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狂兵〕〔狂婿〕〔农家日常生活(穿越〕〔我的1982〕〔合租房长公主〕〔代号桃园〕〔美人娇悍〕〔霸气穿越之空间女〕〔天外来客之苏满〕〔福满农门〕〔五零之穿成极品他〕〔超级医婿〕〔来自地狱的男人〕〔都市雄杰〕〔圣手玄医〕〔开局一条小渔船〕〔第一娇〕〔灿唐〕〔楼乙〕〔刺骨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小老婆 第262章 他选择了林楚楚
    要说沈菁,那真的是个狠角色,以前曾经因为不想军训,顶着秋夜凉风,一盆一盆的冷水往身上泼,硬是把自己弄得发烧,肺感染,进了医院。

    今天她又故技重施,趁永哥不备,双手用力朝着自己的脸抓过去。

    “啊!”她捂着脸惨叫起来。

    鲜血在月色下像是黑色的液体,顺着她的指缝滑落到她白色的衣服上,很快就染了一大片。

    林楚楚都被她吓到了,从她流了这么多血来看,她的伤肯定比林楚楚脸上的伤更重吧。

    永哥很淡定,到底是见过不少血腥场面的人物,这点自残的小手段还震慑不了他。

    他抬起沈菁的下巴,迎着明亮的月光,朝着她的脸看。

    沈菁故意忍着疼,放开了双手,嘴角带着一抹狰狞的笑意,让他看。

    那一片血肉模糊中,除了她的眸子还如从前那般楚楚动人,其余的,都无法入眼。

    永哥嫌弃的把她推到了一边,指着门口看傻了的小卓说:“把她绑上,绑紧点,丢到东厢房里去,不许给她东西吃。”

    小卓缓缓的弯下身,捡起绳子,步伐很沉重的朝着沈菁走过去。

    沈菁坐在地上,虚弱的喘息着,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凄凉,可她那双眼睛,却像是一头刚刚觉醒的凶兽,充满了嗜血的恨意。

    小卓顿了一下,竟然有些不敢接近她。

    他那样帮她,到底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

    沈菁恹恹的抬起眼,主动把沾满血的双手朝着小卓伸出去。

    她宁愿被绑着,被饿死,也不想被这些人糟蹋。

    小卓犹豫了下,回头问:“永,永哥,她的伤怎么办?这……看上去很严重啊,不管她,她会死的。”

    永哥正着急回房,听到他这么问,不耐烦的回过头来。

    小卓看到永哥黑沉沉的脸色,乖乖的闭了嘴。

    这时,军师说:“永哥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嗯。”永哥这还满意点,迈着大步走了。

    就在他靠近东卧室的门时,狐狸精明的率先一步开了门,从里面出来。

    “永哥,我都替你准备好了,这破地方连个照明的东西都没有,所以我动作慢了点。”

    永哥往卧室里望了一眼,能明显的分辨出床上被好好的整理过,秦霜月躺在床的中间,盖着被子。

    “你都做了什么?”永哥一抬手按在他的肩上,没让他离开,低沉的语调带着些危险气息。

    狐狸正色起来:“永哥,你这是怀疑我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偷你的腥?啧,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是百分百忠于你的,又怎么会动你看上的人呢?”

    他把永哥带进屋,掀开被子,秦霜月身上还好好的穿着衣服,凹凸有致的身材却依然可见。

    狐狸按了按那张床,说:“我刚才把她往床上一放,觉得这床实在太硬了,办事没有舒适感,就从柜子里又拿了两床被子来,铺在下面,永哥,你现在再试试,绝对有弹性的。”

    永哥摸了一下床,脸色这才好了点,挥挥手让他出去。

    “那我走啦。”狐狸嬉皮笑脸的走出卧室,还不忘给他把门关上。

    门一关,狐狸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

    刚刚紧张又刺激的来了一次,完全没有让他泄了火,反而更压抑的难受,他必须马上再找个女人好好的玩一玩才行。

    他沉着脸,脸色黑的跟中了毒似得,一步一步走向客厅的门。

    林楚楚就趴在门边,听到狐狸的脚步声过来,她还刻意翻着白眼,装出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狐狸那邪恶的眼神从林楚楚的脸上扫过,眉头紧蹙着,随后他的步伐几乎没有一刻停留的走向了外面。

    林楚楚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院子里,军师和小卓都在沈菁身边。

    沈菁此时显得格外温顺,让她抬手她就抬手,让她别动,她就不动。

    她知道军师对她没意思,小卓更不会伤害她,所以很放心。

    小卓在小心翼翼的绑沈菁的脚,那小心翼翼的劲儿,好像沈菁的伤都在脚腕上似得。

    军师扯开了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的,为她进行包扎。

    她忍着疼,可怜兮兮的望着军师。

    这三个人里面,算上小卓四个人,也就军师长得帅一点,酷酷的外表之下还有颗“向善”的心。

    她顶着这样一张不堪的脸,还在试图引起军师的怜悯,小手轻轻的拽了一下他的衣摆,轻声说:“我不想死,你有止血的药嘛?给我一点。”

    “没有。”军师冷漠的拂开她的手。

    小卓听到她的声音,便也替她求情:“对啊,军师大哥,你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疗伤的药啊,她这张脸不治疗只包扎的话,会落下疤的。”

    军师手上的动作一顿,将那些布条丢到了地上。

    “我管她,是不想她死,日后好对单老大有个交代,至于落不落疤的,跟我没有关系,这是她自找的,别说我身上没有药了,就算有药,也不会给她这种忘恩负义的人用,你小子,太年轻,别看她可怜就心软,没听过一句话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小卓看向沈菁,想起了她逃跑时,转身给林楚楚的那一脚,确实有些心寒,他心里所向,沈菁该是个柔弱的,善良的女孩。

    沈菁缓缓的低下头,双手却在膝盖下紧紧的握成了拳。

    这个军师什么意思?在替林楚楚出气么?

    她都不如一个早就毁了容的女人?

    军师站了起来,狐狸正好站在他身后,看了一眼沈菁满脸的血,也没有停留,一个箭步冲到了昏迷的孙丽丽面前。

    一下子扛起孙丽丽,他挑衅的看着军师:“你应该没意见吧?反正你一开始不就看上了那个瘦竹竿嘛?再不行这个可怜巴巴的女人声音也还算好听,这里乌漆墨黑的也看不见脸,你可以从后面来,凑合凑合。”

    军师没做任何表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狐狸笑了笑,心安理得的扛着孙丽丽去了西面的卧室。

    小卓绑好了沈菁,瞅了一眼那包扎到一半的布条,抬头看着军师:“军师大哥,这个怎么办?”

    “你来包扎吧,扎紧一点,血止了就行,然后把她和那个男的关到东厢房去,烤两根玉米给他们。”军师淡淡的吩咐道。

    听他这意思,他是真的要选林楚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龙兵锋〕〔我的学姐会魔法〕〔黑科技垄断巨头〕〔将军行事〕〔缘起三生浮屠〕〔天价女婿〕〔清除计划〕〔我辈剑仙〕〔陆先生,爱妻请克〕〔回到大唐当皇帝〕〔史上最强姑爷〕〔庶门风华〕〔梦魇千姽婳〕〔重生八零盛世军婚〕〔青春的恋爱攻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