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妻:国师大〕〔乡村透视仙医〕〔狼小子〕〔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就是篮球天王〕〔中国石油人〕〔英雄联盟之冠军拼〕〔传奇在继续〕〔重生之娇妻追夫记〕〔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末世之诱人小梨涡〕〔文娱之全能大咖〕〔魔王在路上〕〔我写网络小说的那〕〔神奇宝贝神宠训练〕〔次元学园〕〔隐婚影帝有点甜〕〔洛剑雪衣侯〕〔重生之日本投资家〕〔超英的小团子[综英
牛尾河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小老婆 第489章 两条劲爆新闻
    池荆寒没有接手机,而是抬起身子,眼底的疲倦被狐疑与惊讶所代替,那一双墨色的剑眉也越蹙越紧。

    “你居然同意了?你居然为了他,愿意陪我?”

    “对,没错,这不就是你所想的么?打电话吧。”林楚楚硬把手机塞给了他。

    池荆寒郁闷不已,这是他所想的没错,但如果是因为夏文宇,那他就有点不痛快了。

    林楚楚坐在床边,开始喝粥,池荆寒盯着她瘦弱的背影,还是打了这个电话。

    “喂,尤克,现在送夏文宇回夏家。”

    “好的少爷。”还没到半夜呢,池荆寒打这个电话来,一定是林楚楚给夏文宇求情了。

    这一点尤克清楚,夏文宇同样清楚,他心里开始猜测,林楚楚为了求这个情,又要付出什么?

    越想越不是滋味,那个难受劲儿,生生逼着他红了眼眶。

    电话挂断,池荆寒把手机重重的丢到了床上:“满意了吧?”

    林楚楚点点头,手里举着那个苦的要命的药碗,回头问道:“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你要我现在陪你么?”

    说着,她强忍着中药的苦,咬着牙喝了一大口。

    池荆寒看她那狡黠的样子,知道中药会牵起他什么样恶心的记忆,她倒一点都不留情,恼火的躺下,他背过身去,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不用。”

    于是,林楚楚就踏实了,慢慢的吃饭,慢慢的喝药,喝完药她就犯恶心,又去冰箱里找了点水果吃。

    在这个以老人和孩子为主的老街区,冬天的夜里是很安静的,林楚楚坐在阳台上望着楼下,空无一人的广场,也没什么看头。

    林楚楚就回到客厅,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的扫一眼卧室紧闭的门。

    池荆寒睡了么?

    喝了那么多酒,很伤身体的,而且他昨天还硬和她折腾了一晚上,再好的体格也熬不住了吧。

    今天,她肯定是安全的,只要这么耗下去,等他睡熟就可以了。

    万一……

    她脸颊一热,脑补出的画面太污,她都忍不住鄙视自己。

    漫不经心的调整电视屏道,想要找到点什么有趣的内容,把她脑海中那些不良思想排除掉。

    这时,一则最新新闻映入她的眼帘。

    “池荆寒未婚妻身份曝光!……海外电子大亨程嘉茂独女程初夏……据当时值班经理透露,两人十分恩爱,池少更是对程初夏宠爱有加,怕她挨冻,抱她上车,两人是真正的一双金童玉女,许多网友留言,这就是豪门爱情该有的样子……”

    林楚楚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视频中池荆寒抱着程初夏离开酒店,上面的时间正好就是她离开不久之后。

    “哼,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猫改不了偷腥。”

    林楚楚双手捂住脸,她为什么还不愿意舍弃这个渣男,就因为那张皮囊么?

    林楚楚,你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这样肤浅的人?

    就算苏沫沁的计划与他无关,她和外婆也是错看了这个人。

    程初夏的出现,池荆寒的纵容,那与她相似的发型和身形,就是在等这一刻吧?

    她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还在奢求什么?

    正好,这个池太太的身份,她也不想要了。

    心里果决,可她的眼泪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她抬起头,咬着唇,硬把眼泪逼回去。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就是南墙了,撞一下,疼得要命,就该死心了。

    本来,她什么都没有,就不该奢求这些,是她傻,把送上门的东西当成了自己的,殊不知,那些都是有毒的,会要人命。

    她紧紧的抓着衣襟,调整呼吸,可谁知,她还没缓过神来,又一则新闻,冒了出来。

    “日前,有网友在某酒吧中拍到,大名鼎鼎的池家四少爷,本市女人最想嫁的白马王子池荆寒,与一名男子亲密饮酒,该男子疑似池荆寒多年好友,邢忠海老先生的独孙,邢月山,

    所以有网友大胆猜测池荆寒的未婚妻根本就是个幌子,他是在掩盖自己其实是同志的事实,

    这个猜测也和以前一位知情人的爆料不谋而合,那位知情人曾在无意间透露,池荆寒在少年时期对女性的接触有厌恶感,后来还为此去看过加州的著名心理医生康斯特·布鲁斯先生,但也没有治好他的恶疾……记者正在与布鲁斯先生进行沟通,希望能够得到证实。”

    后面的报道林楚楚就没有继续看下去,她的脑子里只是在不断的回荡着“没有治好恶疾”那几个字。

    没有治好,那她和他算怎么回事?

    这是活生生的事实啊!

    还有,说池荆寒和别的男人也就罢了,说他和邢月山?

    那应该是昨晚,两人喝酒时被拍到的吧,邢月山要是看到,估计也会抓狂了。

    他和池安娜,正如胶似漆的谈恋爱呢,这条新闻还不是晴天霹雳么?

    至于那位神秘的知情人士,肯定是苏沫沁了,之前她在邢伯母的生日会上也提到过这件事,来威胁池荆寒,这会不会是苏沫沁的另外一个计?

    她这么来回的搅和,到底是想做什么?

    林楚楚又看了看别的台的新闻,没有任何关于苏沫沁的消息,看来,她做了什么,只有池荆寒自己知道了。

    对于这两则新闻,林楚楚想说:无知网友们啊,你们都被雷傻了吧?池荆寒和邢月山的事才是假的,是为了把刚刚曝光的程初夏的事遮掩下去吧。

    池荆寒对程初夏,真不是一般的用心呢,宁愿让这种丑闻发出来,保护她?

    哼,她还留在这干嘛?

    林楚楚走到卧室门边,轻轻的推开了门,她的外套和鞋子,都在里面。

    ……

    池荆寒一直没睡,他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在翻阅那条“诬陷”他取向的新闻,陈建发来v信,询问:“池总,需要我们去做些处理么?”

    “不需要。”池荆寒淡定的回复。

    事实上,林楚楚的猜测只猜对了一半,丑闻是他自己发出来的,但之前曝光未婚妻身份那些不是他发的,是尹秋云的杰作。

    她想欲盖弥彰,让程初夏取代林楚楚,池荆寒就与她“斗法”,发了这些自黑式的丑闻,至于现场采证,那酒吧的老板一定非常愿意配合,对着镜头使劲儿的“骂”他。

    林楚楚以为那某知情人士是苏沫沁,其实不是,那位知情人士,也是他的老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学姐会魔法〕〔黑科技垄断巨头〕〔天价女婿〕〔史上最强姑爷〕〔回到大唐当皇帝〕〔重生八零盛世军婚〕〔梦魇之召唤师传奇〕〔世子盛宠:腹黑毒〕〔我还在分手的路上〕〔科学捅炸异世界〕〔欧皇修仙传〕〔全网第一〕〔我家的笨蛋渣男〕〔诡秘神探〕〔宿主今天又在搞事
  sitemap