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骨大圣〕〔正义的使命〕〔红楼之剑天外来〕〔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猎户出山〕〔纯阳武神〕〔虚拟法则〕〔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穿到年代当姑奶奶〕〔百年危途〕〔从神探李元芳开始〕〔第一玩家〕〔乡村桃运小神医〕〔超维武仙〕〔暗夜追凶〕〔玄幻:娘胎修炼,〕〔万古帝婿〕〔鸿天神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葬狼谷 第十九章 悦来栈黑客布暗网3
    3.

    204号客房内,三张床铺上分别懒散躺着张石宪、谢钟锋和申京玺,一个个正疲惫地闭目养神,调养生息。

    过了半晌,张石宪突然折起身子向谢钟锋发问道:“谢校长,这悦来客栈咋觉着这样耳熟?好像在哪儿见过或者听过?”

    “要说见过听过,应当是在武侠小说里边。”申京玺也微微折起头来接话说:“在我印象里,这悦来客栈总与武侠呀江湖之类有关。今儿个怎么让咱几个赶上了!”

    “这悦来客栈呀,不仅在武侠小说里有,在现实生活里也随处可见。”谢钟锋疲惫地从床上折身坐起,而后一屁股靠坐在临窗木椅上,抬手拍打着困乏的腿脚,“实际上,这悦来客栈是中国武侠史上最早经营的连锁客栈,它不仅规格一流、口碑极佳,而且数量众多,遍布华夏。可以这样说,几乎每个像样的城市里,别的旅店可以没有,但悦来客栈必有无疑。”

    此时,窗外依稀传来劝酒划拳的喧嚣声。

    张石宪与申京玺显然来了精神,二人轻轻绕过谢钟锋的座椅,头挨着头会聚窗前。张石宪伸手轻轻将窗子打开一条小缝,二人一上一下循着缝隙向外观望。

    窗外临街凉棚下。华灯初上,烁烁放光。酒场乐池联袂,红男绿女混杂。

    饮酒场内,正聚集一群武客侠士在划五喝六,饮酒作乐。

    乐池圈里,亦不乏殷勤彩袖洗砚捧盅,风雅儒生挥毫泼墨,友人情人畅谈无忌,文人骚客赋诗吟唱。

    赋者赋曰: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吟者吟曰:

    瀚海难见一日平,雾霭弥天窒清风。

    乌云压岛鸟兽静,浊浪排空鬼神惊。

    威猛狴犴饮苦涩,刚烈睚眦凝咸腥。

    莫道前途多凶险,潮头笑吟《江湖咏》……

    歌者歌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戏者戏言:

    人生如戏戏如梦,真亦假时假亦真。

    戏般的梦,道尽人生,谁是谁非谁又能分清……

    醉者醉语:

    薄云淡月谢酒,檀板暗悄收。

    斜影栏杆处,趁醉吟,轻旋走……

    张石宪与申京玺难抑兴奋,又悄悄移至客房对面另一窗前,轻轻将窗子打开一条小缝,循着缝隙向外观望。

    在距饮酒场及乐池圈不远的一处枫林内,有一帮携刀带剑的武士侠客,正秉着璀璨月光,全神贯注地观看一彪形大汉与一窈窕侠女对决比武。

    一阵劲风吹过,卷起漫天红叶。

    彪形大汉反手拔剑,平举当胸,目光始终不离窈窕侠女那只握刀的素手。

    窈窕侠女头发蓬乱,衣衫褴褛,俊秀的脸上焕发出一种凌厉的夺人之气。

    随着彪形大汉一声长啸,眨眼之间剑已出匣,寒气袭人,一道乌黑的寒光直取窈窕侠女咽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宇宙职业选手〕〔欢迎进入梦魇直播〕〔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机武风暴〕〔赤心巡天〕〔请公子斩妖〕〔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