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楼乙〕〔刺骨〕〔庶门风华〕〔灿唐〕〔悲催村女重生记〕〔重生之娇妻追夫记〕〔超品农民〕〔长生四千年〕〔渣年记事〕〔大雄的异界奇妙物〕〔穿越六十年代农家〕〔三生梦千年〕〔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重生青梅逆袭记〕〔双珠传〕〔米奈希尔之力〕〔报告总裁爹地,妈〕〔重生种田:首辅家〕〔长恨缘歌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小老婆 第220章 池安娜做的好事
    “哼。”林楚楚轻笑了声:“那你就没想到我吓了个半死,为你又担心了个半死,最后你是大赢家,你证明了你所有的判断都是对的,我呢,我就是个跳梁小丑?”

    池荆寒抿了抿薄唇,没说话,他承认,当时没有考虑到林楚楚会吓成这样。

    林楚楚叹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亏她还抱着他哭,为他担心,真是丢死人了。

    在他心里,她不过就是个傀儡,死了,坏了都没关系,只要他大手一挥,像她这样的女孩,多得是。

    林楚楚与他保持开一段距离,默默的看着窗外。

    池荆寒的手朝着她的小手伸过去,还没碰到她,看到她脸颊滑落下来的委屈的眼泪,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自视能力强大,可以好好的保护她,让她不伤到分毫,却忘了她前段时间才发生意外,经历了一次生死一线,心理承受能力还在脆弱阶段。

    他忽略了对她心上造成的伤。

    回想起她着急的样子,举起刀时的坚定,还有最后尘埃落定时,她抱着他落泪的暖心举动,都让池荆寒深刻地认识到,他这次错的离谱了。

    可,前面还有个陌生的司机在,要他开口道歉,他还有点心理障碍。

    前面路口转弯,尽管司机已经很慢的行驶,但林楚楚的身体还是弱不禁风的朝着池荆寒这边倒过来。

    池荆寒看准了机会,霸道的搂住了她。

    她还想起来坐好,池荆寒手臂一用力,便让她动弹不得,嘴上还理直气壮的说:“别乱动了,你就乖乖坐好,让我安心的休息会儿,要不然你一会儿又摔过来,我还得费心思照顾你。”

    “我不用你照顾!”林楚楚恼火的说道,再抬头看他,他已经闭上眼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假装听不到林楚楚的话。

    “池荆寒,你放手,你别装了。”林楚楚在他怀里挣扎着。

    池荆寒继续装傻耍无赖,反正她不会真的用上多大力气,就这种幅度的挣扎,根本就像是挠痒痒。

    既然挣脱不开,索性林楚楚就也不动了,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司机看两个人都睡着了,就放慢了车速,从城郊到月色廊下他开了一个多小时。

    池荆寒对此非常满意,等到停车场的时候,尤克下楼来接,林楚楚已经睡踏实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池荆寒抱着她,尤克拿着那双鞋,三个人登上电梯。

    尤克看到林楚楚脚上的伤,心疼不已:“少爷,林小姐怎么会搞成这样?”

    池荆寒没回答这个问题,反问他:“雷政回来了么?”

    “没有,大小姐半小时前打了电话回来,让我不用留门了,他们今晚都不会回来。”尤克回答。

    “都不回来?”池荆寒心里一阵不痛快,雷政不回来也就罢了,池安娜和邢月山是准备干嘛?

    妈的,一想起来邢月山那厮会成为了他的姐夫,他就没法高兴。

    上楼安顿了林楚楚,池荆寒让尤克去拿药箱,自己则到书房去给邢月山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还是有音乐声,但已经不是酒吧的那种重金属摇滚类型了。

    邢月山疑惑的问:“怎么了?打个电话过来,也不吭声。”

    “你在哪呢?”池荆寒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我在家啊,刚回来,安娜开车送雷政他们回去了,你给我打电话,是他们还没到家么?”邢月山猜测道。

    池荆寒松了口气,只要确定这两个人不是在一起就行。

    想了想他又问了一句:“池安娜喝酒了么?”

    “没有,她从一开始就说要送小关关回家的,所以一直没有喝酒,倒是不停的灌小关关酒,后来小关关哭了,雷政就不停的喝酒,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再后来,就都醉了。”

    邢月山不知道内情,所以也不清楚雷政心里的难和关清晗心里的委屈。

    他下一句就准备开始八卦了,池荆寒提前来了句:“那就行了,没事了,挂了啊。”

    “哎?你……”不等邢月山抱怨,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又给池安娜打过去。

    池安娜的电话铃声在楼下响起来,池荆寒挂断了,朝着楼下跑去。

    谁知,池安娜是一个人回来的。

    她头发凌乱,衣服上满是皱褶,皇冠也掉了,握在手里,高跟鞋进屋就踢飞了,身上还披着雷政的外套,走路的时候腰都挺不直,靠在玄关喘口气。

    池荆寒环抱着肩:“让我猜猜,你把他们俩丢在某酒店了?”

    池安娜冲着他挤挤眼:“不愧是我弟弟。”

    池荆寒朝着楼上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问:“你没做什么别的手脚吧?”

    池安娜微微一笑:“没有做手脚,就是上次给小可爱的药,我还剩了点……”

    池荆寒一惊,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又偷摸摸的看了一眼楼上。

    尤克拿着药箱从客房出来,站在二楼的栏杆那汇报道:“少爷,放心,林小姐没有醒。”

    池荆寒一脸凝重的放开池安娜,警告道:“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池安娜点点头,然后说:“我喝醉了,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你明天去收场的时候,就告诉他们,我把他们送上出租车,就又转了一场继续喝酒去了,一直到早晨才回家的。”

    “你当雷政是傻子么?”池荆寒才懒得跟她串谋,否则东窗事发,林楚楚一定会怪他。

    到时候,新仇旧怨的连到一起,池荆寒都不敢想,林楚楚会怎么闹!

    啊,不对,她不是池安娜,不会闹翻天的,她只会拼上一年半载的冷战,晾着他。

    这样一想,倒不如让她翻天覆地的闹一场,来的痛快。

    池安娜摆摆手,*的说:“雷政喝的连他妈是谁都不知道了,你放心吧。”

    “不可能吧?”在池荆寒的记忆中,雷政从来没有喝断片过。

    “今天可能是真伤心了,所以,醉了。”池安娜站直了身子,拍拍他的肩。

    “反正就这样了,现在你就是想要去阻止也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哎呦,我把腰都闪了,没想到雷政那么重,可别把小关关压坏了。”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往卧室走去,这是打算撂挑子不管了。

    池荆寒:“……”内心凌乱。

    现在确实是说什么都晚了,那个药效他是清楚的,林楚楚一个完全清醒的人都抵抗不了,何况两个喝醉了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学姐会魔法〕〔黑科技垄断巨头〕〔将军行事〕〔缘起三生浮屠〕〔天价女婿〕〔清除计划〕〔战龙兵锋〕〔陆先生,爱妻请克〕〔回到大唐当皇帝〕〔史上最强姑爷〕〔庶门风华〕〔重生八零盛世军婚〕〔青春的恋爱攻略〕〔梦魇之召唤师传奇〕〔世子盛宠:腹黑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