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界道门〕〔[娱乐圈]在下胖蛋〕〔灵异片演员app[无〕〔我在北宋国子监那〕〔娇软女A,霸总男O〕〔契约龙婿:打爆扶〕〔网游之全民领主〕〔我在东京融合万物〕〔武侠江湖大冒险〕〔美少女契约之书〕〔禁欲系神豪〕〔仙灵养成手册〕〔开局大威天龙战体〕〔遮天世界我无敌〕〔仙草供应商〕〔全知时代〕〔我能无限提取天赋〕〔诸天最强大佬〕〔武谪仙〕〔剑骨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法兰西当皇帝 第二十四章 这个长官很严格
    拿破仑认真考察了尼斯以及其他边境,向公共安全委员会递交经过撒丁入侵意大利进行反击的作战计划。这份计划由奥古斯丁·罗伯斯庇尔带到巴黎。

    是的,奥古斯丁才到尼斯担任特派员没有多久,他又要回到巴黎——因为巴黎的雅各宾派内部出现了危机,他需要回到巴黎支持他的兄长罗伯斯庇尔。

    1794年3月,代表城市平民阶层利益的埃贝尔派抨击罗伯斯庇尔的各项措施,认为未能解救贫民苦难。埃贝尔提出更加激进的口号与要求,试图发动新的起义夺取罗伯斯庇尔的权力。

    14日,罗伯斯庇尔主导的救国委员会率先发难,逮捕了埃贝尔及其17名追随者。

    24日,救国委员会以搞阴谋的罪名把埃贝尔派的主要人物送上断头台。

    30日夜,保守的丹东派高层同样被救国委员会逮捕。

    罗伯斯庇尔的肃清行动让巴黎人人自危,罗伯斯庇尔对自己的权力遭到威胁也越来越多疑,他召回了弟弟奥古斯丁。

    巴黎的一系列清洗暂时与位于意大利方面军的拿破仑没有多大的关系。

    他是在奥古斯丁离开尼斯之前从他口中得知这些事情。

    可怕的事情终于开始发生了,罗伯斯庇尔镇压了雅各宾派内部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正在作死的边缘徘徊。

    无论埃贝尔派还是丹东派,他们都有阶级支持。罗伯斯庇尔的镇压让群众疏远,城乡私有者阶层反感,雅各宾派的支持者会越来越少。

    罗伯斯庇尔还没有认识到事情的危急,或者意识到、却采取了错误的对策。

    “但愿雅各宾派的倒台不要牵连到我。”

    拿破仑发现历史还是没有发生大的偏转,雅各宾派果然出事。

    他承认奥古斯丁对他不错,也很容易听取他的意见,有意对他栽培,只可惜奥古斯丁是雅各宾派的大人物,是罗伯斯庇尔的弟弟。

    拿破仑现在自身难保,可救不了罗伯斯庇尔兄弟。

    而且巴黎的政治圈子……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否则还是不要自找死路。

    现在许多人眼中,他与奥古斯丁是一条船上的人物,他为了将来洗刷嫌疑,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除了有关征服意大利的计划,他不与奥古斯丁来往有关雅各宾派、私事等与军事无关的信件,做到没有实质的把柄。

    在公开场合他也从不赞扬雅各宾派和罗伯斯庇尔兄弟,而是宣扬自己的一套奇怪思想。

    总之拿破仑想的是尽量脱离与雅各宾派的关系。

    “只有罗伯斯庇尔是真正站在平民一边,可最终他却被平民们送上了断头台。”

    拿破仑有些同情罗伯斯庇尔兄弟,罗伯斯庇尔一心要把法兰西打造成乌托邦,但是他失败了。

    罗伯斯庇尔是法国大革命期间赫赫有名又复杂而有争议的人物,每个人对罗伯斯庇尔的评价都不相同。

    拿破仑对他的兴趣也就这样,他们的交集实在是有限的很,很快雅各宾派就要倒台,热月党取代雅各宾派上台。

    奥古斯丁返回巴黎之时,拿破仑心里在想,倒霉的奥古斯丁,我们可能不会见面了。

    发生在法兰西、意大利边境的战役让拿破仑没有时间多想巴黎的动荡,也没有时间思虑自己的单身汉处境。

    4月,意大利军团与奥地利、撒丁王国联军在阿尔卑斯山的峰峦、山口交战,拿破仑出任意大利军团的炮兵指挥官。

    “少校,我真是不敢相信你贯彻指令的速度那么慢,什么事情都得给你讲三遍!你是一个军人,收到命令立即执行都不懂吗?!干!”

    “把炮台的指挥官给我关起来,他离开队伍去找葡萄酒,别以为我看不到!”

    “二十四小时内答复,我要你二十四小时内回复这些问题,请尽快说明你们部署!”

    缺乏娱乐活动的拿破仑就是一个工作狂,他带着副官在意大利军团炮兵部队不时巡视,亲自部署炮台和炮兵阵地,让纪律散乱的意大利军团士兵们鸡飞狗跳。

    一群炮兵少校、上尉背地里叫苦。

    他们这个长官很严格,不但精力十足,还希望所有的部下都像他一样将所有事都干得越快越好。

    见识过后世军队是如何训练的拿破仑很焦躁,他边打仗边抓军务,想要尽快让意大利军团成长起来。

    拿破仑知道这次意大利军团的“四月攻势”对战局无关痛痒,意大利军团真正征服意大利北部还要等他成为意大利方面军的司令,那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

    他用严厉的呵斥和指令,让意大利军团的炮兵部队记住他这个炮兵指挥官,以便将来他执掌意大利军团时这些炮兵军官、炮手们记得他的严厉。

    “马尔蒙上尉,我们这个新来的军官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他实在是太过严格了!”

    “我们这都来到阿尔卑斯山打仗,他还经常到前线检查抓军务,一旦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要被他要求在二十四小时内回复,我们只是普通的炮手而已啊。”

    一处炮台上,炮手们坐在大炮附近,向拿破仑的副官马尔蒙大吐苦水。

    “这是将军的风格。为了打破腐朽的欧洲体制,我们每一个人要和将军一样,为了法兰西的荣耀、为了解放全欧洲的人民而努力工作。我们军人的工作就是打胜仗!”马尔蒙跟随了拿破仑几个月后,思想逐渐“拿化”。

    炮手们依然嘟囔:“我们只是士兵,怎么可能和将军一样要求自己。”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拿破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炮台,苍白的脸色变得铁青,“没有比这个机会更加适合立下战功,从士兵到将军只是你敢不敢去想去做而已。每个人给我写检讨!”

    “将军,我们不识字啊。”

    “照着这句话用树枝在地上写一千遍,法兰西万岁。”

    “遵命……”

    炮手们愁眉苦脸,这样的惩罚比体罚还让他们觉得难受。

    马尔蒙在一旁问道:“将军,我们是不是太过严格了?”

    “不,不,马尔蒙,你要相信这还不够严格,在未来还有更加惨烈的战斗等待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英灵降临现世〕〔掌欲诸美〕〔不可名状的章鱼怪〕〔网游之匠艺人生〕〔龙王殿萧阳〕〔我真不想努力了〕〔贤妻威武〕〔西游的美食攻略〕〔在下真的不是龙傲〕〔八零之女大佬的甜〕〔我不想继承〕〔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大医凌然〕〔雄途末路〕〔潜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