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36755〕〔何金银江雪〕〔海贼之苟到大将〕〔隐国〕〔不败战神杨辰〕〔江雪〕〔江如海〕〔何金银江雪免费阅〕〔楚月和尚〕〔至尊战神狂婿〕〔陈阳曾柔〕〔极品佳婿〕〔超级神婿沈惜颜林〕〔都市神婿林浩沈惜〕〔超级神婿林浩〕〔林浩沈惜颜〕〔诸天邪道〕〔我能打破次元壁〕〔哥哥,不可以〕〔摄政王他叫我小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法兰西当皇帝 第三十章 拯救哥哥拿破仑·波拿巴
    巴黎,约瑟夫·波拿巴行色匆匆地在沙龙上找到了萨利切蒂议员,后者是他的同乡,同样出生在科西嘉岛。

    雅各宾派倒台了,但是并没有影响到萨利切蒂,因为萨利切蒂站在了巴拉斯议员为代表的国民公会一边,参与投票逮捕罗伯斯庇尔。

    此时萨利切蒂和巴拉斯、还有另一个议员路易·弗雷隆混在一起。弗雷隆是报刊主编,两年前成为国民公会议员,与巴拉斯等人策划了热月政变,也是一个有名气的“大人物”了。

    “萨利切蒂议员,很感激您帮我安排了执行委员会科西嘉分部行政长官的职位。现在我的两个弟弟,拿破仑和吕西安,他们不知道为何受到了指控,被认定是罗伯斯庇尔的同伙,我认为这是有失公允的。拿破仑和吕西安忠于法兰西,他们不会与罗伯斯庇尔的叛国有关,甚至为了法兰西,我们波拿巴一家被科西嘉的居民逐出科西嘉岛。”

    约瑟夫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上因为着急而流的汗珠,向萨利切蒂议员求情,浑然不知眼前的萨利切蒂正是让拿破仑锒铛入狱的始作俑者。

    萨利切蒂假装讶异:“拿破仑在土伦立下大功,为什么会被逮捕?是不是他与罗伯斯庇尔兄弟走的太近,也参与谋反?吕西安我知道,他是雅各宾俱乐部一名狂热的成员。”

    约瑟夫有些焦急,这可是关系到两个弟弟的生死:“吕西安他还年轻,他对雅各宾俱乐部一无所知,以他低微的资历,他根本就接触不到罗伯斯庇尔。至于拿破仑,如果他想要谋反,土伦战役的时候就可以投靠保王党,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约瑟夫与萨利切蒂交涉,旁边正在沙龙上欣赏大幅油画的巴拉斯议员见到他们两个科西嘉人交谈,约瑟夫旁边还带着一个14岁的少女参加了沙龙:“弗雷隆,我们过去看看萨利切蒂和他的朋友在说些什么。”

    巴拉斯、弗雷隆走过来,其中弗雷隆注意到初有成长的波利娜,眼神就离不开,在波利娜身上打转。

    波利娜取出拿破仑之前交给她的信件:“萨利切蒂叔叔,这是拿破仑哥哥请我交给您的信件,他说如果您看了这封信件,一定会了解他的用心。”

    “拿破仑提前留给我的信件?”

    萨利切蒂接过信件,拆开以后果然是拿破仑的字迹。拿破仑在信件中明言他从马赛被调往尼斯是奥古斯丁的意思,他并不知情,他更希望能够在巴拉斯、萨利切蒂负责的地区服役,但是他不能得罪雅各宾派,所以只能服从国民公会的任命。

    如果只是阐述事实,萨利切蒂并不会被打动,然而看到最后,萨利切蒂愣住了。

    “法兰西革命军的军官缺员很严重,尤其是一名合格的炮兵指挥官。国民公会需要胜利,在危急之时拿破仑·波拿巴乐意再一次为您和巴拉斯议员、还有国民公会效力,希望到时议员还能想起我。1月27日于马赛。”

    ——拿破仑在信件最后如此写道。

    拿破仑没有直接向萨利切蒂求情,而是说出了一个事实,他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他不能死。

    “1月27日,马赛……”

    萨利切蒂轻轻吸了一口冷气,向波利娜问道:“这封信真的是七个月前所写?”

    波利娜点头:“嗯,拿破仑哥哥交给我以后,我就一直放在枕头里面,没有动过。他说如果有一天他出事了,比如被关进监狱,他让我交给约瑟夫哥哥,再转交给您。我认为直接交给您更为合适。”

    萨利切蒂细思极恐,心里暗道:这个拿破仑,难道是先知?

    这时巴拉斯过来问道:“萨利切蒂,发生了什么事?”

    “拿破仑·波拿巴的辩解信。”

    “土伦的拿破仑?”巴拉斯想起了那个跟他说在1793年年底就可以收复土伦的炮兵上尉,他接过拿破仑的辩解信,“他的确是一个炮兵天才,如果这样的人牵连到雅各宾派的叛乱事件,是法兰西的一个损失。”

    约瑟夫见是热月党人之中最有威望的巴拉斯,他知道这是解救拿破仑最好的机会:“巴拉斯议员,我这里还有一封他的信件,可以证明他并没有参与罗伯斯庇尔的谋反,也不是罗伯斯庇尔的心腹。”

    约瑟夫取出一封信件,正好是拿破仑在5月给约瑟夫的回信。

    “小罗伯斯庇尔……若他与罗伯斯庇尔渴望成为独裁者,即使他是我的兄弟,我也会毫不犹豫亲手刺死他……”

    巴拉斯看到拿破仑在5月的信件中如此直言,那时雅各宾派还如日中天,谁也想不到会突然在热月政变中倒台。如果拿破仑敢这样写,他真的和小罗伯斯庇尔有密切的关系吗?

    “他看上去对法兰西很忠诚,不像是会谋反的人。萨利切蒂,你写信让意大利军团调查,要是没有他谋反的证据,就立即释放他。”

    “是。”

    巴黎最有权威的巴拉斯亲自开口,萨利切蒂不敢违逆。再加上拿破仑的信件字里行间表明了他“被迫”成为奥古斯丁的亲信,萨利切蒂终于有些释怀。以后说不定还要用上这个小子。

    “巴拉斯议员,还有我的三弟吕西安,他被指认为雅各宾派的狂热分子给逮捕了,但事情不是这样的……”

    约瑟夫趁机向巴拉斯请求释放吕西安·波拿巴。

    “吕西安·波拿巴?”巴拉斯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他被逮捕前在做什么?”

    “他是一家仓库的守夜人。”

    “一个守夜人能和罗伯斯庇尔有什么关系?萨利切蒂议员,波拿巴一家是从科西嘉岛逃出来的爱国者,你通知监狱放了他们。”

    巴拉斯并没有为难约瑟夫,这种执掌生杀大权的感觉也让他开始痴迷。

    路易·弗雷隆议员对约瑟夫、拿破仑、吕西安没有兴趣,他在向波利娜询问:“波利娜小姐,拿破仑是你的第二个哥哥?那么吕西安就是第三个?”

    波利娜眼神中带着一点小警戒,但是她还要救她的哥哥,只好点头作为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英灵降临现世〕〔掌欲诸美〕〔网游之匠艺人生〕〔不可名状的章鱼怪〕〔龙王殿萧阳〕〔我真不想努力了〕〔贤妻威武〕〔西游的美食攻略〕〔在下真的不是龙傲〕〔八零之女大佬的甜〕〔我不想继承〕〔重生仙帝归来莫海〕〔梦想NBA计划〕〔大医凌然〕〔雄途末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