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监督的日常〕〔美剧大世界里的骑〕〔我有一个搞笑的系〕〔九零年代艺术家〕〔嫁给黑心王爷做药〕〔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全球影帝〕〔烂柯棋缘〕〔你的小可爱黑化了〕〔陆先生又进黑名单〕〔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大明最后一个狠人〕〔魔临〕〔我真没想当皇帝啊〕〔从火影开始卖罐子〕〔一世独尊〕〔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穿越后我自带锦鲤〕〔爷,夫人的朋友不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2.要命的前辈
    如果可以,沈秋这初来乍到的人,也不希望将自己的小命,交给一个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的“量子态”山鬼。

    但问题是,昨晚他是亲眼看到了那些凶狠的北朝游骑。

    在零散的记忆里,也有便宜师父路不羁被北朝人伏杀的画面。

    再加上小师妹已经确认,路不羁确实从那太行古墓里起出了所谓的“仙家遗物”。

    那些贼人不会放弃的。

    他们说什么回去给“国师”邀功请赏之类的,这就证明这些家伙是带着使命来的,完不成本职工作,现代社会里都要降薪去职。

    更何况这封建时代。

    为朝廷办事的人,在沈秋记忆中仅存不多的辫子戏里,大内侍卫做错了事,可是要杀头掉脑袋的。

    那伙人,估计也是拿命在拼。

    青青有几手三脚猫功夫,打个兔子抓鱼才凑合,真打起来,这14岁的丫头又能拼掉几个人?

    自己呢?

    自己伤势未愈,脑海里倒是有路不羁教的武功招式。

    但问题是,根本不会啊。

    那些记忆都是这具躯体的,这玩意又不是电脑数据,拷贝一下就能用。

    而且从这身体的记忆里,沈秋也得到了一个很糟糕的结论,就算他学会了那些武功,也只是江湖菜鸟的程度罢了。

    眼下想要活命,只能进山了。

    但愿那传说中的山鬼,真的像传说中一样给力吧。

    眼下已是中午时分,拄着木棍行走的沈秋,和背着一些煮熟的土豆当干粮的青青,停在山谷的小道上。

    在他们眼前,是一具尸体。

    身穿黑衣,头戴斗笠,胸口中剑,几乎被插了个对穿,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扭曲的脸上还残留着临死前的愤怒与绝望。

    沈秋是不怕尸体的,解刨课上已经看多了。

    青青有些害怕,她躲在沈秋身后,好奇的看着师兄蹲在那尸体边念念有词。

    此时虽不是乱世,但跟着师父行走江湖,也见多了厮杀,眼前这尸体可比那些被开膛破肚的江湖客好多了。

    再说了,这是北朝狗贼,死了就死了。

    想到这里,青青鼓起勇气,靠在沈秋身边,她听到师兄低声说:

    “明显的穿刺伤,肺部被刺穿导致窒息,心脏也被切开,应该是剑类凶器...很锋利啊,切口这么小,更像是铁纤一样的东西。”

    “尸体还有余温,估计也就是十几分钟,最多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他也没有挣扎的痕迹,肯定是袭击致命,就像是刺客...阿萨辛?”

    “师兄,你在说什么怪话?”

    青青捂着鼻子,嫌弃的踢了一脚尸体。

    沈秋倒是不在意,他伸手将尸体边散落的一把带鞘的刀抓在手里,又从尸体上解下匕首,交给青青绑在木棍上。

    又在那人的包裹里翻了翻,却没找到几样有用的东西,倒是有形状古怪的银子。

    那些散碎银两让沈秋再一次有了不真实的既视感。

    果然是来到一个古代世界了。

    自己身边的小丫头片子满嘴的江湖中人,现在看来,这果然是个凶狠的江湖。

    “青青啊。”

    沈秋将那雁翎刀背在身后,拄着绑了匕首的木棍,他和青青越过尸体,继续朝着山里行走,他说:

    “你猜,这人是谁杀的?”

    “山鬼吧。”

    青青左右看了看,她有些害怕,又有些解气,她回望着被丢在路边草丛里的尸体,她说:

    “是山鬼在追杀那些北朝狗贼,肯定是这样的。”

    “这就是好事啊。”

    沈秋连步伐都轻快了几步。

    他说:

    “山鬼在帮我们,所以,这是好山鬼,对不对?”

    “你又说怪话。”

    青青瞥了一眼师兄。

    她总觉得,师兄自从和师父失散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

    她记忆中的沈秋,那是个很无趣的闷葫芦,学武又不会,走镖也不精通,算个账都算不利索,说是师父的弟子,其实也就是小镖局的帮闲。

    身无长技的师兄,连镖师都算不上,好在小镖局业务也不多,每次走镖,都是师父亲自押送的。

    唉,师父对她真好,把她当女儿一样,也不知道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青青的情绪又变得低落了一些。

    好在,唯唯诺诺的师兄似乎变的靠谱起来了。

    跟着他,自己也很心安呢。

    师兄妹走了大半天,但距离眼前那山的距离似乎也没有缩小多少,望山跑死马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现在是白昼,又是在太行山外围,这山谷里也没有什么猛兽。

    青青倒是看到了几只狐狸在追兔子,还有小鸟在林间叽叽喳喳的叫。

    如果没有那些追捕他们的北朝狗贼,眼前这景象,就像是一场踏青。

    “青青,我这块玉,是什么来历啊?”

    沈秋走着走着,又看到了手腕上带着的剑型玉石,他回头对蹦蹦跳跳的小师妹问到。

    后者头也不抬的拔着路边的小花,她说:

    “当初师父在燕郊救下你的时候,你就有那块玉呢,应该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吧,不是什么好玉,你忘啦?我们在苏州还专门请人看过。”

    “就是最普通的玉石,也卖不出钱呢。”

    “是吗?”

    沈秋耸了耸肩。

    他觉得这块玉不是那么简单的。

    之前睡梦中浮现的记忆里,这块玉可是一个看上去就很厉害的家伙交给他的。

    还说了什么仙缘之类的话。

    但原来那个沈秋似乎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青青和他师父,这大概是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吧。

    “休息一下吧,师兄,我脚都磨出水泡了。”

    两人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距离深山入口处已经不远了,还能听到有水流奔腾的声音,青青提议在阴凉处休息一下。

    沈秋带着她走到林边,看着小师妹脱掉布鞋,果然,那小脚丫子上已经有了水泡。

    这倒是让沈秋颇为惊讶。

    他一边帮小师妹挑破水泡,一边问到:

    “你一天自称是江湖中人,但这细皮嫩肉的,倒像是富家小姐呢。”

    “哼”

    小脚丫被师兄握在手里,这特殊的感觉,让青青脸颊通红,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女孩子的身体,怎能让男人随便碰呢?

    这以后,自己是不是就嫁不出去了?

    青青胡思乱想着,沈秋也不在意。

    他一直在努力的回忆,那些零散的记忆也不断涌上心头。

    小师妹范青青也是师父收养的孩子,但她被师父视为己出,和自己这个帮不上忙的徒弟的待遇,那可是天差地别。

    路不羁的小镖局在苏州有一间宅院,青青在那里度过孩童时光,在沈秋的记忆里,路不羁对任何人都冷着脸,惟独对青青关爱有加。

    他说的其实没错。

    虽然师父行走江湖,但青青从小就是被当成富家小姐一样养大的,当然也不是娇生惯养,偶尔青青也会跟着师父一起走南闯北。

    论起江湖经验,这丫头可比现在的自己强多了。

    师父总是尽可能的为青青提供最好的生活条件,镖局生意赚的钱,很多都投到了这丫头身上。

    只是,沈秋还有点疑惑。

    路不羁这一次探访仙人遗迹,这么危险的事情,带上沈秋这个拖油瓶,还可以说是让徒弟历练江湖顺便打打下手。

    但又为什么非要带着青青一起来呢?

    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有人来了!”

    就在沈秋思考的时候,小师妹突然站起身,看向后方,沈秋也站了起来,果然,若有若无的喊叫声正顺着风传过来。

    “沈秋!青青!你们在吗?”

    那是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颇有气势,在风中回荡,那声音居然凝而不散,传出好远,就像是用大喇叭在喊叫一样。

    青青和沈秋对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的悄悄躲入树林中。

    片刻之后,那声音越发清晰。

    “快出来啊!我是查宝!”

    “是你们查宝叔叔!快出来!我来救你们了!别藏了!”

    听到这声音,青青立刻喜上眉梢。

    她穿好鞋子就要冲出树林,却被沈秋一把拉住,后者低声问到:

    “那是谁?”

    “是查宝叔叔啊!”

    范青青对一脸严肃的沈秋说:

    “是师父的结义兄弟,江湖人榜65位的大侠,风雷指查宝。”

    “查宝?”

    沈秋眯起眼睛。

    他记忆里确实有这个人。

    每年在中秋时,都会去苏州找师父路不羁喝酒聊天,两人是早年间结拜的兄弟,而且这位查宝叔叔的武功,可要比师父高多了。

    他在洛阳也闯出了一番名声,是真正的江湖前辈。

    “他可信吗?”

    沈秋又问到。

    “可信!”

    青青点着头说:

    “师父这次探寻仙迹前,专门给他去了信的,但查宝叔叔在洛阳被一些事耽搁了。”

    “走!”

    沈秋闻言,立刻抓着青青的手,拉着她走向林子深处。

    小师妹一边挣扎,一边问到:

    “师兄,你干什么啊,查宝叔叔就在外面呢,和他会合,我们就不用怕北朝狗贼了,他武艺高强,能保护我们回苏州的。”

    “你听我说!”

    沈秋将青青推向林子深处,他说:

    “昨晚那么大的雨,我们留下的脚印痕迹早就被冲没了。”

    “这里距离我们遇险的地方虽然不远,但也不近,他一路找来,还要躲避北朝狗贼,就这么恰巧的找到了我们?”

    “你也不想想,我们师徒三人来这偌大的太行山找东西,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被北朝鹰犬知道的?而且还设了埋伏...”

    青青并不笨,被沈秋点醒,那张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恐惧之色。

    “傻丫头,留个心眼啊!”

    沈秋伸手敲了敲青青的小脑瓜,将手里带着匕首的棍子塞进她手里,又回头看了一眼,林子外围已经有脚步声响起。

    他受了伤跑不快,但这一刻却非常冷静,他抓住手中刀柄,这时候,这冰冷的武器给了他一丝安心的感觉。

    尽管他并不会用刀,但利器在手,最少能壮壮胆子。

    他对青青说:

    “分头跑!绕过林子,去山里!”

    “师兄,我...”

    青青还想说些什么,但被沈秋推了一把,她也不再多言,转身抓着棍子就冲进了林子里,就像是逃跑的小兔子一样。

    沈秋抓着刀,朝着另一侧跑了出去。

    几分钟之后,沈秋绕过一棵大树,正想要爬上去,就听到身后有风雷声动,那呼呼破风声让他寒毛倒竖,抽出刀就向身后乱砍。

    但下一瞬,并起的手指绕过乱舞的刀刃,如蝴蝶穿花,轻轻点在沈秋手腕上,少年手腕一阵发麻,雁翎刀当即脱手而出。

    他被那一指击中,整个人在古怪的力量推动下后退好几步,狼狈的摔在地上。

    被击飞出去的雁翎刀在空中旋转数周,插在了沈秋眼前。

    雪白的刀刃上倒映出沈秋的脸。

    一张苍白的脸。

    还有惶恐的眼睛。

    “哟,这不是小秋儿嘛。”

    之前的声音在沈秋身侧响起,他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快2米高的大汉正朝着自己伸出手。

    那大汉筋骨壮实,身穿蓝色劲装,脚踩千层布鞋,手带点缀铁片的黑色手套,顶着个大光头,脸颊上还有陈年伤口,看上去颇为凶悍。

    那一双铜铃眼里,却又尽是长辈的温和。

    黑黝黝的脸上,也有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就好像是真的寻到了兄弟的弟子,要救他于危难之中。

    不过,那笑容落在沈秋眼里,怎么看怎么狰狞。

    “我找到你师父了。”

    黑大汉伸手抓住沈秋的手腕,就像是提小鸡子一样,轻而易举的将他从地上抓起来,又伸手为沈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他带着一抹遗憾和担忧,对沈秋说:

    “你师父逃出去了,那群北朝狗贼没能留下他,我在太行山口遇到了他,他身受重伤,求我来救你们两个。”

    “现在我来了,小秋儿,别担心了,叔叔可不怕那些狗杂碎。”

    这风雷指查宝看上去像是个义气之人,他伸手拍了拍自己壮实的胸口,对沈秋说:

    “我定会护你和青青安全返回苏州,和你师父会合。说起来,青青呢?”

    他左右看了看,不见青青身影,便一脸严肃的问道:

    “你和她失散了?”

    “是,叔叔,我与师妹失散了。”

    沈秋低着头,努力的压抑着急促的呼吸,装作恭敬的回答到:

    “我和师妹被北朝贼人逼迫,摔下山崖,我也在寻她呢。”

    “是吗?”

    查宝的铜铃眼在沈秋身上审视片刻,他抽鼻子嗅了嗅,闻到了血腥气,便伸手拉开沈秋的衣服,看到了沈秋腰部缠绕的布条和那伤口。

    “你受了伤啊。”

    查宝皱起眉头,从腰间布袋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沈秋,他说:

    “这得好生打理,否则会留下暗伤,我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你且拿去用。”

    “至于青青...”

    查宝沉吟了片刻,看着林子另一侧,他说:

    “我两一起找吧,小秋儿,我身为长辈,必须护你们周全,这也是你师父的意思。只是,你师父从古墓里起出的东西,在你手里,还是...”

    这个问题让沈秋的手指都颤抖了一下。

    他内心有千万思绪划过,抿了抿嘴,又看了看查宝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左手。

    那黑色手套顶端镶嵌的铁片,距离他的脖子,只有不到一寸。

    这个送命题,答错了,可就完啦。

    沈秋深呼一口气,他说:

    “我带着,但行走不便,所以把它埋起来了。”

    他抬起头,虚弱的脸上仅是一抹感激的笑容,他对盯着他的查宝说:

    “如果师叔需要,我这就带你去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漫雪傅夜沉〕〔掌欲诸美〕〔斗罗之万相斗罗〕〔凤策凰谋〕〔赖上冷艳女总裁〕〔桃妖叙〕〔悠闲税务官〕〔小时亦识月〕〔林帘湛廉时〕〔系统你能正经点吗〕〔前妻难追,周少请〕〔归档之金融才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乡间轻曲〕〔不死魔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