    眼前这人不知是人是鬼,但剑法之高强,身形之诡异,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个兄弟用刀砍中那人,但他的身影就如折断一样,竟迎着刀锋刺出一剑,将自己兄弟的左眼贯穿。

    这不是他能对付的!

    “撤!”

    高瘦汉子爆喝一声,转身就跑,但迎面就是一把匕首刺来,双眼赤红的青青举着木棍,就如刺杀之矛,将那匕首刺穿了他的腹部。

    疼痛让这高瘦汉子尖叫着一脚踢开青青,拔路而逃,但没跑出几步,那山鬼便在提纵之间,落在他眼前。

    黑色的铁纤长剑不带一丝风声,不带一丝光芒,就如轻纱拂面,从他脖颈一划而过。

    “噗通”

    无头的尸体跑出两步,倒在地上,那双目睁圆的脑袋砸在地面,在舞起的落叶间蹦跳两次,正落在青青脚下,又被青青一脚踢飞。

    杀完人的山鬼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朝他跑来的青青。

    小丫头追不上如鬼魅一样在树林中奔行的山鬼,她急得大叫一声,对那若隐若现的山鬼喊到:

    “洛阳查宝,身为南朝侠客,投靠北朝,害我师父,夺我秘宝,还要杀我师兄,山鬼!求你救救我师兄!”

    “救救沈秋。”

    “哗啦啦”

    一阵风声吹过林间,无人回应青青的请求,那丫头跪在地面,满脸泪水,在她周围的林中,横七竖八的遍布着北朝贼人的尸体。

    血气冲天,让这深山老林,犹如修罗地狱。

    这,便是江湖的味道了。

    -------------

    “砰”

    在山洞里,查宝一脸愤怒的将沈秋砸在地上,他看着眼前这空无一物的山洞,根本没有能藏东西的地方。

    自己被这小混蛋骗了!

    “你居然敢骗我!”

    查宝额头青筋蹦跳,用左手扣住沈秋的脖子,将他提到空中,右手手指并拢,风雷之声响动,那并起的双指如剑,狠狠的点在沈秋腹部的伤口处。

    怪异的力量冲入沈秋体内,将愈合的伤口重新撕开,又如烧红的烙铁,在他腹部翻滚,让沈秋整个人都在空中抽搐起来。

    沈秋眼中有一抹不甘,也有一抹遗憾。

    他本希望在此地能遇到那神秘的山鬼,但这种孤注一掷最终还是要害死他了。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沈秋心神中,更可怕的是,在死亡之前,他很可能会被愤怒的查宝反复折磨。

    这些习武之人出手凶狠,又有诸般手段,沈秋感觉自己就要像落入渣滓洞的先贤一样了。

    这新生命才刚刚开始不到24小时,却又要结束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轻松的,你就和你那师父一样,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查宝不断的将那股奇异的力量打入沈秋体内,让他全身都如毒虫噬咬,骨头都在诡异的震动中快要断了。

    这种新奇的体验让沈秋很快进入濒死的茫然。

    他混沌的脑海里突然有个很奇怪的想法。

    那力量,是真气?内功?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这种力量...

    真是让人好奇啊。

    “顺从国师能享有荣华富贵,你们这些臭石头!自己不要也就罢了,居然还阻止我追求前程!”

    查宝大喊大叫着,他骂到:

    “说!快说!那仙家之物在哪?”

    “为那羸弱的南朝送命值得吗?什么武林规则,什么江湖道义,我呸!你这废物,文不成武不就,学人家充好汉?”

    “好啊!我满足你!”

    “去舍生取义吧!”

    查宝抓着沈秋的肩膀疯狂摇晃,沈秋的意识回归了一丝。

    他看向查宝,眼睛里几乎没有了焦距,他看着一缕黑影悄无声息的从洞口落下,看到那影子手持利剑走向疯癫的查宝。

    沈秋惨白的脸上便多了一丝诡异的笑,他用沙哑的声音对查宝说:

    “师叔啊,你知不知道,这太行山...有鬼。”

    “吓唬谁呢!”

    查宝竟对身后那人毫无感知,他大喊到:

    “别试图拖延时间了,没人能来救你了!”

    “那为什么,不回头看看呢?”

    沈秋啐出一口口水,正打在查宝眼睛中,后者狂怒的要拗断沈秋的脖子,但一股幽寒加身,让查宝寒毛倒竖。

    他并起两指,在怒吼中犹如风雷刺向身后,所谓风雷指的名号,那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这般近距离上,就算是飞舞的蚊虫,也躲不开这一记风卷残云的袭击!

    但他刺了个空。

    眼前那带着山鬼鬼面的男人间不容发间侧身躲开这一指,手中的黑色剑刃向上轻轻一挑。

    血光乍现,查宝的护身真气根本挡不住这古怪的剑刃。

    他左臂臂弯处的经络被这一剑刺开。

    这黑大汉却不后退,他深知此乃拼命之时,便如怒目金刚般举起左臂,竖指前刺,犹如风雷爆鸣,又如毒蛇捕猎,电光火石,又是必杀一击。

    “砰”

    查宝的风雷指打在那山鬼剑脊上,附带的力量将山鬼击退数步,山鬼在后退中扬起一拳,正打在查宝胸口,将他也击倒在地。

    黑剑再刺,将其护身真气也打散开来。

    灰头土脸的查宝也不顾仪态,拖着被废掉的左臂就要逃跑,但只是刚起身...

    “噗”

    一把雁翎刀,便从背后刺入血肉,带血的刀刃又从前胸刺出。

    “师叔啊。”

    在双目圆噔的查宝身后,沈秋用颤抖的双手抓着刀柄,又靠着蛮力抽出刀刃。

    “我都警告过你了,你还是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荣华富贵虽好,但...何必呢?”

    这一击仿佛带走了查宝所有的力量,让那黑大汉跪倒在地。

    沈秋将他的头转过来,他擦了擦嘴角的血,又看了看手里滴落血滴的刀。

    他用温和的声音,对查宝说:

    “你瞧,不仅山鬼会杀人...”

    沈秋举起刀,他对眼前的黑大汉说:

    “我这废物,也会啊!”

    “唰”

    刀刃斜斩,血光四溢,雁翎刀划出一道影子,又从沈秋手中脱手而出。

    他倒在地上,在他眼前,查宝无头的尸体,也砸落在地。

    那双怒目瞪圆的双眼,正好和沈秋的双眼对视在一起。

    一人生。

    一人死。

    沈秋眼前整个世界都旋转起来,他躺在冰冷的石块上,用最后的力气,对那转身离去的山鬼说:

    “谢了,兄弟。”

    “有烟吗?来一根呗。”

    ps: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票。

    另外说一下新书期的章节,老兄弟都知道,签约前一天一更,签约到上架一天两更,上架后一天三更。

    上架当日百更~这个之前都说好了。

    《阴影》那边这个月末完结,还有最后一卷,在后记部分还有本书的一点前传背景,喜欢看的可以看一下,不喜欢看的,直接看新书也完全没问题。

    如果还有问题,欢迎在本章说留下足迹,另外,回答一下群友们集中的问题,这本书,不是纯武侠!

    最后,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收藏,收藏,还是收藏!

    呃,还能给推荐票的话,当然更好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漫雪傅夜沉〕〔掌欲诸美〕〔凤策凰谋〕〔赖上冷艳女总裁〕〔桃妖叙〕〔林帘湛廉时〕〔系统你能正经点吗〕〔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乡间轻曲〕〔不死魔帝〕〔悠闲税务官〕〔小时亦识月〕〔闲婿〕〔名门二婚:墨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