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骨大圣〕〔正义的使命〕〔红楼之剑天外来〕〔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猎户出山〕〔纯阳武神〕〔虚拟法则〕〔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穿到年代当姑奶奶〕〔百年危途〕〔从神探李元芳开始〕〔第一玩家〕〔乡村桃运小神医〕〔超维武仙〕〔暗夜追凶〕〔玄幻:娘胎修炼,〕〔万古帝婿〕〔鸿天神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葬狼谷 第二十章 高墙内针尖对麦芒5
    5.

    眼见谢钟锋缄口不语、闭目沉思,韦道索性凑到近前,以试探性语气轻声诱导说:“谢、谢书记,到、到这时候,依我看还是如实说、说了吧!”

    谢钟锋反复揣摩信笺内容,怎奈莫名而来的阵阵困意挥之不去,搅扰心机,反倒是越思越乱、越理越偏,犹如掉进万花筒中一般急剧旋转、头晕目眩。

    正当谢钟锋被眼前迷局搅得心绪烦乱、一筹莫展之际,突然,“鹤鸣”二字在他脑际浮现,立马勾起与之相关的尘封线索,并由此引出一条早有预案的应急方案。

    凭借长期练就的超常自制力,谢钟锋极尽所能排除干扰,将纷乱的思绪重新整理一番,果断决定将计就计,以退为进,以期赢得新的转机。于是,他略加思索后,貌似处在迷幻状态,犹如学生背书一般轻声背诵道:“天人龙羊,牛獒虎驼,蛇马豺地……”

    关雄侧耳静听,懵懂地向郑家藩及韦道斜楞着眼问道:“什么牛蛇……虎羊?什么意思?”

    “哎哎,谢谢谢书记,你慢慢说慢慢讲,一字一句莫要慌嘛!”韦道慌忙掏出纸笔,向谢钟锋倾过身子说。

    谢钟锋依然闭着眼睛继续背诵道:“梆匏木风,斗土鸟雷。竹虫石日,剪鹊系云。金桥火蛙……”

    关雄越听越不明白,折起身望着韦道笔下刚刚记录的文字,大惑不解地连连摇头道:“这算什么解码?看不出是怎么个解法。”

    郑家藩一把夺过稿纸左看右看,也感到莫名其妙,遂强压心火向谢钟锋闷声询问道:“哎,我说谢书记,咋看这满篇之乎者也,你得跟我们讲讲是怎么个解法。”

    谢钟锋眼望郑家藩虎视眈眈、殷盼急切的模样,猛然有所清醒。于是竭力装出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茫然摇头道:“我老谢只知密码,真不知有啥子解法。”

    “欠扁,整不死你!”郑家藩忍无可忍,近乎咆哮地大声喝问,“那还有谁知解法?还不快快从实讲来!”

    “那一个人他是……”谢钟锋将一双迷离的目光,从眼前阴森恐怖、充满血腥的刑讯现场渐渐移向远方的天空。在他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以往场景:

    谢钟锋与申志塬、申京玺、张石宪、张素花一行五人行走在通往烟云涧葬狼峡谷的崎岖山路上。行至谷口,谢钟锋回望沿途连绵的山峦突发奇想说:“针对刚才罗列的种种险情,咱们还可以编排出一些对应的暗号,以备应急之需。比如说我们无论哪一位同志不幸落入虎口,被敌人逼着来搜寻咱们的同志,咱就可以凭借‘鹤鸣九皋’这个历史典故,以‘九皋鹤鸣’为暗号,提示地方同志紧急采取相应的对策。”

    听到这里,张石宪立马会意地用手做喇叭状,遥对山外仿鹤啸鸣……

    谢钟锋正回味寻思间,韦道早已等得颇不耐烦,强奈性子紧追着问:“哎哎,谢书记,等了半天,你、你总得告诉大家,知、知道解码那人姓甚名谁吧!”

    谢钟锋故作惊讶地一缩脖项,继而深沉地望着窗外天空,边想边说,一字一顿道:“九——皋——鹤——鸣——”

    “九皋鹤鸣——这个怎讲?”韦道等人同时眼睛一亮,急急追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宇宙职业选手〕〔欢迎进入梦魇直播〕〔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机武风暴〕〔赤心巡天〕〔请公子斩妖〕〔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