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骨大圣〕〔正义的使命〕〔红楼之剑天外来〕〔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猎户出山〕〔纯阳武神〕〔虚拟法则〕〔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穿到年代当姑奶奶〕〔百年危途〕〔从神探李元芳开始〕〔第一玩家〕〔乡村桃运小神医〕〔超维武仙〕〔暗夜追凶〕〔玄幻:娘胎修炼,〕〔万古帝婿〕〔鸿天神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葬狼谷 第十八章 伊阙关刀影耀寒光1
    1.

    第二天上午。清风徐徐,枯蒿凄凄。

    肩背行囊的张石宪、李究珊与谢钟峰一道边走边聊,行走在通往龙门的山间土路上。

    张石宪调整一下背包姿势,侧脸望望身边谢钟峰踟蹰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开口说道:“谢、谢校长,咱、咱们这次龙门之行,应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可、可是我……这心里头……不知怎么总觉着不太踏实。”

    “怎么?如此重要一次行动,会上大家可是酝酿再三、一致通过的呀,怎么直到现在你……你还……”谢钟峰捺着性子也做了一个调整背包的动作,转对张石宪神情严肃地说,“石宪啊,在这关键时刻,咱们可不能心志不整、摇摆不定啊!”

    “请谢校长放心,我们两个一点也不含糊。至于张石宪心里为啥发毛,”李究珊凑近谢钟峰神秘兮兮低声说道,“都是因为我们共同的岳丈一个噩梦——梦见水车链子断了,因而推断出门不利!”

    “那都是封建迷信!常言梦是心头想……”谢钟峰忽然从对方话中听出蹊跷,猛然抬眼在二人脸上一阵扫描,“刚才说啥——恁俩共同的岳丈?”

    “哎对啦,俺正要跟谢校长您汇报哪!”张石宪不好意思地眼望谢钟峰低声嗫嚅道,“为了给老娘冲喜治病,昨天晚上,俺、俺跟素花应急举办了结婚仪式。”

    “荒唐!简直是荒唐至极!”谢钟峰满腔怒气难以遏制,不加遮拦喷薄而出,“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一点不知尊重科学,检点言行,反而听信巫道之言,竟然在自己长辈蒙难忌日,结婚冲喜,大摆宴席!我说张石宪啊张石宪,你也不认真想一想,如果‘冲喜’能治病疗疾的话,那么还要那么多医院有何用处?如果信奉封建迷信能解决问题,那么咱们龙门之行还有什么意义!你说你一个一向头脑清醒、办事严谨的人,怎么能干出这等愚昧荒唐、稀奇古怪的事情来!”

    张石宪立马从对方异常严肃的神态里感悟到事态的严重性,因而后悔“冲喜”之举显然不妥,却又大有难圆其说、有口难辩的窘迫,“我……我不该背着组织私定终身,辜负您对俺的培养教育,我张石宪实在是对、对不住您呀!”

    “谢校长,石宪他确实是救母心切,还请您站在孝道的角度理解和原谅他这一回吧!”李究珊在谢钟峰面前挺身而出,竭力为连襟“郎官”张石宪说情开脱。

    张石宪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的狼狈模样,让谢钟峰联想到他和他初次相遇时非常相像的类似情景。

    那是他们刚到鹤乐学校读书的时候,他俩凑巧被分到同班同桌,比肩而坐。有一次在清理课桌的时候,张石宪用一块洁净抹布非常友好地连同他那一半脏乎乎桌面一块儿清理,无意中打翻了他的墨水瓶。乌黑的墨汁一如一汪决堤之水,竟在瞬间冲越桌面方寸之地,肆无忌惮随意飘洒,以至于弄脏了他的洁白衬衫,还有那方由他心爱的女友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他的精致手帕,只惊得他大瞪两眼,手足无措。

    “我……我不该擅自挪动您的东西……我不该对您毛手毛脚,都、都是我不好,我张石宪实在是对、对不住您呀!”

    同样的话语在那时显得是那样天真幼稚,有失大雅。尽管在他看来他同女友后来分手跟这件事情不无关系,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因为,他深知他的一颗友善之心灿若星辰、纯洁无暇。

    后来,他们俩不打不相识,还真正成了要好朋友,而且随着彼此渐行渐深的三年相处,两人关系从当初的互有好感、无话不谈,逐渐升级到亲密无间、情同手足。

    由于受外界进步思想影响,当时的鹤乐学校已有为数不少的进步青年结伴搭伙暗暗投身革命。谢钟峰和张石宪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心血来潮对天结拜的,而且还信誓旦旦约法三章。谢钟峰清楚地记得第三条就是“要经得起各种考验,同舟共济,息息相通……”而现在,才刚刚步入实质性阶段,他备受信赖的“老铁”竟然秘而不宣,与一个出身草莽的同窗女友闪电“冲喜”,这对于谢钟峰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难于接受的现实。

    然而,事已至此,谢钟峰反复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断然不可因此而搅扰心志,过于冲动。于是他竭力克制自己的烦躁情绪,以尽量平和、中肯的语气对身边二人谆谆开导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大可不必总说一些对不起的话。生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与轰轰烈烈的革命事业相比,儿女情长、家常里短的事显得那样渺小,微不足道。咱们每一个同志都应当以革命价值为价值,应当把党的事业,把劳苦大众翻身求解放的事情看得高于一切。咱们这次龙门之行非常重要,方才恁俩还有什么疑问没有讲完,现在就接着往下讲吧。”

    张石宪与李究珊对望一眼,都为眼前这样一位党的书记深感佩服,大为感动。

    “恁俩怎么不说话了?”谢钟峰依然稳住呼吸努力在做自我心理调整。

    “刚才,可不单单只为老岳的一个梦境……”张石宪再次调整不稳情绪,一本正经,直言不讳地说,“更是因为韦、韦巡视近来言行举止有些让人生疑,因而感到不太放心。”

    “对于韦巡视,尽管我们已感觉到有那么一些可疑之处,但这仅仅是感觉而已,咱们没有任何确凿证据来证实人家确有什么问题。”谢钟峰向张石宪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因此讲,我还是那句老话,不能因为一己印象就判定一个人的优劣,不能因为一个梦境就对一件重大事情做出定论,当然也不能仅凭想当然的顾虑就轻易放弃咱们的龙门之行!”

    “我原则赞同谢校长的意见,只是……”李究珊以冷峻的目光望望谢钟峰,口气也变得严肃而凝重,“此次龙门之行,咱们几个地方党组织的骨干几乎是全体出动,因而稳妥与否,不仅关系到同来各位同志的人身安全,而且也关系到咱们好几个县地下组织的安全与否啊!”

    “正是,适逢当今乱世,又是如此重大行动,无论有没有疑点,咱们都需要格外的小心谨慎。因此,咱们这次的行动方案,都是围绕安全问题而慎加安排。”谢钟峰停下脚步,艰难卸下行囊挟在腋下,向眼前二人板着手指讲述道,“首先,在出行队伍的编排上,采取化整为零、相互策应方略;其次,要求所有人员携带相机、画夹之类出游器具,以游人身份出现于公众视野。”谢钟峰说着从行囊中取出画夹、画笔,边走边画继续说道,“第三,特意安排提前一天赶赴龙门,尽快在数目繁多的神龛口中找到关乎会址的秘密情报,以便咱们如约赴会——这些都是在预备会上反复讨论通过的,怎么,难道说恁俩这会儿思想……又有波动?”

    “啊不不,没有波动,没有波动,谢校长讲得非常正确,我俩一定遵照执行,一定遵照执行!”

    “哎对,谢校长安排得非常周密,但愿此去一路顺风,安全畅通!”

    张石宪与李究珊对望一眼,暗暗咂舌,而后又相互勉励地稳稳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宇宙职业选手〕〔欢迎进入梦魇直播〕〔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机武风暴〕〔赤心巡天〕〔请公子斩妖〕〔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