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骨大圣〕〔正义的使命〕〔红楼之剑天外来〕〔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猎户出山〕〔纯阳武神〕〔虚拟法则〕〔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穿到年代当姑奶奶〕〔百年危途〕〔从神探李元芳开始〕〔第一玩家〕〔乡村桃运小神医〕〔超维武仙〕〔暗夜追凶〕〔玄幻:娘胎修炼,〕〔万古帝婿〕〔鸿天神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葬狼谷 第二十章 高墙内针尖对麦芒4
    4.

    在郑家藩示意下,狱警们再次端来冷水泼在谢钟锋脸上和身上,谢钟锋被再度激醒,非常吃力地睁开眼睛。

    韦道抬眼望望关雄,然后慢慢地走近谢钟锋轻声道:“谢、谢书记,您、您好点儿没有?您、您可要多多保重啊!”

    谢钟锋强压怒火,两眼逼视着韦道,心想:“看来石宪、究珊他们怀疑得对,这家伙果真叛变了革命。我必须设法告诉同志们尽快撤离,以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韦道迟疑地向谢钟锋靠近两步,试探着进一步开导说:“谢、谢书记,其、其实我觉着吧,那啥事儿都得看开点儿,何必钻那牛角尖!自个儿杀头不要紧,咱不能让同志们跟着去白白送死呀是不是?”

    谢钟锋冷冷地瞥一眼韦道,咬紧腮帮勉强挤出一句话:“你想怎样?”

    韦道几乎附在谢钟锋耳旁小声说:“一个一个引导他们投案自首,写出保证,与那共匪异党脱离关系,然后堂堂正正地加入到党国的队伍里来。”

    谢钟锋耐着性子听韦道讲完,立马做出“其他同志并未有变”的判断。于是强使自己冷静下来,依然冷漠地高昂着头,将眼前一切置之度外……

    由关雄等一帮国民党特务全力组织的第一轮刑审攻势就此告一段落。紧接着第二轮的结果与前略同。接下来半个月全无动静,格外消停。

    正当谢钟锋等在押要犯难耐寂寞、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位外号“鬼剃头”的行刑高手,以其卓尔不群的高超审技,高调重启对几位要犯的突击审讯。

    起初亦无非烙铁、竹签、老虎凳之类惯常的招式,接下来却没有用颇有分量的电刑,而是从一只轻飘飘黑的皮箱里取出一支黑色药瓶,由狱警打开瓶盖轻轻放在被缚在刑架上、尚在昏迷状态的谢钟锋鼻孔前。

    立刻有两缕灰白色烟雾飘飘忽忽钻入两只血渍斑驳的鼻孔内。谢钟锋渐渐出现忽而迷幻忽而亢奋的反常症状。

    “哎,谢、谢书记呀,您、您不相信我,你不会不相信咱们刘久之刘书记吧?”韦道在郑家藩的授意下,用微微颤抖的右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笺在谢钟锋面前展开,“谢、谢书记,这、这是咱们刘久之刘书记给你写的一封信,特、特意让我转交给你,你就自己看看吧!”

    谢钟锋吃力地睁开双眼,从眼前信笺上异常熟悉的字迹里,仿佛依稀听到刘久之书记熟悉而亲切的声音:

    “知汝获桎,惶然愤然!旋诉于国民政府,慷慨陈词!同念外寇当前,两党均须捐弃前嫌,同仇敌忾。如有错谬,理当矫正。若有冤狱,嗷嗷鹤鸣。足履薄冰,万望珍重。且等日光照时,寒冱悉解矣——愚兄刘久之。”

    看罢信笺,谢钟锋默默无语,暗自揣测:“从信笺字迹可以推断应是刘书记的亲笔。但在如此严峻形势下以信笺形式直言相劝,显然不是他的惯常作风——难道……除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宇宙职业选手〕〔欢迎进入梦魇直播〕〔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机武风暴〕〔赤心巡天〕〔请公子斩妖〕〔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