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36755〕〔何金银江雪〕〔海贼之苟到大将〕〔隐国〕〔不败战神杨辰〕〔江雪〕〔江如海〕〔何金银江雪免费阅〕〔楚月和尚〕〔至尊战神狂婿〕〔陈阳曾柔〕〔极品佳婿〕〔超级神婿沈惜颜林〕〔都市神婿林浩沈惜〕〔超级神婿林浩〕〔林浩沈惜颜〕〔诸天邪道〕〔我能打破次元壁〕〔哥哥,不可以〕〔摄政王他叫我小祖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法兰西当皇帝 第十四章 皇家舰队的糟糕处境
    土伦前沿阵地的英格兰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处境很糟糕。

    对面的法兰西大炮已经连续对他们轰击了两天两夜,炮声就一直没有停歇。

    再加上土伦地中海气候在冬季连绵不绝的雨天,他们怀疑自己是在泥潭中作战。

    前沿阵地不少防御工事和火炮被法兰西人摧毁,他们逐渐放弃了一些阵地,退守后方的马尔格雷夫堡以及后沿阵地。

    “上帝,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劣的作战环境之一。我们在法兰西的国土要长期守住土伦,需要有几万人,然而对我们来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

    英格兰皇家舰队的海军中将萨缪尔·胡德,他可以听到法兰西人持续不断的火炮声。

    这个声音与阴沉的天气一样,让他烦躁不安。

    法兰西共和国的抵抗意志非常顽强,反法联军占领土伦意图让保王党士气振作,同时吸引法兰西革命军的兵力,让其他各个战线的反法联军势如破竹。

    但是反法联军在土伦被占领这一段时间没有在其他战线取得多少进展。

    沙俄与普鲁士在忙着瓜分可怜的波兰,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对付法兰西。

    至于反法的急先锋奥地利,本来承诺胡德会派出5000正规士兵前来支援土伦,结果奥地利听说奥哈拉将军被拿破仑俘虏,认为联军在土伦不能成事,竟然反悔,不打算派人来支援土伦。

    这让萨缪尔·胡德很恼怒。

    应该是英格兰人与奥地利人一起反法,结果就只有英格兰人带领反法联军在土伦与士气高涨的法兰西革命军作战。

    “那不勒斯与西班牙都比奥地利更信守承诺,他们现在不派人来防守土伦,以后奥地利一定会毁在法兰西手上!”

    萨缪尔·胡德愤愤地对手下的军官们说道。

    “司令,纳尔逊上校从突尼斯回来了。”

    “让他进来向我汇报。”

    不一会儿,一个三十多岁的海军军官到来:“司令,法兰西人提前找到了突尼斯的统治者,并设法拉拢他。突尼斯不愿意提供援军支援土伦。”

    “我早就有心理准备。突尼斯的帕夏和海盗们,他们会为今天与法兰西人和谈而后悔。一旦让法兰西成为欧陆最为强大的国家,法兰西将会率先拿地中海沿岸的他们开刀。”

    “司令,我们皇家海军控制着地中海,不会让法兰西人将北非变为殖民地。”

    “纳尔逊上校,海军只可以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而且海军的力量对比是会改变的。伊丽莎白女王时代所向披靡的西班牙无敌舰队,现在成了我们的附庸。只要法兰西人认真打造一支强大的舰队,他们有足够多的人口、资金、港口。”

    萨缪尔·胡德对纳尔逊这个部下还是很看重,他已经认识纳尔逊超过十年,对方是一个认真的家伙,严格执行《航海法案》,还因此得罪了西印度群岛英格兰总司令、安提瓜总督等一批大人物,导致一段时间没有服役。

    他已经快要七十岁了,他希望能够在退休之前培养出一批优秀的英格兰皇家海军将领,在未来率领皇家海军舰队制约法兰西。

    纳尔逊在后来的确给拿破仑造成很多麻烦,让拿破仑视为最头疼的敌人之一。

    纳尔逊与年轻的拿破仑一样,他们分别在年迈的英格兰、法兰西老将的率领之下,在土伦擦肩而过。

    老将军们在互相博弈,也在栽培各自的接班人。

    英格兰与法兰西自从英法百年战争之后就一直是冤家,不是一代人就能决出胜负。

    不过现在土伦之战,法兰西人占领了上风,英格兰人率领的反法联军很不乐观。

    “土伦的内港狭隘,我们的舰队停泊在这里,如果法兰西人占领马尔格雷夫堡所在的克尔海角,他们可以用火炮轰击我们的船只。船只永远不要与陆地上的炮台对射,因为大地是不会被击沉的。我们要做好一旦马尔格雷夫堡失守,就立即撤出土伦的准备。”

    萨缪尔·胡德在奥地利、突尼斯都不会派援军的前提下,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纳尔逊问道:“我们的船只无法容纳那么多人,土伦有西班牙、那不勒斯、撒丁军队,还有保王党和平民,他们该怎么办?”

    “皇家舰队优先撤退,然后是我们英格兰的步兵、西班牙士兵、那不勒斯士兵、撒丁士兵,保王党和土伦平民在最后,上帝会保佑他们。”

    纳尔逊陷入沉默,萨缪尔·胡德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保王党和土伦平民被抛弃了。

    很难想象他们落在疯狂的法兰西革命军手中,会是怎样的下场。革命军对卖国贼一点都不会手软。

    狡猾的英格兰人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保王党还被蒙在鼓中。

    12月16日下午,法兰西人的火炮似乎是用尽了炮弹和火药,终于停止炮击。

    这天晚上,电闪雷鸣、海风呼啸,大雨滂沱,土伦战场被无尽的黑暗、恐怖笼罩。

    土伦的敌人已经被法兰西的火炮轰击了48个小时,再加上恶劣的天气,这是杜戈米埃将军认为发起强攻的最好时机。

    法兰西人面临恶劣的环境,但是反法联军也一样。

    拿破仑是这次攻打马尔格雷夫堡的预备队指挥官,有1000多人的兵力。

    他与一群副官围在地图旁边,进行最后的部署:“等下雨势稍微减小之后,牵制部队将会率先开火在其他方向吸引土伦守军的注意力。主力部队则会在黑暗中从马尔格雷夫堡的正面发起强攻。我们预备队紧跟在主力部队后方,如果主力部队受挫,我们上前支援他们。米尔隆,你率领一个步兵营,到时候从这一条曲折的山路于后方攻入棱堡。注意别迷路。”

    “是。”

    米尔隆见拿破仑将一个步兵营给他指挥,还是摸黑偷袭敌人后方的重任,神情慎重。

    能否在年底收复土伦,就看这一次总攻了。

    大约到了凌晨1点,已经到17日,雨势终于稍减。

    黑暗中,6000名法兰西士兵按照各自的部署,在这种恶劣的天气开始强攻土伦的决战。

    “大革命期间的法兰西人就是一群疯子,在深夜雨天决战……这次英格兰人要难受了。”

    拿破仑从帐篷走出来,地面一片泥泞,副官马尔蒙给他牵来了战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英灵降临现世〕〔掌欲诸美〕〔网游之匠艺人生〕〔不可名状的章鱼怪〕〔龙王殿萧阳〕〔我真不想努力了〕〔贤妻威武〕〔西游的美食攻略〕〔在下真的不是龙傲〕〔八零之女大佬的甜〕〔我不想继承〕〔重生仙帝归来莫海〕〔梦想NBA计划〕〔大医凌然〕〔雄途末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