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DC家的骑士〕〔是篮球之神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霍格沃茨之宠物大〕〔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农门长女发家史〕〔本宫躺红娱乐圈〕〔我带玩家粉碎虚空〕〔我的小人国〕〔穿越之安意人生〕〔我炼制的成功率是〕〔军旗永辉〕〔钱财通鬼神〕〔天降巨富(又名:〕〔都市之生而为王〕〔挂机死神就能变强〕〔洪荒之时间为尊〕〔谁动了我的韭菜〕〔九零悍媳巧当家〕〔异世界道门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法兰西当皇帝 第四十七章 除了巴黎哪里都不去
    巴黎,自由旅馆,来自马赛的几个人在这里下榻入驻,为首是一个一米七左右、脸色发白的科西嘉人,他摘下了破旧的圆帽,身穿灰色大衣,靴子粗劣,连黑鞋油都没有上,看上去很是不修边幅。

    “半年,我们将会在这里住半年。”

    拿破仑说出他要入住的时间,旅馆的店员还反复确认:“先生您确定吗?半年?”

    “我十分确定。”

    拿破仑将欧仁妮给他的一小袋金币放在柜台上,旅馆的主人听到金币碰撞的声音,他对店员说道:“带他们到上楼。”

    拿破仑租下三间房屋,一间给波利娜,一间是他和弟弟路易,还有一间是给马尔蒙、朱诺、勒克莱尔。

    “听说旺代的保王党和农民又起兵叛乱,他们和英格兰人有勾结。奥什将军已经率兵前往布雷斯特。准备镇压叛军。”

    “旺代地区那群愚蠢的农民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对大革命不满吗?他们为贵族、教会还有外国侵略者卖命,想要背叛他们的国家吗?”

    自由旅馆有不少人入住,有一些来巴黎寻找机会的野心家、商人,也有被征召而来的军官。大革命期间人员流动非常频繁,旅馆的生意算是不错,这家旅馆还因为大革命而将名字改成了“自由旅馆”。

    勒克莱尔说道:“将军,他们在说旺代地区,当地的农民经常背叛国家。不久前国民公会才赦免当地的农民,不在当地强征兵丁,也给他们信仰自由,他们竟然还不满意。”

    “可能是有人故意挑起叛乱,说不定还有英格兰人在后面活动。”

    “也许将军可以向战争部长请求前往旺代任职,只要在打仗,就会缺少军官。这是我们的好机会!”

    马尔蒙得知旺代又有叛乱,他兴奋地提醒停职的拿破仑。

    “除了巴黎,我们哪里都不去。”

    拿破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死皮赖脸待在巴黎,等待葡月暴动,波拿巴家族将会扶摇直上。

    如果说地中海边上的马赛是法兰西的南部,那么旺代就在法兰西的西部。当地的农民受到教会、封建的势力所影响,对法国大革命不满,屡次被保王党煽动,发起叛乱。自从1793年,旺代的叛乱就断断续续,成为法兰西内部的心腹大患。

    拿破仑在土伦和尼斯已经和英格兰人、奥地利人初次交手,对镇压与农民起义相似的叛乱不感兴趣,也不想要因为去旺代而丧失在巴黎活动的宝贵时间。

    马尔蒙还试图说服拿破仑:“如果可以帮助国民公会镇压旺代的起义,将军您的履历上一定会再添加一次辉煌,说不定会被国民公会提拔为少将。”

    “马尔蒙,我再重申一遍,接下来半年,我们除了巴黎,哪里都不去。谁也别想把我从巴黎调走。”

    拿破仑是固执的,他的副官也知道自己的长官很顽固,他有时候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劝得动。

    “波利娜,你住在中间的房间,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过两天我和路易送到马恩河畔沙隆的炮兵学校,还要暂时在巴黎谋取一份差事。”

    “遵命,哥哥。”

    波利娜半开玩笑地吐了吐舌头。

    拿破仑已经将她视为一个大人,所以不惜多花一份租金帮她租下一间房屋。

    “波利娜,我想将你送到学校,应该有学校只招收女学生……”

    “我不要上学,上学是不可能上学的。”

    “好,那你平时自己读点书就好了。”

    拿破仑对这个妹妹无可奈何。

    波拿巴家的生活自从老波拿巴去世后就比较拮据,又有多个孩子,所以波利娜没有受过正规教育。

    拿破仑作为二十一世纪东方的大好青年,对科学和教育尤为重视,他还是希望波利娜可以受到教育。不过波利娜还有自己这个哥哥,似乎不用上学也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

    “镇压旺代叛乱是很好的机会啊。我们的革命军缺乏合格的炮兵将领,将军毫无疑问是最有经验、最优秀的炮兵将领之一,他服役的时间长,还有部署炮台、指挥炮兵和英格兰人、奥地利人作战的经验。”

    马尔蒙和朱诺、勒克莱尔三人住在同一间房屋,他还是倾向于到旺代参加镇压农民和保王党的战争:“为什么不呢?旺代的叛军比起英格兰人、奥地利人容易对付多了。”

    “你说的有道理!”

    朱诺也是个暴脾气,自从去年8月拿破仑被停职之后,他和拿破仑一行人就一直领着半薪,远征科西嘉也只是当回了10天的法兰西军官而已。

    勒克莱尔说道:“马尔蒙、朱诺,请相信我们的长官,他的判断不会有错。也许我们留在巴黎,而不是去旺代,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收益。”

    “真是不知道该等到何时。”朱诺一屁股坐在床上,愁眉苦脸,“我是相信长官,但是我的父亲在得知我要到巴黎追随长官时,他对我说‘这位将军是什么东西,他在哪里服役?没有一个人知道!’。作为惩罚,他只给了我一小笔生活费。”

    马尔蒙也说道:“我拒绝意大利军团的任职,更是被我父亲打个半死。”

    副官们开始为前途感到担忧,拿破仑仍然我行我素。

    他先是送路易到巴黎附近的炮兵军官学校,多半以后可以帮上一点忙,然后他打算去拜访战争部长奥布里上尉,准确来说是代理战争部长。

    如果只是一名普通的上尉,肯定没法当上战争部长如此重要的职务,然而奥布里上尉现在是救国委员会的委员,负责国防部的事务,他也是一个大人物。

    按照拿破仑的说法,总有些蠢材坐在不该属于他们的位置上,却决定着身经百战的将军们的前途。

    尽管对方是一个蠢材,拿破仑还是要先试图从他那里获得一份职务,一块金币难倒英雄汉,可不是开玩笑的。没钱,连在巴黎生活下去都困难,他还欠着欧仁妮几十枚金币。

    拿破仑瞒着副官们单独出去,他在巴黎的街道上遇到了一个将来志同道合的同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英灵降临现世〕〔掌欲诸美〕〔不可名状的章鱼怪〕〔网游之匠艺人生〕〔龙王殿萧阳〕〔我真不想努力了〕〔贤妻威武〕〔西游的美食攻略〕〔在下真的不是龙傲〕〔八零之女大佬的甜〕〔我不想继承〕〔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大医凌然〕〔雄途末路〕〔潜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