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我才必有用〕〔重回五零当军嫂〕〔农门辣妻之痴傻相〕〔任女〕〔影后常年热搜〕〔井泉传〕〔强势锁爱:总裁大〕〔私房孟婆汤〕〔贴身狂医混都市〕〔神偷问道〕〔五零之穿成极品他〕〔余生有你,甜又暖〕〔玄医暖婚:腹黑靳〕〔清穿小萌后:霸道〕〔重生八零甜如蜜〕〔星网帝国〕〔冲出穹顶〕〔医武兵王〕〔天后的绯闻老爸〕〔隐形学霸超A的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小老婆 第511章 错过了好时机
    这镯子是一对的,原本都属于邢奶奶,现在一只在庄曼手上,另一只给了池安娜。

    这代表了什么,再明白不过。

    老爷子多精明的人,他这个赌看似输了,实则是池安娜把自己输给了邢家。

    一场闹剧,一只玉镯,看清了邢月山的真心,也锁住了池安娜。

    就像是池荆寒说的,等这件事过去,邢家就能办喜事了。

    邢奶奶把玉镯塞给邢月山,示意他给池安娜戴上,笑呵呵的说:“我这药喝了十来年了,你替我熬了九个年头,平时闻一下都知道是哪些药材,今天怎么不认识了?”

    “妈,这叫关心则乱。”

    庄曼终于可以笑出声了,对着自己儿子好一顿的挖苦。

    “别说你的药了,他连我偷笑都没有看出来,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了媳妇忘了娘。”

    “哎呀,伯母,你们烦死了。”

    池安娜受不了长辈的刺激,捧着小脸躺回到床上,捣鼓着她的假伤口。

    “我现在真的困了,你们先出去吧,趁着我妈不在,我得睡会儿。”

    “好好好,我们出去。”

    庄曼推了邢月山的肩膀一下,让他识相点,她则扶着老太太往外走。

    邢老爷子轻咳了声,踢了踢邢月山的腿:“我这体格越来越差了啊,明年,最晚明年,说什么都得让我们看到重孙。”

    “爷爷……”邢月山耳根子都红了,还有当面催生的?

    何况池安娜还没答应……

    “知道了爷爷,你快出去吧。”池安娜不耐烦的说道。

    “好嘞,你放心,就算你妈回来,我也不会让她来打扰你们的。”

    邢老爷子健步如飞,跑出了房间,还给他们俩关上了门。

    这是体格越来越差了?

    邢月山真拿这老顽童没办法,回过头,池安娜又坐起来,把纱布递给他:“你帮我把纱布缠回去,以防万一我妈杀回来。”

    “你先告诉我,你和我爷爷他们说什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说话间,邢月山拉过池安娜的左手,将那镯子很随意的就给她戴上了。

    池安娜打量着镯子,脸色露出几分不悦:“没说什么,就是想让老人家跟着我演戏,总得给他们点好处。”

    “你答应让他们明年抱重孙?”

    池安娜没好气的说:“那不然呢?我说让他们返老还童,他们也得信啊。”

    邢月山“嗤”的一声笑出来,张开双臂要去抱她。

    她往后退了退,指尖指着他:“离我远点,我答应了邢爷爷,还没答应你呢,去给我弄点吃的端过来,我要先给小四打个电话,通风报信一下。”

    邢月山脸色一僵,这象征性的镯子都戴上了,咋还翻脸不认人了呢?

    “快去啊!”池安娜声音冰冷,已然是又恢复了她以往的女王范。

    邢月山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听到池安娜打通了电话,说:“小四,我给咱妈来了一手狠的,她现在可能找你去了,你先有点准备,对,我没事,还骗来了只镯子……凭什么戴上镯子我就是他们家的人了?你知道他是怎么给我戴上的么……”

    邢月山淡定的关上房门,捶胸捣足,懊悔不已。

    他以为池安娜这等女人是不在意什么仪式感的,看来他错了。

    楼下,三位长辈都开始商量给邢月山的儿子取个什么小名了,再一看他又出来了,邢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大呼:“不孝子啊,我怎么有你这么个笨孙子。”

    邢月山认栽,他确实辜负了长辈们的一番美意。

    ……

    当尹秋云找到池荆寒的时候,两个人并没有见上面。

    因为池荆寒在泡澡。

    超大的按摩浴缸里,他惬意的品尝着红酒,感受着精油与香薰带来的愉悦氛围,让他紧绷又格外疲惫的神经得到了暂时的放松。

    隔着一扇门,尹秋云气的脸色发青,她知道池荆寒并不喜欢泡澡,这么做作,纯属为了躲她。

    或者他在明白的告诉尹秋云,他变了。

    “小四,安娜的事我已经说完了,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表示么?”

    池荆寒将碎发撩到脑后,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淡淡道:“我会给她打过去一些钱,做营养费。”

    “咣!”尹秋云一脚踹在门上。

    陈建在后面暗暗捏了把汗,幸好当初定制的时候都是做的最顶端的,子,弹都能挡住,何况是一脚呢?

    不过作为弱小的旁观者,他的心还是颤了颤,这种老妈,好可怕。

    “池荆寒,那是你亲姐姐,你都没心了么?她是因为你才自杀的。”

    “那我是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池荆寒冷漠的反问道。

    尹秋云一时语塞,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顿了顿,她平静的说:“既然都已经分开了,你与其找邢月山,为什么就不能接受程初夏?或者是其她女人?”

    “女人?哼,我不会再相信任何女人了,我的身边也不需要这种善变的生物,妈,别再提给我找女人这种话,我一想起她们,就觉得恶心。”

    尹秋云皱起眉,这是他青少年时期出现的症状。

    由于太优秀,太英俊,他过早的受到了太多女人的关注,导致他一度对女人产生了厌恶心理,最严重的时候,他看到陌生女人就恶心。

    林楚楚是个例外,也是个意外。

    尹秋云怎么都没想到,这段感情的失败,会导致他旧疾复发。

    “小四,你出来,我可以陪你去继续治疗,你已经康复过了,就一定还能康复第二次,你先出来,你姐姐的事我不怪你了, 只要你至此不在与邢月山联系。”

    “不可能的,妈,我做不到。”

    池荆寒从浴缸里坐直了身子,冷峻的脸在缭绕的水汽笼罩下,更神秘莫测,恍若天神。

    不过盯着手中的文案,他的脸色可没有好到哪去。

    深吸一口气,他努力的隐忍着,把陈建给他写的肉麻兮兮的文案念了出来。

    “他是懂得我痛苦的人,他是我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没有了他,我就像是没有了灵魂的躯壳,妈,安娜的作为让你痛苦,那如果换做我呢?或许我死了,咱们就都能解脱了。”

    尹秋云一听,头皮都发麻,她平时优秀好强的儿子女儿今天都怎么了?

    脆弱的动不动就死啊死的。

    “小四,你在说什么呢,你给我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龙兵锋〕〔我的学姐会魔法〕〔黑科技垄断巨头〕〔将军行事〕〔缘起三生浮屠〕〔回到大唐当皇帝〕〔天价女婿〕〔清除计划〕〔我辈剑仙〕〔庶门风华〕〔陆先生,爱妻请克〕〔史上最强姑爷〕〔梦魇千姽婳〕〔重生八零盛世军婚〕〔青春的恋爱攻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